• 37度蒸籠監倉|監獄爆發皮膚病 24歲女手足全身熱痱︰香港腳一個傳染一個

  • 發布日期:2021-06-10 07:00

 

自反修例運動至今,香港政局迎來一波寒蟬效應,蟬嗚聲今年更響;另一邊廂,今夏提早來臨,本年5月更錄得有紀錄以來同月新高,同時身陷囹圄的政治犯與手足多不勝數。當下不論是高溫下的寒蟬,抑或是寒蟬下的高溫,入獄人數以及監房的酸宿爛臭氣味等問題,只會有增無減,未來獄中狀況實在令人不敢想像。三位涉及修例風波而入獄的手足近來刑滿出獄,他們將以第一身說法,分享其煉獄般的獄中生活。

阿Ming/男性/三十多歲/曾於荔枝角收押所及赤柱服刑

阿Ming/男性/三十多歲/曾於荔枝角收押所及赤柱服刑

訪問當日,記者與阿Ming相約在羅湖懲教所外見面,因為見面之先,他答應了一位家長替其探望女兒,為對方送上物資。然而自他出獄後,其一直有保持探監習慣,為的就是可以了解在囚手足在內一些最新狀況,同時以過來人經驗,給在囚手足們一絲慰藉。回過氣來,阿Ming逐道出他的獄中故事。

一如外界所說,荔枝角收押所的環境可算是最差的其中之一。阿Ming以自身在赤柱服刑的經歷作對比,他也認同這一點,「荔枝角最嚴重的,第一是人滿之患。」他指出,這問題在日間活動室(日倉)更加明顯,爆倉的情況曾經發生,原本只有40人左右,但有時卻突然加多10至20人,甚至需要額外開枱加櫈,「手臂貼手臂而坐的情況是在所難免。」

他記得日倉內有設有吹風機會風扇,不過因為太舊式,加上倉內環境欠通風,即使有風迎面吹送,吹出來的都是熱風。「無論是硬件或者軟件配套上都是不足夠」,阿Ming如是說。他補充,由此引伸的除了是監房秩序、保安等問題,所員基本生活同受影響。他舉例,獄中會有公家內衣褲,俗稱「藍燈籠」的底衫曾現供不應求的情況,原因包括未洗或未乾。據悉,荔枝角收押所可容納1484人。

判入赤柱後,阿Ming直言當時酷炎問題也不遑多讓,特別是晚上在二人倉休息,「外界不要以為晚上情況會舒適一點,夜晚情況其實更加惡劣。」他住的監倉三面是牆,室內不設任何窗戶和風扇,兩者則設於欄外,與自己有一段距離。加上風扇不斷左右搖擺,供鄰倉所員一同使用,只有左右監倉無人才能把風扇定向自己。平時為了解溫,只可靠水喉水淋身,偷雞睡地板,甚至裸睡。夏天另一個問題就是蟲患,倉內治蟲方法只有番梘水。

阿Ming出獄後不時到監房探望手足。
阿Ming出獄後不時到監房探望手足。
阿誠/男性/三十出頭/曾於荔枝角收押所及壁屋服刑

阿誠/男性/三十出頭/曾於荔枝角收押所及壁屋服刑

阿誠的罪行涉管有攻擊性武器,刑期較短,約15周,獄中生活集中在春寒之際,刑期尾聲則是夏天剛剛開始。他說,倉內冬天溫度往往比外界低兩、三度左右。懲教方面會就此分配額外被具衣物,包括厚如衛衣的厚笠、抓毛、外套。被具方面則有兩張黑氈、兩張藍氈、兩張藍單等。不過他補充,這些衣物被具並非想像中厚和抵寒,因此並非人人夠暖。

「凍起上來也沒辦法,都要把所以能蓋的都蓋上」,阿誠如是說。他續指,冬天時身體還能適應,不過並非人人像他身體般耐寒。因此,有經驗的所員為了保暖自救,往往都會冒險出奇招,例如把外套手袖變腳套,甚王自製睡袋等,可謂無所不用其極。這些都是阿誠親證及耳聞回來。

