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病毒大分化(陶傑)

  • 發布日期:2021-04-25 17:00
  • 坐看雲起時|病毒大分化(陶傑)

 

印度忽然病毒大爆發,變種加劇,醫療系統貧弱,一日死亡人數二十六萬。向美國呼救,拜登和賀錦麗態度不積極,不予提供疫苗,聲稱讓美國人先用,亦即特朗普說的America First。

當年特朗普說「美國人優先」,美國左民大呼其法蘭西右翼。但現在拜登和賀錦麗做了總統,一樣抄襲特朗普的America First。賀錦麗有印度血統,印度人以為「血濃於水」,那知總統和副總統,有白人、黑人、棕種人的膚色,一樣有種族歧視。所以說當初支持拜登的是白癡,四個月回看,真是一句客觀陳述。

有人誇口:印度行民主制度,美國也行民主制度,無法有效抑制疫情。只有行專制的中國,有辦法穩定疫情。因此專制勝於民主。

但將鏡頭拉闊一百年,人類除了東方的君主專制,西方的議會民主,還有一種,就是西方的仁慈專制加於東方人,叫做殖民主義。

比賽瘟疫的是非,不要只用民主和專制來比賽,還要加入殖民主義。

此一病毒,據袁國勇醫生多次強調來自武漢。專制可能有效平定疫情,但無法制止肺炎在武漢爆發。兩千年來,帝王專制,也出現過無數瘟疫。

但是在香港的殖民史上,十九世紀末,香港因華人居住環境污穢、爆發鼠疫。英國殖民地政府火速成立潔淨局,動用熱帶病學專家,一樣可以高效率消除鼠疫,為香港粵語,創立了「洗太平地」的諺語。因為鼠疫猖獗之處,正在於西營盤太平山街一帶。

專制產生病毒瘟疫、民主制度無法撲滅猖獗的病毒瘟疫(但一樣可以發明輝瑞疫苗),但殖民主義制度,卻兼具兩家之長,當第三世界的人民自行產生病毒之後,西方的殖民主義者可以用先進的醫療科技,將病毒撲滅。

換言之,在邏輯上,若今日印度仍為英國殖民地,宗主國英國必須有為印度分配疫苗的道義責任。印度不是美國的殖民地,美國無此責任。雖然美國是全球霸主,但所謂的世界警察,並無任何官式條文規定。

印度瘟毒加劇,也與其「文化」有關。尚未根隨,千萬貧民就湧去恆河,或在廟前朝拜。

反而是美國商會要求拜登政府緊急應對印度的迫切要求。奧巴馬時代的助理國務卿、主管亞太事務的官員、同樣是印度裔的比斯瓦爾(Nisha Biswal)呼籲:印度一向支持美國,這次輪到美國援助印度了。

美國需要印度看守印度洋,一切疫苗,若在海外分發,必須印度優先。若日日死人增加,印度民意必對美國生怨恨之心。不要忘記,印度是民主政治,最終政府要回應民意。拜登和賀錦麗的政黨就叫做民主黨,如此短視,真是愚昧可加。印度的愛國政黨,當然緬懷特朗普,覺得特朗普雖然口稱「美國優先」,但是對國際的貧窮和災禍,心懷慈悲。

這是「多元文化」之中,傳統上不講衛生的另類文化,令疫情加劇。美國的紐約和洛杉磯,都是新移民和非法移民聚居之處。大城市年輕人口比例高,金融和知識精英密集。這個階級有所謂「知識傲慢」(Intellectual Arrogance),日日去辦公室上班又聲稱精神壓力大,下班一定要喝酒。於是口沫橫飛,病毒交叉傳染。

紐約、倫敦正是左翼的知識精英和第三世界移民兩般「文化」匯聚之地。加上左翼思想,認為特朗普叫你們戴口罩隔離,個個有逆反意識,偏偏反向而行。因此疫情在紐約及倫敦領先爆發,印度次之。

這是典型的「環境難民」現象。拜登若不理會印度,矽谷有印度僑民、西雅圖的波音公司也有大量印度人聚居,這些印度裔的美國人,有一天都要回鄉吧?將病毒帶回來,美國永無寧日。

----------------------------

壹週刊 31年 和你壹路同行

回顧《壹週刊》31年走過的路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