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見︱疫情下大學生課堂出席率低 情緒不穩個案暴升︱趙麗如

  • 發布日期:2021-04-29 16:00
  • 如見︱疫情下大學生課堂出席率低 情緒不穩個案暴升︱趙麗如

 

這星期疫情似乎繼續緩和下來,港府與新加坡宣布推行旅遊氣泡,家長界議論紛紛是否接種對抗新型肺炎病毒疫苗、透過旅遊氣泡到新加坡旅行等。三名子女繼續戴著口罩回校上半天的面授課堂,就讀中二的女兒更正在考試。大學的下學期將盡,這次談談一些與疫情有關的大學教學點滴,讓子女快將升讀大學或正在讀大學的父母更明白疫情對大學生的影響。

(一)一整年沒有見過學生「真身」

本地大學不少課程也不計算學生出席率的,畢竟絕大部份是成年人了。因為疫情來襲已經第三個學期,我的親身經驗與大專界的教師朋友也指出,各大學的課堂普遍越來越冷清,加上學生多數可以選擇回校面授或留在網課,因此教學難度大增。除非一個個別科目對學生有硬性規定要出席面授課,例如一些臨床教學、或實驗佔很大比重的科目,否則這學年除了上學期,即上年九月、十月的時候,疫情好轉了一陣子,部分學生回校上課外,其餘大部份時間,課堂的出席人數長期偏低。我試過走進「成功清零」的教室,因為全班只在網上出現。一個、兩個、三個、十個、十五個……幾乎什麼數字的「現身學生」數字我都遇過。尤其無法逼令學生開鏡頭,部份學生一年以來,我都沒有見過其容貌或「真身」,在鏡頭背後,更遑論他們的課堂反應。

(二)扭盡六壬鼓勵回校上課

我教學11年,一直以為學生身經百戰考入大學,又已付學費,加上大學設施完善,回校上課的集中度遠比網課好,所以以為回校出席面授課堂是理所當然的。但原來由於疫情已經持續了一段長時間,結果不少大學生愛上不開鏡頭地上網課,沒有動機回校。大學界的老師唯有在絞盡腦汁,令學生回校。我最近邀請了星級嘉賓作外來評審員,到學校聽同學做口頭報告,又把課室佈置得色彩繽紛一點,才成功令全班29位同學出席,是整個下學期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同學們反應奇佳,認為整個氣氛比網課好,並告訴我渴望回來上課時,要感受到與網課的明顯不一,才有動力回來。我慨嘆如果這樣下去,到底大學教育未來的走向將會如何?

(三)學生情緒不穩個案暴增

不少「行家」反映,疫情期間大學生的情緒不穩個案暴升:欠交功課的情況更普遍、上課心不在焉、人間蒸發完全失聯、情緒失控易哭、申請延遲畢業等等。部份「行家」指出,大學生「中學化」已經一早出現,即不能獨立地處理自己的情緒、學業等,但疫情似乎更令情況惡化;我亦聽聞有大學生因為疫情與家人在蝸居中閙翻而搬往劏房避開父母等。

(四)準備網上開鏡頭考試

我怕監考網課考試,因為太多技術問題要處理:不同考生的訊號中斷、電腦戶口登記的名字與大學入學名字不符、某考生開不到考卷、某考生聽不到考官的發言、老師要在題目設計中嚴防作弊等等。幸而我可以要求技術支授的同事幫忙,減輕壓力。由家長的角度看,請預先了解子女是否在參加網上考試,如果是,要避免打擾他們。

總結這3個學期的教學:各位家長,如果你發現就讀大學的子女經常只上網課,而不需回校,可能要多關心,坐下來和他們好好談談,多鼓勵他們在疫情緩和的情況下,盡量回校出席面授課堂,相信學習成效會更大。

作者:趙麗如(Bonnie),曾任職記者超過十年,現從事傳媒教育,育有一女及一對孖生兒子,感恩當上媽媽,努力享受育兒過程,希望做個充滿正能量的母親, 亦盡力了解在社交平台長大的新一代, 當一個趕得上子女步伐的「潮媽」。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