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法會選舉修例|民主黨絕地求生 少壯派羅健熙︰重新摸索反對派的新角色

  • 發布日期:2021-04-22 00:01

 

人大在三月底表決通過修改基本法附件一和附件二,而《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亦於本月13日通過,並敲定在12月19日舉行立法會選舉。泛民第一大黨、港英時代已成立的民主黨,其政黨調性一直溫和無害,但中央似乎未有因此網開一面,甚至黨內的觀塘區議員洪駿軒更是第一位被DQ的區議員。選舉制度的中國化,民主黨又該何去何從呢?

被閹割的立法會選舉

被閹割的立法會選舉

立法會組成原為70席——地區直選35席、超級區議會5席及功能組別30席,修例後地區直選減至20席、超級區議會全數議席被廢除及新增40席選委會議席。
立法會的原來組成。
立法會的原來組成。
新立法會選舉制度下的立法會組成。
新立法會選舉制度下的立法會組成。

地區直選由比例代表制改為雙議席單票制,由得票最多的兩名候選人當選。而選區則由原來5個選區,即九龍西、九龍東、香港島、新界西及新界東,再細分割成10個選區,包括九龍西、九龍中、九龍東、香港島東、香港島西、新界西南、新界西北、新界北、新界東北及新界東南。
地區直選由5區改為10區。
地區直選由5區改為10區。
功能組別議席維持30席,但當中由區議員互選的區(一)議席及資訊科技界議席被廢除,醫學界及衛生服務界合併,空出的3個議席由商界(第三)、科技創新界及人大政協界替補。

選委會人數由原來的1200人增至1500人,當中有大量由政府委任、當然及團體提名的議席,如滅罪委員會及防火委員會等。40席選委會議席的議由會內全票制選出。

空出的3個議席由商界(第三)、科技創新界及人大政協界替補。
空出的3個議席由商界(第三)、科技創新界及人大政協界替補。
組織安全存風險
組織安全存風險
劉慧卿的議員生涯貫穿港英時期的立法局至回歸後的立法會,曾7次參選議員。對於新立法會選舉制度,劉慧卿直言改例對北京的安全系數非常高,但質疑是否能解決深層次矛盾和有良好施政:「採用的人從來不曾擔任過議員,他們有甚麼經驗去立法會工作呢?」

對於取得提名,劉慧卿有感過程屈辱:「到處拜票,又人大代表又政協委員,真的比較為難。」而且資審會將更嚴格地審核資格,各種概念亦未有清晰定義。以「愛國者」為例,劉慧卿曾在一個英文節目中詢問前政協常委梁漢銓自己是否愛國者,只得到摸稜兩可的答案:「你有時是,有時不是。」對於政治局勢現況,她坦言越來越危險:「人身和組織安全也存在問題,這麼惶恐的情況,如何去做呢?」
民主黨回應時勢作調整
民主黨回應時勢作調整 民主黨在1994年成立,由當時兩大泛民政黨港同盟及匯點合併,成為泛民第一大政黨。立黨多年,近年在民間出現不同的爭議聲音,像政策不夠本土和年輕,民心所向也反映在2012年的立法會選舉當中,亦讓民主黨正視問題。

「我自己好像也還年輕,覺得好像可以多承擔一點,便去選副主席。」羅健熙2006年在香港大學社工學士畢業後加入民主黨,2012年以28歲之齡成為黨內歷年最年輕的副主席,於2020年底當選主席。「當黨需要一個主席時,我覺得自己不能躲掉。」他直言一切也是時勢使然:「當政治形勢這麼惡劣的時候,更加需要有人走出來背上責任。」這時候當上主席如履薄冰,壓力山大也是無可避免,每一句發言也被市民、媒體以至政府放在顯微鏡下,羅健熙笑中帶着無奈道:「基本上我已拋棄個人立場,作為黨主席很難有個人立場。」絕不公開表達個人立場只因顧全黨友:「自己對他們的責任更大,他們是否信服和接受我是比較重要。」

