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硬改選舉條例|保政協人大全數入閘 谷林鄭高票當選

  • 發布日期:2021-04-22 07:00

 

三場事關香港未來的重要選舉將於今年9月開始陸續舉行,前年於區議會選舉失手,大陸今次不容有失,主動出手「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愛國」成為先要條件,修改選舉條例確保當選者根正苗紅。

立法會日前火速首、二讀(中止待續)《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出場介紹草案,首先大讚中央改制:「可謂合憲合法、有理有據、出師有名、擲地有聲。」的確,草案出案着實令人嘩然,新選舉委員會成為日後立法會及行政長官選舉的關鍵,影響無遠弗屆。

新選委會中,阿爺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及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大開「金手指」,無論在席位數量還是地位,乃至權力都高人一等。新增的第五界別,人大、政協坐擁190席,成為選委會中最大勢力。相較上屆分別佔36席及51席的人大與政協,新改動除了在席位數量體現,在當選機會及路線上亦大開便利之門,幾乎全數港區人大及政協均可順利入會選特首。《壹週刊》整理新制度修改內容,揭露中央部署步步收窄小圈子,無限抬高人大、政協權力,務求要100%統一口徑。

選舉愈來愈近,不少人已磨拳擦掌試水溫想出選,然而有傳中央仍屬意林鄭月娥連任,儘管她多次拒答會否競逐連任,阿爺亦已做好準備,一聲令下確保她在1,500票中高票當選,力谷認受性。

人大政協成選委會最大勢力 多跑道保送全入閘

人大政協成選委會最大勢力 多跑道保送全入閘

以上屆選委會為例,共有超過120名的政協競逐51席,僧多粥少的情況下,政協們按傳統以「協商」方法選出選委,當中政協常委及專委會副主任獲優先參選權,而其他收到指示的委員便會集體報名參選選委會,最後全數自動當選。不過現時再無需論資排輩,基本上合資格的政協便可入閘,據本刊統計,現時港區人大及政協共約有238人,剔除不合資格的人大、政協,相信最終只有30多名人大、政協,將不能在此界別出任選委。

不過新修訂下,這30多位的人大、政協仍可以循其他跑道入選委會。新增的組別「有關全國性團體香港成員的代表」與港區人大、政協同屬第五界別,按《行政長官選舉條例》的附表顯示,110席選委將由5個中央組織的港區代表或委員中選出,組織分別為「中華全國婦女聯合會(中國婦聯)」、「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中華全國歸國華僑聯合會(中國僑聯)」、「中華全國青年聯合會(中國青聯)」及「中華海外聯誼會」。事實上,有不少港區政協亦是循這些界別擠身現屆全國政協委員,意味着部分政協可改變跑道讓位予其他人。

翻查資料,在現屆全國政協委員名單中,新界社團聯會副會長葉順興,以及兆進投資有限公司總裁蔡黃玲玲就以中國婦聯界別出任政協,其中蔡黃玲玲就身兼中國僑聯委員,同時亦是香港福建社團聯會的永遠榮譽主席之一,相等於她可循政協、全國性團體港人代表及新組別「同鄉社團」這三條跑道出任選委,而擁有三條、甚至更多賽道的人大、政協絕非少數。以中國僑聯界別出任政協的莊士集團榮譽主席莊紹綏,同樣亦是福建社團聯會的永遠榮譽主席之一,按理亦有三條跑道。
政協身兼多職 霍啟剛可提名至少12個選委

政協身兼多職 霍啟剛可提名至少12個選委

至於上屆透過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分組出任選委的霍英東集團副總裁、中國香港體育協會暨奧林匹克委員會(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霍啟剛及高鋒集團主席吳傑莊,就一同以中國青聯界別晉身現屆全國政協。基本上兩人均有兩條跑道入閘,但霍啟剛更有第三條跑道:循新的提名機制繼續於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分組出選。儘管選委人數及界別分組增加,但在中央有意為參選資格劃下多道限制下,出現人人資格重疊的情況,選舉注定流於一小撮人中互相競爭。

所謂的提名及當然委員機制,是今次「完善」的重點之一。中央提出三種選委產生的方法,分別是選舉、提名以及當然選委,而提名制顧名思義,則由政府指定團體,團體再按獲分配的名額提名人選直接出任選委。以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為例,其將以提名與選舉各產生15名,合共30名選委,按文件顯示,政府指明三個團體:港協暨奧委會、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香港會員總會(中國文聯香港會員總會)及香港出版總會將獲權分別提名3人或9人。

到底這些團體是以甚麼準則及條件獲得提名權,實在不得而知,不過本刊發現,能夠提名9人的中國文聯香港會員總會,其實只在去年11月在「中國文聯及國家相關部門支持」成立,成立典禮請來中聯辦副主席盧新寧及林鄭月娥加持。再翻查資料,中國文聯香港會員總會內共有14個團體會員,個個「國字頭」,包括中國作家協會香港會員分會、中國戲劇家協會香港會員分會及中國電影家協會香港會員分會等,分會委員名單神秘,會長由立法會議員馬逢國擔任,霍啟剛是常務副會長。

