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劏房租管報告出籠|3000蚊出租廁所 劏房大業主懶理政府:都冇人理呢樣嘢

  • 發布日期:2021-04-20 07:00

 

香港的土地供應不足、房屋短缺一向是恆常議題,政府亦曾將2019年的社會運動歸因於房屋問題之上。其中,劏房一直是私人市場上廉價的首選,但多年來不論是居住環境、衞生環境以至防火設備均非常不足,劏房居民的權益不受保障之餘,劏房近年更越劏越「騎呢」。

運房局去年4月成立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小組,冀為劏房進行調查及實施租務管制,並在3月下旬就租務管制提交了最終報告。報告建議設立有強制性條款的「標準租約」及「2+2」租約年期,即租客在固定租期2年後,可優先再續租2年。其中,劏房租金的加幅不多於15%,或高過差估署公布的私樓租金指數。

不過,本刊記者走訪了分別位於大埔及旺角的幾個平價劏房單位,業主們一副不太擔心政府監管的模樣,而且非法僭建問題多多,要他們如實申報做劏房太難,政策實在離地!

劏房建在座廁旁 月租3000有價講

劏房建在座廁旁 月租3000有價講

較早前,網上有一個大埔劏房出租的帖文被網民熱烈討論。按照片所見,房間的格局一眼便看完,座廁旁邊便是緊貼的單人床,另一邊只有一個鋅盤,整個房間一個人不到3步便走完,有網民留言指「該格局似是把原單位廁所的浴缸拆掉再擺床」,十足「廁所房」。

記者假裝約睇樓到這個單位視察,單位棲身於大埔區仁興街廣耀樓這個唐樓之中,報稱黃姓業主將其一劏四,記者所看的是四間中最細呎數的。雖然業主的兒媳聲稱該房有80、90呎,但據記者目測,套房不足50呎。被改造的劏房雖然有獨立廁所及一個普通窗,但緊貼著用鐵架興建的單人床,房內只有鋅盤而沒有煮食用具,亦不設無線上網服務。記者實測使用座廁,一個正常男士坐下亦勉強剛剛好,但只要稍稍張開雙腳便會「頂膝頭」,另外在洗澡用的透明屏隔亦無法完全閉合。

這個「廁所房」的業主原月租叫價3000元,記者嘗試還價,其兒媳表示:「我奶奶話2500蚊都冇問題,不過要簽2年,因為平啊嘛,呢度又方便。」月租低至2500元但要固定租期2年,記者其後再次追問,該業主才改口稱可以先簽約1年。

該業主更豪言自己是大業主,「我有80個套房,80個劏房,都係大埔。我大業主,宜家就直銷,唔係經地產,我哋係直銷,大中細,6000蚊、7000蚊,都有房,1萬蚊房我都有。」

除了大埔「廁所房」,記者亦走訪了另一間位於旺角鬧市中的劏房。劏房位於旺角長樂大廈1樓,樓下便是街市,單位同樣是一劏四,走過門內一條殘舊不堪的走廊,要看的是尾房。問到劏房的呎數,該業主只道:「你睇咁大就咁大,我唔知嫁。」由於劏房樓下是街市,記者嘗試把所有門窗關緊,亦仍然阻擋不到街市檔主的叫賣聲。問到街市有否引來蛇蟲鼠蟻,業主指:「冇,你睇封住哂呢度,啲天花封住哂。」業主以假天花將房間密封,雖然單位有兩道窗,但其中一道無法正常打開。

劏房看似正常,但從大廈外牆來,便會發現走廊最後的兩間房,均是僭建所得。旺角這一帶的舊樓一般一樓都有一道半牆平台,原意是當作露台之用,但就眼前所見,附近舊樓的一樓業主均以鐵皮僭建出不少空間,而記者所看的劏房便是其中之一。記者曾前往該業主在旺角的其他物業視察,雖然未能證實是否同屬劏房單位,但在視察的途中,亦發現有鄰近單位改建成劏房。
劏房業主「闊佬懶理」政府

劏房業主「闊佬懶理」政府

政府的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小組在3月下旬提交了最終研究報告,指出估計15年樓齡或以上的私人樓宇,有2.99萬個單位改建為劏房,涉共10萬間劏房,月租中位數為4800元。報告建議設立有強制性條款的「標準租約」及「2+2」租約年期,即租客在固定租期2年後,可優先再續租2年。其中,劏房租金的加幅不多於15%,或高過差估署公布的私樓租金指數。另外,租客須向業主支付租金及按金;若劏房不設獨立電錶或水錶,業主須向租客提供賬單,業主在簽訂租約後,於28日內將書面租約交予租客。

政府去年在4月16日成立劏房租務管制研究小組共13人,任職期至今年8月,成員來自社會各界,主席為恒生銀行前高層的梁永祥博士,成員包括陳國璋、招國偉、許智文教授及余慶雲等。其中同為香港業主會會長的余慶雲狠批報告中「2+2」續租權方案,指如果將兩個不合的人擺在一起4年,「一定會有血案發生。」余原為劏房業主,更直指香港市場已不適合投資,決定會放售自己經營的劏房單位。

