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旭暉|中國如何破壞流亡西藏社群:《來自北京的祝福》,也是海外港人的警號(壹週平行時空)

  • 發布日期:2021-04-22 14:00
  • 沈旭暉|中國如何破壞流亡西藏社群:《來自北京的祝福》,也是海外港人的警號(壹週平行時空)

 


這次希望介紹的這本書,也是非常及時:表面上它只是關於海外西藏人的景況,實際上卻處處是香港的鏡像。作者Greg Bruno長期考察印度達蘭薩拉的「小西藏」,也親身認識不少流亡藏人,對過去二十年,中國如何滲透、顛覆、影響當地,和以不同方法滋擾海外藏人,有非常寶貴的第一手觀察。今天北京對香港已經撕破臉皮,未來對遠比藏人富有的海外港人會作何種手段,恐怕只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西藏曾有過幾年「一國兩制」的局面,直到1959年破局(北京說是「暴亂」、;流亡藏人說是「起義」),達賴喇嘛出逃,北京廢除有點像《中英聯合聲明》的所謂「和平解放西藏」《十七條條約》,就像今天以國安法實質上「改造」香港一國兩制,都是自此步入新紀元,當時也有大量藏人千辛萬苦離開,the rest is history。表面上,流亡藏人起碼有一個流亡政府,有世界級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達賴喇嘛,有自成一家的藏傳佛教為信仰,軟實力非常紮實,也有一片印度政府給予的土地安置流亡藏人,雖然事隔六十年,依然有國際關注,似乎一切,都已經是海外香港人的榜樣。但細看下,問題卻不少,而且時間似乎也不太在藏人那一邊。

說來,十年前,我也到過北印度達蘭薩拉(Dharamsala),還與達賴喇嘛做過單對單訪問:是的,「我見過,我真係見過」,家中至今流傳他親手獻的純白哈達作珍藏。當時的談話,至今未有刊登過,不過想到的問題,其實大同小異。

不只是「國安法」:中國如何全方位打壓海外藏人社群

中國為了針對海外藏人,首先是不斷進行大外宣,把西藏自治區的「發展優勢」,不斷向海外傳播。由於海外藏人普遍貧窮,這類宣傳就算不足以把他們吸引回國(其實也的確有回去的例子),也足以在海外製造分化:「為什麼我們的流亡政府不能改善我們生活?為甚麼這麼多年了,一路走來,始終唔得?」…… 這類問題,困乏之際,自然更揮之不去。而在中國-尼泊爾邊境,不少藏民據說都是中國收買或安排的agent,專門負責監控「同路人」,這樣的氣氛下,自然很影響互信,很難「兄弟爬山」。

至於製造海外藏人內耗,更是中國共產黨的拿手手段。就算達賴喇嘛地位literally屬於神級,中國還是會找到機會分化:最成功的一著,就是通過鼓勵藏人崇拜「雄天宗」(被達賴喇嘛一系明言不鼓勵崇拜的宗教對象),並刻意對這個達賴競爭對手提供海內外資源(當然是通過「白手套」),然後宣傳達賴的「獨裁」、「腐化」、「一言堂」。這類「溫和派」、「激進派」或任何形式的「正統」之爭,肯定出現在一切海外社群。而有任何矛盾,就是深諳毛澤東「矛盾論」真傳的共產黨可乘之機。

當然,抹黑達賴喇嘛本尊,更是中國大外宣的常規動作。自從中國崛起,自信滿滿,深信銳實力(和錢)可以解決一切,不再願意通過談判、和解處理任何問題,對達賴的打壓就變得空前,放棄對他統戰之後,就加緊對世界各國施壓,不讓達賴見到任何元首,甚至最好不讓他外訪。至於同情西藏的企業,自然也獲得今天「戰狼國」同一套杯葛、制裁對待。像尼泊爾這樣的小國,近年大地震後非常受中國援助支配,更是連藏人普通的遊行示威,也會縱容中國軍警跨境打壓。凡此種種,主事者都是希望在海外藏人當中製造絕望意識:跟隨「尊者」是否真正有出路?這種「放負」精神,在網絡時代特別容易滋生,我們香港人自然也毫不陌生。

生存從來不易:就是沒有中國因素,流亡藏人要成功也挑戰重重

不過海外藏人的問題,在中國因素(即書名所謂「來自北京的祝福」)以外,自然也有自己的責任。西藏流亡議會雖然採用民主原則,但基本上無權無勢,徒具形式,淪為一群政客無休止的私怨內鬥劇場,天天「捉鬼」,連帶令藏人對民主的信念也不斷減弱。雖然不少遊客都青睞西藏文化,追求精神導師,但到了「小西藏」,卻經常帶來廉價酒精和毒品,不少新一代藏人失去人生目標,因利成便,沉迷毒海,這也是一大社會危機。

加上印度的海外藏人並不容易得到真正的「難民」身份,也不容易成為印度公民,身份問題也構成不少人為障礙。例如藏人要置業、創業等,很多時候都要靠印度土生土長的「白手套」,才能符合當地「依法」的法律程序,久而久之,也不見得能進行自己人生活事業的長遠規劃。印度政府也畢竟並非全心全意撐西藏,只是利用他們來和中國討價還價,這樣的「host country」,和寄居其中的藏人社群之間,自然不可能沒有矛盾。而每有這類矛盾出現,又是矛盾論大派用場的時候,中國特工、agent、媒體又會刻意放大、分化,週而復始,太陽之下無新事。

結果時至今日,除了十四世達賴喇嘛本人年紀越來越大,整個達蘭薩拉的藏人社區也逐漸老化,新一代有能力者,特別是受過西化教育這一群,都情願到西方碰碰運氣。所以美國的藏人社區就越來越多,此消彼長,整個西藏海外流亡社群,也就越來越「去政府化」,達蘭薩拉開始剩下一個空架子,反而很靠網絡串連各地的海外藏人,苦苦支撐局面;相信十四世達賴喇嘛圓寂後,更是這樣。

但那也是藏人身分認同一大危機,幾乎肯定到時中國政府會越俎代庖,自己選一個境內藏人當「十五世達賴轉世靈童」,這也是北京多次批評達賴「不得放棄轉世」的部署;藏人有何破解之道,目前看來是沒有。至於到了美國的藏人,為了維繫自身文化,正集資建設藏人中心,其功能集崇拜、聚會、結社於一身,理應是一個「大台」,但究竟他們的獨特文化能維繫多久,在全球化時代一切講求融合的今天,加上中國可以打壓,依然無人能說準。

凡此種種問題和困局,再前瞻未來海外港人的組織、網絡,何嘗不是?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有則改之,無則加勉。海外藏人的經驗,無論有多可比或不可比,都始終值得我們仔細參詳,微風始於萍末,才能防微杜漸。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