換言之,身為政協的霍啟剛,除了自己可在政協分組及全國性團體港人代表分組中任擇其一出任選委,同時亦可以在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提名至少12人直接出任選委,甚至自己空降該界別分組成為「當然委員」。
人大政協可直接空降 隨時奪取選舉產生的議席
人大政協可直接空降 隨時奪取選舉產生的議席
阿爺在新修訂中明顯偏心人大、政協。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常任秘書長鄧忍光早前在立法會討論時就表明,所有港區有資格的人大、政協都是選舉委員會的「當然委員」,如果他們想以人大、政協分組以外的界別分組出任選委,可以直接空降,成為該界別分組的「當然委員」。而同時為了保持該分組的原定議席數量,就會減去用選舉產生的選委數目,在此消彼長的關係下,人大、政協行先,想入局的傳統建制選委亦要讓路。

草案例明人大、政協可以在「有密切聯繫」的界別分組登記為委員,但實際如何證明及界定仍難以定論,不過有部分現任人大、政協,在上屆選委會中曾代表其他界別分組出選,例如大人代表、東泰集團主席李君豪便是上屆金融服務界選委,而在去年遞補成為人大代表的教聯會會長黃均瑜,亦可謂與教育界關係密切,未知會否可就此斷定資格。這一大後門為無法在人大、政協分組入閘的人大、政協增加機會,卻未理減少入閘機會的忠誠建制派,親信與嘍囉到底有別。
專業界別被針對 多重紅線防守
專業界別被針對 多重紅線防守
一系列的大動作,其實意在「修正」過去經常同阿爺唱反調的第二界別,即資訊科技界、醫學界及高等教育界等專業界別。阿爺除了為了加插自己人而增設當然或提名選委,強行佔去一半席位外,僅餘的982個選舉席位亦被劃下多重紅線,透過設立資格審查委員會、取消個人票及指定選民資格等逐步控制。

第二界別分組的改動之大可謂不相伯仲,但阿爺最大力整頓的是教育界。原高等教育界與教育界共擁有60席,但如今兩個分組被粗暴合併為同一分組,席位亦被減半至30席,變相兩個界別分組要內鬥爭取席位,原先選民基礎較少的高等教育界首當其衝,難敵基礎教育界,政府卻美名照顧高等教育界,設16席當然委員,其中11席為本港不同的大學校長。

「美其名話有大學嘅聲音可以反映,但呢啲嘢等於委任㗎嘛,咁實際上根本都係同政府、建制同聲同氣,佢哋係代表管理層,根本就唔能夠代表普羅大眾嘅教師聲音。」過去60席教界選委,全由教協派出的參選人獨攬,教協會長馮偉華笑言阿爺「輸打贏要」,今次改動明顯是對整個專業界別的封殺。

「我估從我哋嘅界別(教育界)都可以反映整個專業界別嘅處境,就係我哋比較有獨立思考,啫係唔聽話,咁我哋都唔會刻意配合政府或者建制嘅聲音,甚至佢哋都叫我哋做反對派,咁但係我哋又次次都贏曬,呢個都係佢最嬲、最忌嘅地方。一人一票嘅話,我哋絕對有把握會贏曬議席,但係而家佢用呢啲方法將我哋民意代表個角色完全刪去,呢一個肯定係好刻意嘅封殺舉動。」
建制內分三六九等 互批促參選人交代國籍
建制內分三六九等 互批促參選人交代國籍 第二界別的席位被離奇分割,每個分組皆分別以選舉方式配以當然或提名方法選出委員,法律界更有齊三種產生方法。翻查細節,基本上直接當選或有提名權的人士和團體都是來自公營機構、受政府資助團體及建制團體,教育界亦不例外,有投票權的全是政府資助學校,就算是全港最大的單一行業工會,現擁有超過9.6萬個活躍會員的教協亦無份投票。而資訊科技界更出動中國科學院及工程院等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提名,其實建制內亦分三六九等,「國字頭」的團體何需落場參選,早是虛位以待。

有意參選另外半數的選舉席位,需先通過資格審查委員會篩選,林鄭指資格審查委員會的成員全由特區政府主要官員擔任,警務處國家安全處會協助審查參選人是否符合資格。馮偉華認為審查機制就如篩選,而以現今政府對「唔聽話」教師的打壓程度,不清晰的準則隨時可令教師失去教席,迫使有意參選的教師自動放棄:「審查委員會好多嘢係黑箱作業,根本唔知佢點審查,甚至佢憑乜嘢去DQ(取消參選資格)呢?佢都話咗唔需要話畀公眾同候選人知,到真係話牽涉國安問題,佢DQ咗參選人亦都無上訴機會。有啲老師都話如果去參選,佢到時DQ咗我,咁啫係話我唔愛國㗎喇喎,我返去教書會唔會都有問題呀?呢種白色恐怖都係令到啲老師對參選卻步。」

