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旭暉|無法無理更無情:胡志偉父親喪禮的照妖鏡(壹週平行時空)

  • 發布日期:2021-05-11 18:00
  • 沈旭暉|無法無理更無情:胡志偉父親喪禮的照妖鏡(壹週平行時空)

 

一個社會的「法治」或「文明」,從來是一個comprehensive consideration。法理情從來需要兼顧,好的社會三者兼備,壞的社會三者俱無,就像現在的「新香港」。

民主黨前主席胡志偉目前被還押,根本未被審判,自然也未被定罪,法律上根本是自由人。他的年邁父親期間去世,未能見最後一面,這已經是人間悲劇,即使他沒有申請,懲教處也應該主動安排他探望。

到了後來,胡志偉申請出席父親喪禮,居然以未被定罪自由人的身份被拒絕,據說之前另一名還押政治犯申請出席祖父喪禮也被拒絕。懲教處的解釋是喪禮日期地點被公眾報導,擔心屆時出現混亂,因此只能安排以「視像方式參與」。

翻查紀錄,以往同類申請即使是來自已經判罪的重犯,例如1997年的殺人犯楊鏌耶出席喪禮,也會獲批。當然,也有不批准的案例,例如陳振聰,原因也是擔心記者高調採訪製造混亂。但對還押人士申請也拒絕,則未免太不近人情。畢竟有哪個喪禮的時間地點不被公開?

假如純粹是這理由,申請一個私人時間道別又是否可以?懲教難道不可以counter-propose?這種基本人權的剝奪,在舊香港,JR必勝。但在新香港,一句「國安法」,就可以違背一切(舊)法律、道理,還有同理心。

這不會為社會帶來和諧,不會為政權帶來尊重。當事人只會有一個「感悟」:不共戴天。到了最後,全城怒哮,才由法庭頒令准許特別保釋一小時出席,但背後的恐怖邏輯,已經令人髮指。

無知、涼薄、冷血、刻毒範文:屈穎妍評胡志偉被拒送終

無知、涼薄、冷血、刻毒範文:屈穎妍評胡志偉被拒送終

在一個指黑為白的社會,良知的喪失,可以去到幾盡?屈穎妍女士就胡志偉父親喪禮的一篇範文,就很值得大家珍藏。

胡志偉未被定罪就遭無限期還押,已經數月,期間父親病亡,身為獨子更不獲准出席喪禮,人神共憤,連建制派如詹培忠也批評不近人情,此事之是非黑白,涉及基本人倫、人禽之別,理應是少數超越黃藍的共識。

但在南深圳,就連這樣的同理心,也不再存在,而且還要繼續上崗上線。

屈小姐認為,胡志偉「身負五條控罪」,就是「國安重犯」,完全不理會任何無罪假定,然後根據這「邏輯」,這些人就一切人權都會失去,完全不理會香港昔日簽署的一切公約。這是無知。

屈小姐認為,假如胡志偉獲准出席喪禮,那「今次嫁女、下次生仔」、「日日懲教囚車周圍飛」、「這裏不是酒店」、「考慮不是心情」,如此胡言亂語,不看一駁,更與懲教處網頁聲稱的人性化管理徹底背道而馳。假如是這樣,何不乾脆所有囚犯都不能送終?這是涼薄。

屈小姐認為,「想一家人辦喪事都齊齊整整?很簡單,不犯法就能如願。」胡志偉犯了甚麼法?一堆政治莫須有指控,就要「一家人辦喪事都不能齊齊整整」,連日軍也沒有這樣的法律,這其實是說假如「唔聽話」,就連喪事權都一併失去。這是冷血。

屈小姐認為,胡志偉申請外出出席喪禮的同時,「大張旗鼓公告天下」、「社交媒體已公佈時間日期」,這是「以公眾壓力逼懲教處就範」。一個在囚人士,憑甚麼「公告天下」?難道喪禮不能列出時間地點,訃聞也不能刊登?這豈不是要死去的家人連坐?那豈不是胡志偉的任何親友說一句話,無論他是否知情,都會令他進一步失去僅有的寶貴親情、友誼和自由?這是刻毒。

但這樣的人,卻是「新香港」/ 南深圳權貴奉為「活魯迅」的「筆聖」。而以上的邏輯,和南深圳教育局的範圍一脈相承。假如有真心相信以上邏輯的人,還可以算是人嗎?

