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宇宙迷宮|複製人的迷思 (李偉才)

  • 發布日期:2021-05-01 10:00
  • 宇宙迷宮|複製人的迷思 (李偉才)

 

最近有一部以「複製人」為題材的韓國電影在香港上映,筆者和一班「香港科幻會」的會友一起看了,之後眾人徒呼受騙,因為電影實在拍得很爛。首先是意念毫不新鮮,包裝的故事也俗套犯駁,加以劇情鬆散沉悶,電影科幻不像科幻、文藝不像文藝,成績之差直教人搖首嘆息。

自1993年大導演史蒂芬‧史畢堡以「無性複製技術」(cloning)為題材,拍出了《侏羅紀公園》這部科幻大片以來,以這個意念為題的電影從未中斷。可惜的是,絕大部分的成品都強差人意,不少更是違反科學有悖情理,至令世人對「複製人」產生種種的誤解。今天,就讓我們逐一破解有關的迷思。

我們都知道,地球的生命繁衍分為「無性生殖」和「有性生殖」,而幾乎所有高等生物都屬於後者。每個人來到這個世上,都是因為爸爸的精子和媽媽的卵子在媽媽體內結合(授精),然後受精細胞不斷一分為二、二分為四,四分為八地複製分化而成。從遺傳基因的角度看,精子裡有23條染色體,而卵子裡也有23條染色體,授精後彼此結合形成了23對染色體。正是這套完整的染色體,可以發育成一個完整的個體。

早於十九世紀末,科學家便已想到,我們身體中的所有細胞,除了精子和卵子這兩種「繁殖細胞」(gametes)外,每一個「體細胞」(somatic cell)都擁有23對亦即一套完整的染色體,理論上已經包含了能夠形成一個完整個體的遺傳信息。當然,這些細胞已經分化(differentiated)而成為肌肉細胞、皮膚細胞、腦細胞、紅血球、白血球等,自是再不能發育成為另一個生物個體。但假如我們將一個受精卵的細胞核(nucleus)拿走,然後將一個體細胞的細胞核像「狸貓換太子」般偷偷地換進去,然後再把這個細胞放進雌性的子宮之內,子宮是否會把它當作一個普通的受精卵培育,最後產生一個新的個體?

上述這種構思英文稱為cloning,就是複製的意思,中文音譯是「克隆」(clone),但香港人往往簡單地稱為「複製」。留意「克隆」這個字可以是動詞也可以是名詞,前者指複製的過程,後者指複製出來的產品。

自二十世紀初,科學家已經利用較原始的方法「克隆」出一些較低等的生物。將上述「倫龍轉鳳」的方法首次成功地應用在高等生物之上的,是1996年7月在蘇格蘭出生並轟動全球的綿羊「桃莉」(Dolly,又譯「多莉」)。自此以來,「人的克隆」成為了極富爭議的題目,而世界政府很快便基於倫理考慮紛紛立法禁止這方面的發展。(留意電影《侏羅紀公園》乃改編自一本1990年發表的小說,比現實的發展早了6年!)

現實中受禁,當然無法阻止科幻小說和電影以「克隆人」為題。其中較著名的電影包括:


2000年的《第六日》(The Sixth Day)


2005年的《謊島叛變》(The Island)


2009年的《阿凡達》(Avator)


2009年的《月劫餘生》(Moon)


2010的《不要讓我走》(Never Let Me Go)


2019的《雙子任務:疊影危機》(Gemini Man)

在一些人的心目中,「複製人」便有如孫悟空從身上拔出一撮毛,然後每一條毛都化成一個孫悟空。這是完全錯誤的理解。較正確的理解,是遺傳基因完全一樣的「同卵雙生兒」(identical twins),他們基因雖然一樣,卻是擁有不同思想不同感情的獨立個體。還有關鍵的一點是,如果提供遺傳物質的人在30歲時提供他(她)的基因,「克隆」出來的人便會永遠跟他(她)的年齡相差30歲,因此不會外貌一模一樣。

回到文首提及的韓國電影,片中謂「克隆」過程中原來還進行了基因改造,結果「克隆人」變成「超人」,這當然已經徹底超越了「複製」這個題目,是編劇隨意的胡亂杜撰。

李偉才

科普達人

圖片來源:Freepik
圖片來源:Freepik

----------------------------

壹週刊 31年 和你壹路同行

回顧《壹週刊》31年走過的路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