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壹名經人|整治完科企 尚有債務危機等住你|羅家聰

  • 發布日期:2021-04-24 09:00

 

我想懲罰的多數是內鬥而來,大家也有目共睹。不是純粹講反壟斷這麼簡單,整治馬雲,他其他方面的事,連他的學校都一併整治,沒什麼壟斷的理由可以拿出來,這是內鬥,它如何鬥也可以,喜歡鬥死誰也可以,但是下一個鬥誰,沒人知道,即是到底它有多少心腹大患覺得需要整治,它自己最清楚,當然從外界看來越有錢的越有機會威脅其地位,越有錢的人越要打擊,讓他沒法威脅自己,與以前皇帝閹太監一樣,閹了他、讓他沒有威脅。

至於救的方面,其實這幾年零聲出現企業違約問題,違約規模不是很大,例如有些很大的內房企業,其實久不久就違約,不只是一次,但是它並非同一時間有很多張債務違約,因為每一間企業久不久發債,一批一批的,不是同一時間全部出事,只是剛好那時還不到,當然這可以說是資金鏈有問題,屬於流動性問題。但是當並非只有一次,而是接連發生的時候,大家便會想不只是流動性問題這麼簡單,是不是資不抵債呢?

企業還債能力受兩個因素影響,第一是盈利收入,第二是債息成本。企業的收入明顯與經濟掛鉤,經濟好,收入就一直好;經濟不好,像現在所謂經濟好轉也並非真的很好,當然收入不會很好。

另外利息成本上,如果發美金債當然直接出現問題,因為美債息大家有目共睹,如此不斷上升,但是這上升並非不能應付的程度,以美國10年期債息來說,由低位0.4、0.5厘上到現在1.6、1.7厘,一厘有多,是開始有些壓力,但是未至於受不住。很多時候如果從經驗來看,能夠運行至兩厘,就開始會發現有些資金的壓力。這與香港人供按揭的樓市相似,如果加息加到兩、三厘,大家會感受到開始出現問題,否則的話兩厘以下、一厘多時,開始知道會出現但並非很明顯的資金問題。如果不發美金債又如何呢?那就可能是發人民幣債,理論上人民幣債息多少也要跟隨,但大家可見人民幣債的孳息曲綫(Yield Curve),並非完全跟隨美債息上升,結果就是人民幣有貶值壓力。

除非像巴西、俄羅斯那樣,當美國一加息,就加得比美國多。其實美國未加息,不過債息上升了,巴西、俄羅斯等國家就用政策追上去,托高Yield Curve,從而令自己國家的債息與美國債息幾乎所謂平衡向上,那麼差距沒太大變化的時候,匯價貶值壓力就會較低。至於人民幣債券Yield Curve其實沒有跟得很貼,只是上升少許,但是同時在匯率上貶一小部分,結果是什麼?那就是債息上升變少了,比美金債息升幅較少。

美金債息升時,如果你的業務收益是賺美金的,例如做出口的,就會多賺了美金。但問題是有些業務沒賺這麼多美金,像內房主要是內銷,或者金融業務主要也是賺本地錢的時候,人民幣貶值的時候,沒賺美金的企業沒「着數」,但是同時整體來說大陸有資金流走壓力,間接令他們的生意也有所損失。換句話說,就算收益減少了,債務成本反而上升得沒這麼多,結果一加一減之下也並非相差很遠。就算借美金債也好,不是借美金債也好,整體來說美債息升的影響,視乎美債息還有多少空間上升。很可能將到到年中時,會再有一波波動,亦即是差不多到六、七月的時候,美債息上升的壓力都會再出現,到時可能會再挾上兩厘,那一下子或會引發部份問題。



作者簡介:

羅家聰

有「末日博士」之稱、交通銀行前首席經濟師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