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K熱潮|少女崇尚日本女高中生制服每日著出街 中學生集資工廈開專門店要每週補貨

  • 發布日期:2021-05-04 00:01

 

JK,取自日文中女子高中生(じょしこうこうせい, Joshi Kōkōsei)一詞的兩個羅馬字首,意指日本女子高中生。水手服、在華人世界向來深受歡迎,在本地流行文化當中,多年來人氣歷久不衰。源於日本的JK,近年在中國大陸掀起一股熱潮,去年的農曆新年假期,中國網購平台上的JK銷售額達5億元人民幣以上。近來這股熱潮來到香港,不少年輕女生、中學生,甚至是小學生都迷上JK制服。在旺角、銅鑼灣、葵涌廣場等地,穿著JK的少女身姿可謂俯拾皆是。

採訪、撰文:文廷

攝錄:森林、王晴

去年開始,經常可以在鬧市街頭發現JK的身影。
去年開始,經常可以在鬧市街頭發現JK的身影。
JK雖然來自日本,但令香港遍地JK的卻是廉價而易入手的中國製JK服。
JK雖然來自日本,但令香港遍地JK的卻是廉價而易入手的中國製JK服。
中五女生因JK而自信

中五女生因JK而自信

今年17歲的Yammy就讀中五,是正正式式的本地女子高中生。不過她和她的同代人,卻不是最迷戀JK的一代:「JK在大概04、05年後出生的人之間較流行,比我年紀更小的那些,可能小學升上來已經在穿JK,因為他們會比較多接觸大陸,而現在的JK潮流是在大陸先興起的。她們通常會穿JK拍片,放在抖音那些平台。」

Yammy在半年前開始正式了解JK和JK熱潮,而真的將制服穿上身只是近一兩個月的事。對這位花季少女來說,JK最吸引人的地方,自然是顏色和款式的多樣:「那些格仔裙有很多不同顏色款式,連上身也可以有水手裝或西式,有很多搭配的方式和變化。相比起來,香港的校服就沒那麼好看,太保守了。」

所謂「制服你自己係你件制服」,制服的本質就存在整齊劃一、集中管理,抹殺個體的特性。不過對於Yammy來說,JK卻是將她的理想高中生活實體化的工具:「JK的形象是少女,應該是很青春的時期,應該會有很多朋友、經常出去玩,會很瘋狂。有很多動漫都以高中生為題,例如《櫻花莊的寵物女孩》、《K-ON》,我很嚮往這種熱血,青春的高中生活。」

動漫女主角的高中生活是戲劇化的幻象,自身性格的改變卻顯然易見。雖然面對鏡頭與記者對話,其談吐尚見生硬,但她顯然已很努力主動與人溝通。Yammy坦言,自己未接觸JK前性格內向,不愛與人講話,自認不算美女,所以沒有甚麼朋友:「我覺得我穿了JK之後,自信心提高了很多。我不是說我穿JK是為了吸引別人注意我,而是我從JK身上學到很多,例如化妝的技巧,跟別人相處時要主動。」
今年17歲的Yammy疫情期間開始接觸JK服,亦因而學會化妝。
今年17歲的Yammy疫情期間開始接觸JK服,亦因而學會化妝。
Yammy自覺穿上JK服後更有自信。
Yammy自覺穿上JK服後更有自信。
女僕大廚享受當日本學生妹

女僕大廚享受當日本學生妹

剛剛20歲出頭的柒柒祖籍廣府省城,雖在香港長大,言談間卻隱約可聞嶺南之風。身材嬌小的她偶爾會在女僕café兼職,在該圈子內薄有名氣,但她的正職卻是一份要求體力勞動的工作:她從事飲食業6年,是位見習廚師,在廚房內追隨師傅,負責炒菜做飯,預備不同菜色。

接觸JK近一年的柒柒,少女時代己是二次元文化愛好者,常作Lolita打扮,cosplay不同動漫人物。早前在朋友慫恿下開始「入坑」穿著JK,自此便愛上這副打扮:「最初我只會買較便宜,二手的JK制服。後來不斷看,從國牌(中國製造)看到日牌(日本製造),一買就一發不可收拾。日牌會比較貴一點,一千多元一條JK裙;國產的則比較便宜,有一百多兩百元的,最貴的約三百元一條。」

柒柒表示自己經常穿JK出街,不論是逛街購物還是外出私影。她穿JK的原因並不複雜,只是認為衣服本身好看,而且能為她帶來成為日本學生妹的感覺。雖然自己已過了當高中生的年紀,但她跟很多JK愛好者一樣,「標奇立異」多幾次,便不會再在意他人或好奇、或困惑,或批判的目光:「人沒有自信是介意別人的目光,介意別人所說的話。本身這條裙子沒有年齡限制,十幾歲或比我年長的都會穿。我整套衣服都很美,人也很美,自然會有自信。」
即使是上班,柒柒有時候也會穿著JK服。
即使是上班,柒柒有時候也會穿著JK服。
柒柒的正職是廚師,有時亦會在女僕cafe兼職。
柒柒的正職是廚師,有時亦會在女僕cafe兼職。
中小學生爆買潮
中小學生爆買潮
許是民族DNA或人類劣根性使然,中國人熱愛造神、崇尚和追捧某種物事,而來自日本的JK正是近年萬千炎黃子孫們的新寵兒。去年4月,中國一間網店在網上開放訂購一款名為「溫柔一刀」的JK裙子,開售當晚便售出了30萬條以上,迫得店家怱忙將其下架。爆買JK的風潮席捲大陸,連日本媒體都出動採訪報導,探討動漫對中國新一代時尚潮流的影響,日本文化軟實力的海外實踐等課題。

