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臨老轉型|60歲做Slashie

  • 發布日期:2021-06-08 07:00

 


Slashie又稱斜槓族,指現在的年青人,不能只打一份工。不過,疫情之下,很多人為搵食,都被迫成為「斜槓一族」,身兼多職,七二四隨時候命。

年近六十歲的Peter,可說是記者認識過最年長的斜槓族。本來從事汽球批發十四年的他,疫症前為人賣汽球打造快樂,而每年的年宵攤檔更是他主要搵銀來源,雖然不是一門搵大錢的生意,但七日就可以收入20萬,足夠他一年生活費。

惟疫症至今,聚會及大型活動受限制,汽球需求直線下挫令其生意急跌九成。「以前訂單日日都有,一周有五至六個訂單,現在一個月只有一個訂單。五至六個月才有五至六單。」他表示工場以往日日長開,現在大多數時間都把工場關閉。就好像過一個月,他只接到數個訂單,每張單的都不超過一百個汽球,其中一張訂單是把三個汽球運送往浸會大學的會場,扣除汽球及油錢等成本,一天只能賺取314元,他無奈道。「今天慶幸是收到現金,平時只會收到收據,稍後才會收到支票。」他認為單靠這盤生意已不能一勞永逸地過活。

於是他在疫情期間四處出招 ,化身成為Slashie,期望多賺一兩餐。

疫下開展網購及轉手服務

疫下開展網購及轉手服務

對於Peter而言,每月28000元是理想收入。要維持穩定生計,他需要尋找穩定的收入來源代替汽球生意,去年年初開始與家人搞網購生意及二手傢俱轉手服務。「沒有年宵,『Plan B』就是網購,其優勢是成本不大,不需要店鋪,我亦有倉去儲存。」現時透過Facebook 專頁及拍賣網招生意,網頁由太太打理,「她以前是藥劑師,現在是做家庭主婦。自己會接一些教小朋友普通話的工作,有時間就幫我做,例如答客戶嘅問題,只有太太會做呢一方面嘅工作,因為佢做文書就覺得舒服啲,我就做運輸,將貨品送到客人手上。」雖然生意剛起步,但收入都不俗,事關他每個步驟都算到盡。「一件貨三百元買回來,到客人手就是六百元,當中包括物流、安裝、運送成本,至今已做到收支平衡。」最近,網購平台亦接到外國人生意。「有個印度人訂了一張按摩床,到時候裝置好運輸給他。」

至於二手傢俱轉手服務就比較受歡迎,他雖然沒有認真計算收入,不過平均一天可達成一宗成交。做了六十年人,勝在朋友多。「會透過朋友群組招生意,有個朋友有一些二手傢俱電器提供比我,一放上拍賣網,就有個老伯有興趣,我就報埋報價錢、運費給他。」為了令此門生意更上一層樓,Peter打算用原來用作批發的汽球做個「自肥企劃」。「我嚟緊會用汽球,在銅鑼灣sogo後面派汽球做宣傳,呢個地方人流多,很多公司在那裡宣傳,也等客人知道我們公司有網購。」此外,他亦會請教較熟悉社交媒體的兒子幫公司在Instagram等的社交平台開專頁宣傳,希望接觸到更多年齡層的潛在顧客。
小型貨Van成就副業

小型貨Van成就副業

除了汽球批發,Peter原本每星期會騰出一天,以朝九晚五的形式幫一間日本公司送貨。不過疫情之下,由於該公司想節省成本,他現時每隔一個星期才獲分發工作。他指出,疫情下開工平均每月可得6000至8000元收入。「這是恆常收入之一,該公司專門製造電腦相機的膠水,一天要送四至五個點,做完就下班。不過現時因為疫症,加上該日本公司正面對中日貿易問題,導致訂單減少。」

不過都遇到阻滯。他的貨車早前因水箱故障被送去緊急維修,除了花上一筆維修費,亦要額外租車完成工作。記者採訪這天,幸好他的貨車已整好,他如常早上八時半左右到尖沙咀取單,再到青衣貨櫃碼頭取貨。可惜抵步後才收到僱主電話,指貨品運送上有延誤。「今次有些意外,所有東西都出齊,但貨都還未到,好尷尬啊大佬。」他指出當天本來能賺取1500元,若扣除油費和員工薪金等成本,自己可賺300元。即使貨品最終在翌日補送,扣除成本也有可能白做,對於這些突發情況只能硬食。