在囚期間,阿誠認識了一名同倉手足,他患有重型抑鬱病需要用藥治療。不過他從沒有想過,在獄中找藥食,其實並不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阿誠說,獄方不會提供這類藥物給所員,因此需要靠親友探監時「入藥」,但仍要給獄方醫生檢查,是否含「其他敏感」成份。然而每次也不能入太多,入太少則苦了在囚所員。

不過這位手足情況更為複雜,由於藥物數量不多,每日只有早晚兩次服藥機會,因此只能「慳住慳住咁食」。阿誠眼見對方的情況也會心痛,一方面擔心不夠藥時,會自行減藥,獨自承受情緒問題,入藥太多又怕被送至小欖精神病治療中心,而這位手足正正有過這樣的經驗。

阿誠至今不時會回想獄中往事。
阿誠至今不時會回想獄中往事。
Anna/女性/廿四歲/曾於小欖及羅湖懲教所服刑
Anna/女性/廿四歲/曾於小欖及羅湖懲教所服刑
Anna是訪問中唯一女性。對於女所員的生活,外界過去甚少關注,而夏天對她們來說絕對是一場噩夢。據她分享,女所員一年四季都需要穿著形如「秋褲」的長褲,焗身、透氣力欠佳。過去的夏天,Anna的關節位置、大脾內側等出滿熱痱,嚴重至毛囊炎。獄方對此只能提供消炎水給她們,惟實際功效有限。炎夏另一問題就是香港腳,「每逢夏天就會有香港腳,一個傳一個」,幸運她沒有感染。

在夏天,要是有人一到生理期,強烈的血腥味便會充斥整個囚室,「每個人都會遇過此問題,不能避免。」晚上情況更慘絕人寰,Anna說,女性晚上常有「漏M」問題,不過獄中只准她們一天沖涼一次,變相要切底清潔下身,便要等到翌日晚上,期間只能沾濕毛巾自理,惟這種情況在獄中已見怪不怪。

至於衛生巾同樣令Anna困擾,她坦言自己私處較敏感,若使用獄中購買的那一款,便會讓自己感隨痕痛,甚至會破損;要是用公家那一款,因其不夠貼服,只要輕輕走動或者轉身便會鬆脫,變相同樣無法解決漏M問題。

「我每一日都會看電視溫度,即是TVB顯示的那個溫度,當時顯示該日有33度」,惟沒想到倉內的溫度計則顯示了37度的高溫,此令當時的Anna很想發脾氣。她形容,情況就像酒樓的蒸籠,可以做的只可以拉起衫袖和摺起褲腳,又或者不穿打底衫、不穿胸圍,「其實是很無儀態 但真的沒法子。」

Anna希望透過Ig網店維生,空閒時間則用來照顧其他獄中。
Anna希望透過Ig網店維生,空閒時間則用來照顧其他獄中。
邵家臻/男性/石牆花/爭取囚權,五大訴求
邵家臻/男性/石牆花/爭取囚權,五大訴求
石牆花創辦人邵家臻表示,組織和他在爭取囚權上會有「五大訴求」,分別是改善投訴機制、改善薪酬、改善醫療服務、改善學習,以及改善不同院所中的設施。然而近來一直爭取改善獄中炎熱問題這議題,就是屬於第五點「改善院所設施」。

對於最近獄中情況,組織石牆花固然會一直關注,但談到終極目標,邵家臻則有兩種說法。「希望他們(獄方)能把在囚人士當做人」,「把家屬和在囚人士均納為獄政的持份者」。

邵家臻一直關注監獄各種問題。
邵家臻一直關注監獄各種問題。
採訪: 陳家榮

攝影: 王晴
----------------------------

壹週刊 31年 和你壹路同行

回顧《壹週刊》31年走過的路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