姑勿論JK風潮在中國爆發的原因為何,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大灣區昨日黃花的香港同樣出現類似風潮。除了本身熱愛動漫和二次元文化的香港人,出生和成長於千禧年代的雙非後代,由於與普通話世界緊密接觸,與深圳河以北同氣連枝,故此亦自然地被捲入JK熱潮當中。香港本身JK貨源匱乏,爆買之下需求大增,自是商機處處。有5名中學生看準時機,在今年年初集資二十萬,租下了觀塘一個工廈樓上單位,於3月中開設了全港第二間JK服裝的實體專門店。

店舖由4名小老闆與一位員工輪流看舖,他們全都是準備應考DSE的中學生。由於他們上午都需要上堂,下午則分批上網課,因此店舖的營業時間是從下午2點開始。採訪當日當值的店長Wuwu表示,本身開張時十分擔心會否有客人光顧,因為JK在香港的熱潮遠不及在中國。不過很快,來客自四方八面湧至,清除了她的疑慮:「最多人的時候真的多得,外面走廊都排滿了人,電梯大堂都塞住了,要請人去樓下管制人流。」

小店開張一個月,生意相當不錯,她們亦非常樂觀,期望半年內可以回本:「其實我們一開設Instagram和抖音戶口,追蹤人數就不斷上升。開業的第三天貨品基本上已經賣光了,之後我們補了很多次貨,基本上一個禮拜要補十箱左右。早一陣子斷貨的情況很嚴重,整間店舖只剩下一款格仔裙。」

小店雖開在工廈低層一隅,要摸上門來也要花點時間,但專程前來的客人卻不在少數。採訪當日,即使是平日下午,每小時都有近10位客人登門光顧。來客幾乎全女班,而且大多是結伴而來的中學,甚至小學生。年紀雖小,但她們的購買力絕不容小覷。據記者觀察,平日下午的兩個小時內,至少有5批客人到訪,每人平均消費300至800元不等。

店長Wuwu指,該店的JK裙平均188元一條,自己都覺得以普通裙子來說算是頗貴,但少女們總會一次過買三、四條,消費力驚人:「一個看起來14、15歲的妹妹,一個人可以買到3000元的貨品。」

正在讀中三的廖同學是該店的常客之一,今年新年才在朋友介紹下「入坑」(沉迷其中)的她,幾乎每個不用上課的日子都會穿著JK外出,至今已收藏逾50套JK制服,衣櫃中密密麻麻都是JK裙,而父母亦不能阻止。同場尚有兩名就讀小學的小女生,她們都是被網上的「視頻」(受訪者用語,意即影片)吸引,看到網絡上有人穿著JK拍照錄片,甚是吸引,所以如今出門逛街、到主題公園遊玩(此舉與日本偽JK穿JK制服去迪士尼的習慣不謀而合)時都會穿著JK:「我們有穿衣的自由,想做最真實的自己。」
JK熱潮帶來商機,某些工廈樓上舖開始出現賣JK服的實體店。
JK熱潮帶來商機,某些工廈樓上舖開始出現賣JK服的實體店。
光顧JK店的客人9成是中、小學生,但她們的購買力卻非常驚人。
光顧JK店的客人9成是中、小學生,但她們的購買力卻非常驚人。
五名中學生合資開店賣JK,開店雖只一個多月,但生意已經非常不錯。
五名中學生合資開店賣JK,開店雖只一個多月,但生意已經非常不錯。
日本流行文化專家:香港一直有人著JK
日本流行文化專家:香港一直有人著JK
日本文化專家,於中大日本研究學系取得碩士學位的日語教師Kiri也是JK、Lolita,cosplay的愛好者。她記得,90年代末,在廣末涼子初出道的時代,香港已有女生追捧JK,穿JK制服出門。後來JK潮流在小眾的圈子當中斷斷續續傳承下來,到了2015年,甚至有日本的JK fashion公司希望以香港為跳板進軍大中華市場,最後卻因為不了解中港有別而鍛羽而歸。如今JK熱潮隨北鄰大國流行文化重現香港,致使滿地JK,她只道是因為中國製的JK償錢廉宜、容易購買,對普通女生來說入門門檻又低。

對於視JK如常服的行為和潮流,Kiri不認為有何壞處:「出來工作以後會特別懷念讀書的時候,以及你在漫畫中會看到那些,例如純愛、初戀,各式各樣的場景,你穿著那套衣服就會有那種感覺。從女生的角度想,我覺得是很青春,很不錯的事。」

Kiri續指,比起Lolita、cosplay服裝,以至近來新興的漢服,JK既乎合香港炎熱潮濕的氣候,亦是個得體的選擇:「比起真的穿和服、穿浴衣,全套『出cos』(以cosplay形象出現),戴大眼仔、假髮,JK真的是最輕鬆,而又能尊重場合地以日本文化身份出現的服飾。我真心覺得JK是個好東西。」
日本流行文化專家Kiri表示以往JK服又貴又難入手,遠不如現在方便和廉宜。
日本流行文化專家Kiri表示以往JK服又貴又難入手,遠不如現在方便和廉宜。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