「夜晚換,你首先影低嗰購電嘅型號俾我睇,今晚過嚟換電,報咗個價錢俾你,你認為啱先換。」為了進一步增加收入來源,他還利用小型貨車輕便的優勢從事汽車維修服務。「生意一般係客人打電話搵師傅,有時一星期三單,有時幾日才有一單,好不定時。」他坦言,這類工作要廿四小時候命。「我試過早上七時要上到飛蛾山,亦試過凌晨三時到土瓜灣修車。」不過一分錢一分貨,在極端時間或情形下,他多少也會加價。「平時白天會平一些約350元。夜晚收費會貴一點,大約500至1000元。」

由於要隨時出動,他的生財工具長期存放於車尾箱。說起這些工具,他立刻即場介紹工序。「客人嘅呔畀嘢刺穿時,我就拿鉗,掹它出嚟,我會拿這些『牛筋』穿到這支針上,將那些物料填滿洞口。」不過他坦言,這種不定時的工作模式會令家人會擔心。「當然要小心點 ,有時候我都叫埋個仔幫手,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風光日子 隨它過去
風光日子 隨它過去
以前做汽球批發,間中會接到大品牌的訂單賺外快。「以前生意好好多。做到唔停手賺到笑。」其中三星(Samsung)是他的大客戶。「洽巧有一次在元朗Yoho Mall做中秋節推廣,點知Samsung見到我們的汽球,聯絡我們就開始合作。」三星前後向他落了四次訂單,他指出每張訂單平均賺取20萬和訂製過萬個汽球,這數次相等於一年年宵收入的外快,使他大翻身。「我學歷不高,也沒什麼本領,幾個手機型號做起來足夠我買到二百多萬的居屋。」當時他付了一百多萬元,相等於,現時每月供5500元。因此,這門小生意不單足夠一家人生活,還讓他成功由公屋轉居屋,改變命運。「以前在一個運動品牌的推廣活動,二十個人要在兩天內吹好9000多個汽球,總共動員二十人,賺了數萬元。」因此現時的訂單數量與當時相比,簡直是天壤之別。

雖然作為主業的汽球生意收入大不如前,他從未想過放棄,並已經認定以此為終生事業,皆因汽球工作為他帶來人生意義。「這是開心的事,我做的行業好開心,結婚、生日、升職、聚會都需要汽球。汽球客戶不是生仔就滿月,不是滿月就求婚,不是求婚就結婚, 老人家就擺大壽,全部送到都嘻嘻哈哈,就好開心。」他相信,等疫症過後生意將會捲土重來,又希望政府不要再取消新年的年宵乾貨攤位。

今個月,Peter的收入有8000元,未能達到心目中的目標,不過他並無太大波瀾。「滿唔滿意,其實這8000元的工作,我不用作出很多勞動。如果是不用作出很多勞動都夠開支,夠維持家人的生活,我覺得就可以了,當可以再多些。」對於近期一些因財困導致的倫常慘案,他認為身邊人的支持至關重要。「我想是轉了牛角尖,如果在於我來講,我以前都有困難,但都解決到。當時有十年的生意失敗期,當時我與妻子角色對調,她工作,我買菜。最重要搵屋企人商量吓,齊齊渡過難關。」反觀真正讓他擔心的是剛剛大學畢業的兒子的前途。「兒子畢業,佢讀個科是宗教研究,不過讀到呢一科出嚟社會,原來搵工咁難搵。依家都重災區,冇人請。」他現在正安排幫忙送貨及聯絡客人,希望培養兒子興趣之餘,亦讓他有收入。

他坦言享受做Slashie,事關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自己安排自己既工作,多咪搵多啲忙啲,唔多咪休閒啲,在家與家人家庭樂,就只能夠這樣。」他認為只要不欠債,生活還好。「針沒有兩頭利。如果讓我選擇,我都是選擇工作是自由的。」他希望與他有相似情況的人也能夠做到苦中作樂。「苦中作樂吧,愁都冇用,個處境又唔係去到咁差,唔好灰心,這段時間裡面固本培元,希望在明天啦。」





撰文:麥嘉恩

攝錄:林志謙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