果然是南深圳道德範文:潘麗瓊嘲諷胡志偉文章導賞
果然是南深圳道德範文:潘麗瓊嘲諷胡志偉文章導賞
分享了「藍絲第一健筆」屈小姐諷刺胡志偉的刻毒鴻文,說那是「範文」,事出有因。在從前的真香港末年,一直有一個一個的小圈圈,跟隨某個指示「帶風向」,而極左路線的這個小圈子,屈小姐自然是核心,另一位經常希望成為「新屈穎妍」的成員,就是另一篇文章的作者,潘麗瓊女士。

至於其他成員、幕後金主、加盟媒體、總指揮,不便這類透露,總之,明就明。

提供範文格式的「單位」,會提供key words、line to take、briefing,非常有紀律。胡志偉不獲准出席亡父喪禮這事,明顯「有人」嘗試spinning,於是某陣營「精銳」盡出,歪理盡出,但卻都是大同小異。

例如潘麗瓊這篇文章,假如使用discourse analysis,就可以找到以下屈小姐用過的論點,例如甚麼「利用社交媒體天羅地網號召網民撐場」。

但單論文字功力,不得不說潘麗瓊的厚黑程度,教諸屈小姐,始終稍為不及。她說胡志偉不能出席父親喪禮,是民主黨的責任,其天馬行空的程度,固然非常驚人,但內裏的邏輯,卻完全經不起推敲,簡單幾個論點,都可以不斷自相矛盾,文字水平非常低劣。相反屈小姐「享負盛名」,她的世界倒有一套既定連續地無恥的邏輯,難怪「地位無可代替」。

這些寫字的人,如此喪盡天良,為的是甚麼?用共產黨最愛的思考模式,「最終誰得益」?這問題卻很可斟酌,只能自行意會。

胡志偉父親喪禮:石禮謙、田北辰的花圈
胡志偉父親喪禮:石禮謙、田北辰的花圈
最後,胡志偉終於可以出席父親的喪禮。

致送花圈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只有兩位:石禮謙、田北辰。

而就在幾年前,他身為民主黨主席,林鄭月娥出席民主黨籌款晚宴,二人主家席相鄰而座,觥籌交錯,林鄭月娥還捐出三萬元。

假如這是兩年前的舊香港,一個大黨主席的父親福壽全歸,禮貌上,幾乎全體議員不分黨派,都會出席或送花圈。這是超越政治的人性、人倫。

但到了今天的「新香港」,一切鬥爭主導,遠離人類道德底線,除了有屈小姐、潘小姐等牽頭幸災樂禍,也有昔日立法會同僚如工聯會郭某等落井下石。其他建制派議員大概也要避嫌,劃清界線。

這情況下,石禮謙、田北辰的花圈,就格外矚目。雖然據說,好些昔日建制派私下也看不過去,紛紛向「有關方面」反映,但公開表態,就是另一回事。

石禮謙和胡志偉一樣,都是皇仁書院舊生,也就是我的師兄。年前學校週年聚餐,才發現原來這是「立法會最大黨」,不同黨派的皇仁立法會議員一齊唱歌,其中就包括了石禮謙和胡志偉(但沒有何君堯)。

逃犯條例爭議期間,石禮謙其實用盡方法,避免上身,被任命為委員會主席也能輕巧脫身,當時胡志偉對他哭訴「不要在他手中通過成為罪人」,石禮謙也公開說覺得條例很有問題。他們是有師兄弟的感情。當然,石禮謙是代表地產商利益,但也不是沒有獨立思考的人,明就明。再對比何君堯,明就更明。

至於田北辰,目前也許已經是「臨立會」建制派議員當中,最自由傾向的一人。在舊香港,這種路線也許還可以說是為了民望,但在「新香港」,民意已經毫不重要,建制派一律鬥左,而且未來的「雙議席單票制」加上資格審查,不見得對田北辰路線有任何好處,何況他也已經七十歲。我認識他本人,無論政見、立場如何,可以肯定他作為接受西方教育的世家大族,不會看得起現在的末法時代。

根據文革劇本,石禮謙、田北辰,都已經成為建制派的邊緣人,他們自己也不會不知道。何況要是更左一步,連他們也拿來批鬥,也不是不可能。正因如此,本來一些走溫和路線的建制派、中間派,面對現在的文革,本能反應卻是要自己「激進化」,以顯示「意志堅定」來自保(有機會再分享這些故事,都是有名有姓,很悲哀)。

在這個時代,願意彰顯自己還有人性,已經很難得。亂世中,多點尋找黑暗中的曙光,總會發現人性,依然存在。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