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衡心指數︱疫情下的學校輔導|郭倩衡

  • 發布日期:2021-05-04 18:03
  • 衡心指數︱疫情下的學校輔導|郭倩衡

 

疫情剛爆發的時候,大家面對許多突如其來的改變,的確會感到手足無措。漸漸,坊間有了一個新的詞匯經常出現:「新常態」(new normal)。然而,大家在這「新」的常態下已近一年多了,我們現在的生活,還是一個「新」常態嗎?還是已經形成一種「固態」而我們不自知?最近大部份學校也按機制分級回校上課,或全校復課,這也讓我多了點時間,與前線老師、學生和家長們接觸。一眾成年人也不禁感慨,認真討論這一年多的時間,怎樣令孩子的學習來個「大洗牌」。

有老師分享到,疫情中有個驚人發現!一些原本無甚行為或情緒行為問題的學生,疫情中身心好像有點不適應,回校上課後,陸續「爆情緒」;有些本身沒有太大學習動力或學習能力稍遜的孩子,反而在回校後,變得積極,更重視人際社交關係及上學機會。有些本來成績中上的學生,因家庭未能好好作適時介入或監管,經歷了多種電子產品的「無限放題」,他們開始質疑:為什麼要上學?為什麼不能永遠線上學習呢?

在參考各地學校輔導專業團體的指引後,我也希望總結一下這陣子的前線經驗,再給予各前線輔導工作者幾個較「貼地」的實際建議:

1)望真一點!與孩子保持「眼神」連繫

疫情初期時,為我們前線輔導工作者來說,也有一點難以適應。輔討過程中,受輔者的非語言回應、面部表情、各種身體語言的觀察等等,都是重要的原素。在視像會面下,到底我們應該望對方在屏幕上的眼睛,還是小小的「黑眼圈」鏡頭?這問題讓我自己也思索了好一陣子。最後我發現,小孩子會較留意鏡頭中的你,如果是帶有感情的回應,也許望望鏡頭告知,會較有效果。當然,在實體面對面的交流中,更加要直接與孩子有溫柔的目光接觸,因為口罩或會遮蔽了大家的微表情,令人忽略了各人的感受。另外,眼神本身也是一種很微妙的社交情意連繫,使人們大腦之中的鏡像神經元(mirror neuron)活躍起來,互相反映對方的情感。

2)緊記和孩子作實時「Check-in」

在團體輔導/諮商(Group Counselling)工作當中,經常提醒輔導員要和組員們在開始輔導前,互相問候一下, “Check-in” ,即關心一下大家的近況、對小組的感受與期望等等,讓參加者有足夠熱身,慢慢對輔導員和群體建立信任,放心地分享。故此,我也極力建議即使在網上或實體面談中,親切地呼喚每位孩子的名字,關心一下他們最近的經歷和喜歡做的事。因為最能影響輔導效用的,一定是我們和孩子的正面治療關係(Therapeutic Rapport)。

3)做最好的心理教育

也許很多人也誤以為心理輔導是一種「補救性」(Remedial)的工作。唯在輔導心理學的信念當中,預防(Prevention)及發展(Development)更為重要。我們要按孩子的年紀,給予適當的心理教育(Psychoeducation),讓他們理解在疫情下,各人有機會出現不同的情緒,因為每個人的生命軌跡(Life Trajectory)也不一樣,有些人會很害怕、有些人會很傷心、有些人會很憤怒⋯⋯因為他們都經歷了。我們也明白,情緒是與生俱來的。多用不同的排比句作例子,讓孩子看闊一點,感受自己和別人多一點。

4)善用學校團隊,建立完善輔導系統

縱觀世界各地學校輔導系統,均強調系統性的團隊合作(Systememic Approach),多擅用學校內各專業去觀察孩子的表現和需要。在疫情的衝擊下,我們也要了解孩子在成長發展中的生態系統(Ecological System),了解他們家庭、人際圈子、生活圈子、社區環境等如何影響了他們的身心健康,從而作最以人為本的輔導介入。

筆者作為輔導心理學家,近期走訪不同學校或進行各類老師、家長講座時,也邀請各持份者一同出謀獻策,好好計劃一下在疫情過後如何做到先穩定、再恢復、後建立的一個最適應時勢和兒童身心需要的教育和輔導方向。

*基於筆者為輔導心理學家,必須依從行業操守規定之保密原則,本欄目所提出的具體案例已作一定程度的修改,當中沒有涉及任何個案的個人資料被提及或披露,特此聲明。

作者:郭倩衡,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現於大學輔導中心從事心理輔導、評估及教學等工作;擅長處理兒童、青年及特殊學習需要學童之個案。

----------------------------

壹週刊 31年 和你壹路同行

回顧《壹週刊》31年走過的路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