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資撤港去新加坡|憂港前景 港商跳出去寧發掘東南亞潛力

  • 發布日期:2021-06-04 07:00

 

六四32周年,香港政府已禁在維園舉行燭光集會,若有人在附近穿黑衫黑褲、叫口號,或會被拘捕及秋後算賬。一點燭光,代表著香港人心中的良知與真相,政權步步進逼,港人舉步維艱。

自實施港版國安法,香港再次掀起移民潮。不單香港人向外走,外間對香港的不確定感增加,衝擊香港的亞洲金融中心地位,連帶外資也向外流。同為亞洲四小龍的新加坡,不論在經濟、環境天氣、節奏或文化均與香港十分類似,不少大品牌或企業,如百多年歷史,擁Vans、The North Face及Supreme的美國服飾集團VF Corporation及日本SONY(SIE)不約而同撤港,將總部搬往新加坡,寒蟬效應下,將來或會有更多企業或香港人放棄香港,轉赴新加坡。

食品公司老闆Lamer、過埠新娘Hera及新加坡港女Rachel,分別在獅城不同地方生活過數年,有人覺得商機處處,決意將生意拓展至東南亞,亦有人覺得彼岸比香港更盲目愛國兼洗腦,即使國安法殺到亦決定回流香港。

營商環境勝香港

營商環境勝香港

同是四小龍之一的新加坡,背景和香港相似,兩地同是一個面積小而人口密集的地方,先天缺乏天然資源,依靠旁邊的東南亞國家做出入口貿易。而新加坡在1965年獨立成國後,極速在三十年之間成為亞洲最富裕繁榮的國家之一。跟據世界銀行《2020年營商環境報告》,新加坡在190個經濟體中排第二位,僅次於新西蘭,而香港則排行第三。

新加坡向來歡迎移民,特別是創新科技移民,移民包括投資、創業、工作及升學移民等不同途徑。投資移民相對簡單直接,申請人投放至少250萬新加坡元(約1500萬港元),在新加坡建立或擴充生意,並需有至少3年的創業經驗,即符合資格申請。不過,所需資金龐大,不是普通家庭可以負擔。最常見為,創業移民,投資最少5萬新加坡元(約30萬港元)註冊新公司,創立一盤生意,門檻和成本相對容易達標。
潛力比中國市場大

潛力比中國市場大

新加坡政府有意提高生產力,協助製造業轉型為高增值及高科技產業,從事精密五金貿易的Lamer,四年前受朋友邀請加入其新加坡公司,他亦看中東南亞前景,決意趁後生闖一番事業,「我在香港一直都有穩定的工作,工餘時候都會做一些小生意,舞台音響、水貨車買賣,(到新加坡工作)對於我而言都是一個挑戰,因為我都未試過咁多時間離開香港去其他地方工作。」

香港鄰近中國內地,別以為市場大、地理位置有絕對優勢,Lamer坦言其實需視乎行業,亦不是一面倒依賴中國市場,「我做一啲比較精密嘅五金零件,由日本台灣出口的,的確係中國嘅需求比東南亞大。」

「不過我哋都有見到(東南亞市場)上升的趨勢,好多公司的工廠已經由中國南移去東南亞,所以如果單講呢個行業,我會形容係呢一刻未夠中國高,但是相對的潛力是比較大。」
香港多競爭對手
香港多競爭對手
新加坡為東盟最先進的經濟體,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超過58,770美元,比香港更高。不少大企業如SONY 及VF決定在2021年轉移基地至新加坡,公司除因看中東南亞的市場潛力外,亦見到香港市場自動委縮。「香港其實係有好多競爭對手,有國內嘅一線城市,台北、首爾、東京大阪,但新加坡,佢嘅競爭對手係吉隆坡、曼谷或者耶加達,而新加坡係中間,我要喺整個東南亞(發展)嘅時候,其實我流動性強,而如果係香港,選擇只係得北上。」