事實上,這些僭建、不合規例的「蚊型」劏房在本港多不勝數,它們本身的存在已是違法,倘若如政府所言,劏房業主要訂立租約並上報劏房資料,這些見不得光的僭建劏房,根本不可能上報,因為一旦上報,嚴重或會被地政總署「釘契」。

而劏房的業主們對政府的租務管制似乎未驚過。所謂「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記者與上述劏房業主提及政府擬立下租務管制,大埔黃姓業主直斥:「都冇人理呢樣嘢,完全只係租個房,你等個時都唔知幾時,佢講下就講2年,咁你係咪唔使租?」至於另一位旺角劏房業主亦一於少理,「唔知佢啊,唔知佢啲咩例,總之你係咁多就咁多,佢管果啲冇影電錶,收人錢又盛,亂嚟嫁嘛果啲。」

雖然市面上的違法劏房多不勝數,但仍有少數合法劏房。據現行的政策,劏房改進前需先入則,圖則亦要符合消防、排水及整體結構等準則,屋宇署會在改建後發出「完工證明書」,然而因為過程麻煩,成本又高,且劏房單位的設計,大多並不符合其標準,所以合法劏房一直少之又少。一旦租務管制措施通過,這類合法劏房或有機會在通過前向租客施壓加租,而政府亦無法有效規管。
劏房戶的悲衷
劏房戶的悲衷
現年55歲任職裝修的昌叔和女兒在長沙灣這個不足90呎的劏房,租住了7年有多,現時租金4500元。原本昌叔是住在旁邊另一間劏房,後來因為上手租客走了,便主動轉租這個單位,但亦因此而受業主剥削,「佢同我簽過另一張租單嘅時候,原本果個按金又唔俾我,連個水電費(按金)1000蚊又唔俾我,但佢又話呢度乜都唔洗,唔使按金,調返轉頭原本嘅按金佢就一分都唔俾我。」

除了被剥削,雙方更因為溝通不足而有濫收水電之嫌。「我個業主唔係香港住,前年嘅10月到宜家都未見過佢,足足1年半未見過佢。」因為昌叔的業主在內地居住,疫情令他無法返港,一切都要由經紀代為溝通,「佢冇啦啦將成個單位嘅電費俾咗我,舊年10月份個張,水電又交埋俾我,交咗我3000幾蚊。」昌叔概嘆租客的議價能力低,以他的例子來說,一來因為附近有電梯的劏房只得很少,二來他已等派公屋排隊超過7年,認為自己「就上樓」,令他無奈硬食無理水電費。

對於劏房的存在,昌叔激動地指:「係住宅單位入面,唔應該冇消防條例,冇任何嘅牌照,將佢分租,呢個就已經係違法。係政府遲遲唔表態,冇咗人去批評政府,呢個劏房裏面嘅嘢,其實係政府做出嚟。」昌叔認為違法劏房最大的責任在於政府,而就政府冀推行的租務管制,他有讚有彈。「2+2其實無可厚非,但裡面加幅上限15%,我聽到個個都話高。首先呢幾年係香港個個人工都係下調,甚至乎搵唔到工,點解要去到15%呢?你點解淨係升?點解唔能夠跌?」
租務管制漏洞甚多
租務管制漏洞甚多
多年來關注社區劏房問題的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成員吳堃廉分析指,劏房街坊對這次小組的建議普遍反應正面,惟方案的細節未能回應到街坊面對的實際需要。「普遍嘅街坊都覺得15%嘅升幅限制,其實有等於冇。因為15%其實講緊如果劏房係5000蚊租,佢係比緊750蚊嘅升幅,呢個係非常之高嘅一個升幅。」亦有租客顧慮本來業主沒有打算加租15%,但一旦通過條例,或會引起反效果,令業主們加到盡。而大家最關心的,一定是起始租金,「咁普遍業主可能就會趁佢哋續約,簽約果一刻,就會大幅調升起始租金。因為業主覺得可能你嚟緊限制我租金升幅,咁我梗係用起始租金去大幅調升。可能某程度上係佢哋角度,其實係打個和補償番佢哋可以加租。」

另外,在標準租約方面,吳認為落實執行有一定困難。「其實我哋講緊濫收水電嘅問題講咗好多年,咁政府係知道,亦都承認,所以電力公司同稅務局就幫劏房裝水電錶。但奈何因為要有業主首肯,其實成功率係非常非常之低。所以其實即使有政策,都可能係最尾因為執行唔到,而令到個政策荒廢咗。」他建議政府應設立一個獨立部門去處理租客與業主的糾紛及其他租務問題。此外,在「2+2」的方案上,吳補充因為大部份劏房街坊均在輪侯公屋,「上樓嗰陣唔係佢哋控制到嘅情況,佢哋可能需要斷租,呢個會唔會可以係一個酌情嘅安排?譬如租約可以列明,如果面臨租客要上樓,要有一個足夠嘅通知期。」在足夠通知期下,可以讓租客不用罰租,業主又能夠及早找到新租客。

撰文:財經組

攝錄:財經組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