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衡心指數︱避免成為欺凌者 反思保護兒童阻止悲劇|郭倩衡

  • 發布日期:2021-04-14 14:44
  • 衡心指數︱避免成為欺凌者 反思保護兒童阻止悲劇|郭倩衡

 

看到有孩子被嚴重虐待的新聞,實在是最令人感到痛心疾首的事。在資訊發達,福利和教育制度都頗為完善的社會中,怎麼還會發生孩子長期受虐、受傷,而無人知曉、阻止的情況呢?當有悲劇出現,我們呼籲有關當局能夠調整機制,讓社會中最弱小,無能力為自己發聲的一群,特別是小孩子,健康成長的權利得保護。另一方面,也讓我們作為市民,在不同的崗位中,都特別關注身邊的孩子和無力保護自己的人,也許我們的一點注意和警剔,都能協助減少悲劇的發生。

筆者作為輔導心理學家,也在此提出幾個要點提醒,除了關心社會的制度和情況,為了除去暴力和仇恨的種子,也讓我們每一個人都反省觀察,當我們比身邊的孩子、青年、或較弱小的族群擁有較高的「權力」時,如何避免自己成為一個「欺凌者」或甚是「施虐者」。以下是幾點重要的反思:

1)身心靈曾遭受虐待

在童年或青少年時期曾經遭受虐待的人,如果未有好好處理自身的創傷經歷,長大成人後,或會不自覺地成為一個施虐的人。這聽來或有點讓人難以置信,如果曾經親身受過被人虐待的恐怖,又怎會同樣向人做出傷害他人的行為呢?可是,當長期受到虐待、被極端的權威限制,或會出現「與虐待者認同」(Identification with the Aggressor)的情況;當自己管教孩子,或遇上教導弱小的對象時,在潛意識中也不自覺地用類似的方法去管教和控制他人。故此我們應及時的覺察,防止上一代的暴力禍延下去。

2)缺乏安全感

有一些施虐者的心理狀況,或源於安全感不足,需要以掌控他人來達到一種自我感覺的安全和良好,對於身邊的人,例如伴侶、家人、孩子,作出過份保護、過份監控的行為。例如不容許伴侶與異性有任何社交、甚至與他人交談也不容許;對孩子有許多的恐嚇或控制,假設他們能力不足或無能,因而再加以「掌控」及「規管」,造成對方的心理困擾。當自己或身邊的家人出現這種過疑、掌控,以至形成一種精神虐待的狀態,便必需要尋求專業的幫助和醫治。

3)活在權威陰影下的羞恥感

雖然社會在進步,但亞洲人、華人的家庭環境也多數為父權較重,要求子女服從權威。然而,如果長期被掌控於權威之下的孩子,容易會成為一種羞恥、欠自信的人格。即使自己已經做得不錯,仍然永遠覺得自己未夠好(Never good enough),久而久之,對其他人也有同樣的要求,防止這「羞恥感」再出現。當自己有機會得到權力,或為人父母、成為師長之時,如果不好好梳理兒時的羞恥感覺,或會不自覺地懷著一種報復、濫用權威的心態。當我們對於孩子或青年有一種權力的身份時,也讓我們提醒自己,權利同時代表著責任,我們在培育孩子他日成為一個怎樣的父母、掌權者?

4)理解虐待的定義

「虐待」一詞聽起來很誇張,也讓我們要明白,虐待也有很多種類:精神虐待、語言虐待、行為虐待、性虐待、情感忽視等等。我們未必會以暴力行為去施虐,但我們會否以恐嚇的言辭、大罵、甚至侮辱的字眼去對待比我們弱小的人呢?會否常以操控、威脅的語言技巧,或甚利用情緒勒索去達到自己想要的目的?如果我們以權勢、金錢、地位去掌控和眨低他人的尊嚴和價值⋯⋯不知不覺間,我們也成為另一位施虐者了。

即使施虐者得到法律制裁,唯稚子無辜,聽者仍然心酸。在我們盡力保護兒童的同時,必須深刻反思每道心理創傷所帶來的漣漪效應,願逝者安息,「倖存」的人有足夠力量慢慢療癒、轉化,防止任何人二次受創。

*基於筆者為輔導心理學家,必須依從行業操守規定之保密原則,本欄目所提出的具體案例已作一定程度的修改,當中沒有涉及任何個案的個人資料被提及或披露,特此聲明。

作者:郭倩衡,香港心理學會註冊輔導心理學家,現於大學輔導中心從事心理輔導、評估及教學等工作;擅長處理兒童、青年及特殊學習需要學童之個案。

----------------------------

壹週刊 31年 和你壹路同行

回顧《壹週刊》31年走過的路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