新加坡政府以「全民共富」為本,不單住屋政策令人讚嘆,亦鼓勵當地人創業,新註冊的小型公司,首三年可享免稅或減免待遇。下嫁新加坡人的Hera,跟隨先生到新加坡生活,發現為小朋友而設的品牌少之有少,於是開設母嬰用品公司,從外地引入衛生巾、紙巾等用品。兩地的稅制相似,不過新加坡的租金相對便宜,「身後的office 有2層,大概4000呎左右,約5萬元租金。如果在香港的話,相信無呢個價錢。」政府為支持當地人搞生意,會有不同的支援和津貼,「例如開整網站,可以claim返錢,申請PSG(生產力解決方案),最多可補貼七成。」
港人考慮移居獅城
港人考慮移居獅城
本來新加坡和香港兩邊走的Lamer,疫情下滯留在新加坡工作,在今年年初更大搞食品生意,將瘋魔香港一時的雞煲醬引入新加坡。在外地生意發展不錯,他會否放棄香港,寧願移民?「我相信好多香港人都諗緊呢個問題,一個係我出生成長嘅地方、一個係呢段時間我喺度做嘢嘅地方,兩個地方都會有好大感情,至於你問我會唔會要我完全放棄,要斷根真係好難。而家都係考慮緊,相信冇人想嘅,不過就似乎好多嘢係迫緊你咁做。」

據香港美國商會調查顯示,183間受訪公司之中,約有76%關切香港國安法帶來的衝擊與影響,紅線逼近香港,而其實新加坡為「開明專制」國家,生活小節亦非常專制,也不是擁自由民主的理想國度,「作為一個生意人,最緊要一樣嘢就要清晰。你有個法例係冇問題,你有一個規範冇問題,但你要好清晰。最怕係乜嘢呢?最怕就係一啲係完全係模稜兩可,今日或聽日的演繹係可以唔同嘅法例。」
入籍新加坡公民不容易
入籍新加坡公民不容易 不過,入籍成為新加坡公民 (Citizenship) 其實不容易。從事 IT 工作的Rachel坦言「永久居民 (PR),(永久)係假的。」有新加坡公司聘請,基本即可獲工作簽證,不過工作滿一定年期,才可申請PR。不過持PR,其實不代表可入籍,兩者福利亦有不同。而PR需要續期,並需要長時間留在新加坡及打長工交稅。若不幸被辭退或裸辭而找不到新工,需要短期內離開新加坡。而決定入籍後,因新加坡不可擁雙重國籍,若想成為新加坡人,就要放棄香港身份證。

在2017年獲工作簽證的她,隻身飛往新加坡工作兼整靚CV,「始終都未去過外國工作,而新加坡又好近同埋都知道都幾似香港,就覺得適應上會覺得自己控制到,就去嘗試一下。」加上很多大企業、銀行、保險也在總部在新加坡,「好多人都會講新加坡都發達。」

「住屋係好的,你知香港的樓係好細,根本唔係岩人住的。我都係租樓,唔係話好平,但是性價比高。兩萬港元,我係有兩個套房及大露台,露台係放到兩台麻將。」她所住的大廈更有無邊際泳池。「香港一千萬買層樓,就係一層,而那邊係有四房,可能有私人𨋢。」

雖然兩地均是東南亞地方,文化及語言很接近,Rachel坦言溝通也要下苦工,「好難明,而佢哋係好proud of it,因為佢哋係叫singlish,佢哋覺得係星文。」而生活和工作節奏,香港亦較急趕。「他們知道我們是香港人,一開初,對我們係起槓的。一直都係同我們係爭,又覺得自己係應該叻一點,聽到香港人係抗拒的。」
另一種洗腦
另一種洗腦 「做夠了2年之後,都覺得夠了。」2019年正值反送中時期,Rachel亦裸辭回香港,愈去了解,她覺得新加坡其實沒有太大自由,「那邊不可以搖國旗的,可能你睇波睇比賽,會想拎國旗去支持自己鍾意那隊,原來那邊係唔得的。搖國旗係好少事,但係點解有個國家,有咁樣的例呢?某程度上,都幾逼人愛國。」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曾經批評反送中的示威者,Rachel的朋友亦曾質疑香港人「點解咁唔愛政府」,「唔好咪唔愛,點解你會問呢個問題呢?唔想融入,唔想去跟他們那套。」

「佢哋係好愛國的,我相信香港唔會有人好恨去睇國慶或回歸,他們係搶住去、扑到去,買紅色的tee,抽到飛好似抽到演唱會咁的,佢哋去到,會好開心咁睇,著晒紅衫,然後好激動啦,會喊。我覺得係好怪怪,我會覺得,係唔係真係咁愛國呀?定係由小到大,你已經被人洗腦呢?」
撰文、攝影、剪接:財經組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