不過建制派亦因此「狗咬狗骨」互相批鬥。工聯會麥美娟就表明應要求全部選委會參選人聲明自己是否持有其他國籍,更指要公開披露;謝偉俊更拉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做人板,「對唔住都要講聲,包括連我哋大會主席(梁君彥)去到某個位,我哋都唔知佢原來有英國護照。」
取消個人票 選民基數銳減
取消個人票 選民基數銳減 另一被重點整頓的是資訊科技界,經「完善」後將會被科技創新界取代,以提名及選舉方式產生共30名選委。科技創新界從名義上包涵更多不同範疇的創科技術或專業,但反之選民基礎大減,上屆資訊科技界選委黃浩華表示:「之前講緊嘅係13,000人選30人,再加一個立法會議員,但而家講緊嘅係直頭無個人票同公司票,團體票其實已經得返最多70幾票,咁到底70幾票選10幾個人,個意義係邊呢?其實對業界打擊都好大。」

在修改參選資格後,阿爺進一步剝奪港人投票資格,由以往的個人、團體混合票制,改為只保留幾個由團體內部互選的分組如鄉議局等可以有個人票,其餘分組全部取消個人票;而團體票亦針對過去成立工會的熱潮,改為由政府直接點名,指定團體才獲得團體票投票權,選民基數銳減。選委會第二界別向來由個人票主導,2016年選委會選舉的選民人數接近20.4萬,在新修訂下,選民數目銳減至約3800多票,而未來科技創新界的15席選舉選委,將由約13,000多票變為由70多票的團體票選出。

由國家級機構提名選委,業界擔心日後的科技創新界將不能集中解決實際的專業問題,甚至「離地」。黃浩華批評林鄭將資訊科技界定性為行業而非專業,「其實資訊科技界同埋科研、創新科技有距離,好多人都未必聽過科學院或者工程院係啲咩人,一定要由一啲學院院士去提名嘅時候,就會覺得究竟認受性係邊。」而目前針對科技創新界,要選出有資格參選的人選亦成為難題。

「而家要將一個資訊科技界嘅議員變做創新科技界(科技創新界)嘅議員,大家明白嘅係資訊科技界本身係創新科技嘅其中一部分,物流、區塊鏈、甚至係生物科技、化工,其實都代表緊創新科技嘅其中一部分,咁到底你要搵一個咩人,先可以概括到唔同嘅範圍?」他直言改動令人悲觀:「外界講緊嘅係我哋最多可以拎15、16席,但呢15、16席到底喺立法會入面發揮到咩作用呢?」

回看上屆行政長官選舉,第二界別的10個分組中僅得中醫界支持林鄭,其餘皆投予曾俊華或胡國興,今次修訂中自然成為眼中釘。無論是針對界別分組內的選委產生方法、參選資格、資格審查或是對人大、政協賦予更大權力隨便掌控任一專業界別,這些界別均明白到來自中央的針對。對於再無空間發揮丁點作用的選委會,過往被泛民攻佔的界別如醫學界、教育界及資訊科技界的前選委或相關團體亦直言,現時陣營內對參選來屆選委會選舉的反應冷淡,部分更表明未必再參選,預告選賽終淪為建制內的鬥爭。
40選委將入立法會 或存在利益衝突
40選委將入立法會 或存在利益衝突 值得留意的是,新選委會將擴大職能,影響日後的立法會選舉。1,500選委將會以互選方式選出40人出任立法會議員,成為立法會中最大勢力。而日後所有立法會選舉候選人,亦必須得到選委的提名才可以參選,意味着泛民及本土派參選機會將會大幅減少,選委會將凌駕立法會。

但根據今次選舉制度安排,現時身兼人大政協的立法會議員必須是先出任立法會界別的「當然選委」,任期內不能轉至其他界別任選委,即是如果該議員在12月不再參選立法會選舉,便會同時失去選委身份,亦不能以人大政協身份重新加入選委會,不少身兼人大政協的議員就直言做法不公平。但想退下立法會火線,䟴䟴腳坐穩選委會這個權力中心,阿爺又豈容「廢物」呢?

目前政協之一的霍啟剛早前宣布參選來屆立法會,當中潛在的利益衝突值得斟酌,尤其他可透過不同團體提名多人入閘,這部分成功當選的選委或可在選委會互選時為他投票,似乎令選舉議席淪為「左手交右手」的戲碼。然而新選委會在中央安排下人人立場一致,屆時比拼自然在於愛國忠誠之水平,甚至身份高低之別,若怕顧此失彼,一番苦戰在所難免。

中央多步修改選委會的產生方法,以至牽連到的立法會與行政長官選舉,無不彰顯對消滅反對派聲音的決心,有指是因為近兩屆當選的行政長官得票亦只是在合格線上低空飛過,還不如學人大會議齊齊淪為「撳掣工具」,只要「球證、旁證、足協、足總、足委,全部都係我嘅人,點同我打呀?」
撰文:調查組

攝影:攝影組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