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言論自由變成一種罪|麥景慶

  • 發布日期:2021-04-16 18:00
  • 當言論自由變成一種罪|麥景慶

 

香港人與生俱來,就是喜歡自由熱愛自由,但活在今天的時空下,喜愛自由成為了香港人原罪,言論自由有罪,選舉自由有罪,藝術創作有罪,營商有罪。

每天醒來,當局都在不斷立新法,不斷自圓其說解釋,每一次立法都是在剝奪大家原本享受的各種自由,幾十年來習慣的自由空間在縮窄,很多人感到窒息和懼怕。

但當強權在某一處施加壓逼,自由就總會以其他形式在其他地方噴薄而出。

海關上周以違反《消費品安全規例》為由,沒收「AbouThai 阿布泰國生活百貨」過百萬貨品。結果翌日開始大批市民到各分店購物,以行動「懲罰」阿布泰,購買潮到至今天未停,不少港人一排就是兩個小時無怨無悔,越累越覺得釋然,懲罰自已對荒謬現實的無所作為。

面對記者訪問,有排隊的市民含淚回答:「我甚麼也做不了,排隊來購物支持也可以吧!」

這句話是很多香港人共鳴,面對強權的無力感,但每個人天生對自由追求不會消失,香港人幾十年來對是非判斷核心價值也不會消失,言論可以封殺,選擇可以封殺,文化藝術電影電視媒體都可以封殺,但人心永遠無法被封殺,因為自由一出生就存活在我們基因。

電影《飛越瘋人院中》(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 1975),追求自由的McMurphy,由於被當局認為屢犯不改挑戰權威,結果被送往精神病院最後更被切除腦額葉,徹底「思想閹割」變成痴痴呆呆,但制度暴力並沒有滅絕人性對自由嚮往,結果其他沉默院友破窗而出去追尋自由。

這套電影今天看來份外悲涼,份外感觸。
活在今天這個無可理喻的時代,自由言論本身就是一種高風險行為,社會各界活躍的聲音正一一消失、噤聲,為生存而變調。

活在今天這個無可理喻的時代,自由言論本身就是一種高風險行為,社會各界活躍的聲音正一一消失、噤聲,為生存而變調。

沉默的大多數更沉默,但大家的眼睛在看,內心在激動,對僅餘的自由聲音更珍惜。

請大家支持訂閱《壹週刊》,在尚能夠自由發聲的有限時間或倒數聲中,我們一起抓緊那最後的自由,雖然最終會一絲絲在手縫中流走。

我們甚麼也做不了的時候,訂閱支持也可以吧!
麥景慶

《壹週刊》總編輯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

----------------------------

壹週刊 31年 和你壹路同行

回顧《壹週刊》31年走過的路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