2016年民主黨再戰立法會,共取得7個席位,參選議員的平均年齡降低7歲。羅健熙在民主黨15載,表示看到過去7年亦有感黨內一直在調整:「當香港與中國的矛盾加劇,整個黨也意識到問題的存在,並嘗試作出調整,如倡一簽多行改為一簽八行。」
參選?不參選?
參選?不參選? 對於坊間對民主黨是否參選的疑問,羅健熙是知道的,但他仍想給予最大的空間讓黨友繼續討論取態。他嘗試分析兩者——先論參選,回想世界各地的歷史,不論台灣黨外時期或新加坡工黨前身,反對派在大部份時候只要看見選舉便參選,他解釋:「參選是作為一種聲音、動員和存在,希望繼續維持壓力和能量,對外能有一個關鍵點來表達自己的立場和想法。」;然而,不選的原因是選舉制度的轉變令進入議會失去意義,其次是過往選委會中民主派的票倉專業界別已被分割,能否取得提名也是問題。

對於羅健熙而言,他需要帶領民主黨在未來數月裏找到民主黨將來的角色定位、想在民主運動中怎樣走下去的答案,現階段黨內各人仍處於矛盾狀態。
民意、議席與地區政策工作
民意、議席與地區政策工作 民主黨的黨崗為支持一國兩制、爭取真普選,唯人大表決修改選舉制度,就如帶着整個香港走回頭路。羅健熙看着泛民爭取多年的事情,卻一夕之間打回原形亦感唏噓,但仍鼓勵自己阿Q一點:「時勢順利時,所有人去做的分別也不大;時勢差,正是從政人能發揮的時候。」只是,對政黨來說需要重新摸索一套作為反對派的新角色。

「是否只在議會工作,地區工作只是少少的做呢?還是改變一些模式令反對力量更持續、有效率和能量呢?」羅健熙對於未來的路線提出不同的可能性。在去年民主黨議員全部總辭後,黨內陷入無立法會議員狀態,區議員的地區工作仍有自己的資源,而政策上的工作仍能運作,故目前先以民意為最大考量:「如果進入議會,香港人從此不再支持你,資源問題已是次要。」
震盪的區議會:民生與政治
震盪的區議會:民生與政治 民主黨深水埗區議員袁海文上任5年,除了為當區市民服務,亦一直處理不同醫療醫美、消費者權益及經濟議題,目前已解決金額逾2000萬、近2000宗的美容個案及幾千宗消費權益個案,更有苦主在事後送上特製牌匾以表謝意。馬不停蹄的工作令袁海文的實幹形象深刻,卻讓部份市民有感不太政治,他強調所有權益背後皆是人權:「不能分割民生和民主,這是沒可能的。」

對於立法會選舉制度改變,袁海文直言區議會也不安全,而且處處見打壓。他舉例,這個任期與上一個任期相比,申領費用的時間增加數倍:「起碼有數萬元的印刷費用,至今拖了一年還未成功申領。」而且民生項目也被叼難,他去年10月想做一個有關深水埗區的私家醫生收費和病人權益的調查,時隔6個月仍然有出標,也沒有公開邀請。「議政時,民政處常常帶隊離場,指我們不符合職能。」袁海文指在會內討論疫苗注射也被阻止,更誇張的是當局公然刪改會議紀錄和錄音。
黨友齊心未雨綢繆
黨友齊心未雨綢繆 即時民主黨內尚未出現嚴重財政危機,身為籌款委員會主席的袁海文已預視很多不同的可能性,為了能渡過比較惡劣的情況,只能未雨綢繆。袁海文又言:「黨員也很堅毅,知道政黨有財政壓力,大家也願意背負更多的包銷額。」記者隨機到民主黨街站拍攝取材,兩次也遇上警員到場了解,袁海文氣定神閒表示習慣:「曾試過1個白衫帶着6-7個藍衫。」

袁海文表示,元老楊森的818案陳情書最能實現黨的核心價值。他眼神疲倦卻堅定道:「困難時堅持信念是非常重要,對的事情一定要堅持。」續言:「能做多少便做多少,直至我們無法再做。」

採訪:梁恩祈

攝影:石鎬鳴

剪接:鄧詠瑤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