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愛美麗狂想曲》蝦頭走出哀愁 相信人生無限可能 跟分手20年舊愛火火:做唔成情侶都可以愛錫佢

  • 發布日期:2021-04-21 00:01

 

一年前後的蝦頭

一年前後的蝦頭

已經超過一年時間了。

2020年2月,訪問蝦頭楊詩敏,提到父母早年離異帶給她的後遺,當時憤怒的蝦頭強調每次拍拖,都會離家跟男友同居,刻意逃避已改變的現實生活,她說那段日子只想着如何討好身邊每個人,令他們更愛自己,她說做錯了,說着說着,哽咽….哭起來。

不過,她深信,只要有天懂得如何愛自己,好好活出自己,身邊出現的人一樣懂得愛她。

之後,蝦頭停止工作離開香港,一個人到法國上演技班。

 一年前,跟蝦頭做訪問,提到父母離異以及跟前度邵子風,她都忍不住流淚,未能走出傷痛。
一年前,跟蝦頭做訪問,提到父母離異以及跟前度邵子風,她都忍不住流淚,未能走出傷痛。
 扮嘢是蝦頭強項,她說有段時間,以為自己就是戲中人。
扮嘢是蝦頭強項,她說有段時間,以為自己就是戲中人。
 在《愛美麗狂想曲》中的KiKi姐樂於做全場焦點,現實生活中她比較laid back,不想惹人注意。
在《愛美麗狂想曲》中的KiKi姐樂於做全場焦點,現實生活中她比較laid back,不想惹人注意。
 蝦頭喜歡做一些大家猜不到的事情,如她在節目中性感著泳衣,很多人都意想不到。
蝦頭喜歡做一些大家猜不到的事情,如她在節目中性感著泳衣,很多人都意想不到。

事隔一年,蝦頭變得自信快樂。



她說法國遊學令她眼界開了,課堂上遇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同學,他們的想法告訴蝦頭,人生充滿無限可能。



「我覺得係人生中好重要的環節,令我意識到一件事,就係世界真係好大。同埋有時候眼前見到既嘢,會以為好重要,或者就係自己既全部,而其實有好多事情真係未見過。」她說就如表演,來自世界各地的同學有不同文化差異,他們如何自我表達,讓她看到無界限的可能性和多元化,在交流中相互欣賞,打開一個創意空間。



蝦頭說一個疫情幾乎摧毁所有事情,不過卻讓她有更多思考空間,就如劇院不開,大家是否以後不再表演?作為一個演員,蝦頭離開過去八年的安全環境tvb,主動創造未來,雖然充滿未知,但她深信只要有目標,就能找出屬於自己的路。



尋尋覓覓,一直演戲為主的蝦頭近日開始開live唱歌,她形容是做歌女:「自己一直都鍾意唱歌,我想將音樂元素加入作品中,而作品係關於演戲、講故同埋音樂,因為音樂歌曲更適合香港人接受訊息,我覺得比戲劇更容易,將兩件事二合為一成一件新事。」



訂立新目標,朝着方向走的蝦頭明顯比以前快樂。她承認:「我而家覺得好好多,好似康復咗,唔知道你今次見到我既感覺,我覺得本身能量真係唔同咗,少之前會有好多哀愁、不甘心、憤怒,或者唔知自己想點,但而家會比較清晰。」



就算一般人認為在劇集《愛美麗狂想曲》再飾演女角身邊好姊妹,蝦頭也可以從另一角度看事物,她自覺依然新鮮,從未覺「膩」。



「其實係好籌,通常最有發揮或者觀眾會下最深刻印象角色都係呢個位,點會覺得悶?最鍾意就係做一啲大家唔會做既事,或者無見過既嘢,唔試又點知係咪可行呢?大家要學習既就係into the unknown。」她說。
 相隔一年,蝦頭再接受訪問,找到目標的她,經常展露笑容,充滿自信。
 在黃昏日落時拍照,在光影下的蝦頭心情很好。
+4  在法國遊學,蝦頭鮮有po相,其中一張是日落時的巴黎鐵塔。
 相隔一年,蝦頭再接受訪問,找到目標的她,經常展露笑容,充滿自信。
 在黃昏日落時拍照,在光影下的蝦頭心情很好。
 在法國遊學,蝦頭鮮有po相,其中一張是日落時的巴黎鐵塔。
 她跟火火在二十多歲時曾相戀,其後因男方花心分手,她以為永遠不會再見,怎知現在成為好朋友,是那種親人的感覺。
 對於父母離異,蝦頭自言對曾經視為偶像的爸爸,一度充滿怒意,其後她自知不對,「好嬲自己嬲佢哋」。
 跟邵子風分手後的一年,為要令患抑鬱症的男友病情不惡化,她在人前繼續扮演女友角色,直至男方宣布分手,她才說出真相。
快樂令人改變。改變令人快樂

快樂令人改變。改變令人快樂

17年跟前經理人男友邵子風分手,因為男方患有抑鬱,為令雙方都好過,分開一年後才敢公開分手消息,蝦頭自感上了寶貴一課,因不懂去愛,一度對愛情失去自信。



一年後的今天,蝦頭承認自己變了也康復了,因為找到要走的路,所有機會就像配合她的決定而出現。這一段時間,有人追求,遇到心意的人,她會繼續主動,但沒有想過結婚,但可以以結婚的形式,靜靜享受愛情。



她還說了跟舊愛火火(導演兼演員李家榮),二十多歲時分手後的故事。



「當年火火好花心,大家喺分手時情緒都好激烈,大吵大鬧,充滿戲劇性。我曾經好憎佢,會覺得佢點解咁花心,好嬲,嗰一刻更加諗過,呢一世唔同佢做朋友。」



但此後過了一段日子,蝦頭有天心血來潮,打電話給火火:「我唔知睇緊咩嘢,突然間諗起佢,然後打電話問佢近況,佢話最近都有諗起我,都想關心我近況,即使佢係講客套說話,又或者只係講番一啲安慰說話。但緣份就係咁有趣,大家都喺相若時間覺得對方重要,係值得交心朋友。嗰一次通話之後,我哋約出嚟食飯,做番朋友。其實我哋兩個好夾,好多時候諗法都一致,到而家巳經二十幾年朋友,又試過一齊去旅行,幫佢追老婆,好似一家人咁。」



她說那一刻才發現火火在生命中佔有重要位置,她依然「愛錫」他,她說做不成情侶,也可以做朋友,只要找到適當的相處方式。



所以她不知那一天,會突然想起一直沒有聯絡過的前度邵子風,她或會打電話給他訴說近況。



她說人生好玩在充滿「into the unknown」。
 在無綫劇集,蝦頭扮演的角色大都是等愛的喉擒女人,她自言每次演出都有挑戰性。
在無綫劇集,蝦頭扮演的角色大都是等愛的喉擒女人,她自言每次演出都有挑戰性。
 今次訪問蝦頭,她變得自信:我康復了,以前有太多哀愁不甘心。
今次訪問蝦頭,她變得自信:我康復了,以前有太多哀愁不甘心。
 在《愛美麗狂想曲》,遇着心儀男士,她採取主動,在現實生活中,她同樣會這樣做。
在《愛美麗狂想曲》,遇着心儀男士,她採取主動,在現實生活中,她同樣會這樣做。
 蝦頭說她「有肉地」,如果外表跟女角一樣靚,那就無需找她演女一身邊的好朋友了。
蝦頭說她「有肉地」,如果外表跟女角一樣靚,那就無需找她演女一身邊的好朋友了。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