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雞死一雞鳴|$ 8萬頂手百萬食物工場 疫下生意買賣翻hit

  • 發布日期:2021-04-14 07:00

 

疫情之下出現倒閉潮,不少生意人抵受不住經濟寒冬而離場,但是一雞死一雞鳴,亦有人認為現在正是「執死雞」的創業時機,於是乎,扮演創業路上「盲公竹」的「生意買賣中介」服務,變得有價有市。

阿Yan在尖沙咀北京道開了cafe十年,去年遭遇親人去世,有感人生變幻無常,決定不再守業,希望將更多時間投放在家庭,「再做多兩年,現在經營仍是困難期,但困難期後,我就更加沒時間陪家人,所以平衡後我決定放盤。」租約今年6月到期,阿Yan去年開始已透過經紀「零頂手費」放盤,不求利潤,只求有心人接手,「對於我來講,本身已經畀了出去,裝修已經做咗,所有野都做了,可以找到一個人繼承,又盡快可以休息。」

這邊廂有人急流勇退,那邊廂有人一頂就頂了三間鋪創業。在大型連鎖食品上任職高級經理多年的Carl,去年底與同是IT出身的友人Jacky,合伙開熟食外賣店。他們睇中觀塘一個外賣工場,位處於人流旺的駱駝漆大廈,有利外賣生意,於是用了八萬元向原東主頂手工場,「雖然都要用多七、八十萬裝通風系統,或者一些生財工具,但是如果找一個場返理由零開始做起,可能需要多一倍的時間,同埋多一倍資金。」

不足一年,他們就頂手了三個熟食外賣點,年中無休,每日售合共1,500至2,000個外賣飯盒。本來預計三年回本,但如今只需大概一年時間已經回本。

$8萬慳百萬

$8萬慳百萬


年約四十歲的Carl 及Jacky,起初開辦工場,是替其他食品商生產預製飯盒及處理包裝加工,他們眼見疫情下對外賣需求大增,於是加設熟食外賣的廚房生產線。他們接手約3,000呎工場後,添置蒸櫃及廚具等設備,改善通風系統尤其揼本,「因為前東主以前做開西式餐,少油煙,但是依家我哋製造日式食品需要炸或者煎,油煙都會較大,所以揼咗幾十萬去做好通風系統。」

「通常是出面餐廳食個晏可能要五、六十蚊。我哋前東主是一間星加坡公司,做一些營養飯盒,但是因為他們賣的價錢比較高,百幾蚊一個飯盒,就比較難打入觀塘呢個打工仔市場。」Carl指他們主打四十元日式餐飯盒,力sell 價廉物美,受打工仔歡迎,「接到最誇張的訂單,是三十至四十個飯一張單咁樣送出去。」

他們照辦煮碗,再下一城購入荔枝角及大角咀門市生意。以荔枝角門市為例,只需兩星期,以及二、三十萬元資金就開張了,「如果找一個吉的場返嚟由零做起,申請牌照同埋裝修,相信需要兩至三個月時間,而資金方面應該要多起碼七、八十萬左右。用的錢同埋時間是不止一倍。」

$0放盤 經紀對外抬高$28萬

$0放盤 經紀對外抬高$28萬


早於十年前創業的阿Yan,投資有道,多年來將生意盈利買樓收租,加上丈夫的經濟支持,有足夠條件提早離場「半退休」。阿Yan估計她的餐廳生意,在疫情前可售三、四十萬元,每月利潤近五萬五千元。疫情之下,這盤生意市價估計有十幾至二十萬元。因此「$0 盤」一出,反應熱烈。本來阿Yan有聯絡生意買賣經紀放盤,她的盤源一出後,就陸陸續續有其他經紀找上門。不出兩星期,已於上月成功賣盤。

期間有酒吧及水煙生意的老闆,提出額外支付約五至十萬元,但也被Yan拒絕,「五至十萬蚊對於我來講,有當然是好,但其實我睇的最主要是接手的人有冇夢想,或者用途係點為主,因為其實差價不是相差好遠。他們可能只是想要個食牌,或者都會重新裝修過,其實都是嘥了本身的裝修。」

短短放盤兩星期的經歷中,阿Yan感受到生意買賣中介行業的競爭十分激烈。為了避免買家直接找賣家交易,經紀不會明確指出賣家店名及地址,就算睇盤也要事先簽保密協議。行業透明度低,不時出現有經紀markup(抬價)的情況,「我明明講零頂手,其他經紀俾我睇返,佢(經紀)markup(抬價)廿八萬八千!有些人可能markup(抬價)10萬,再畀經紀費用。」

阿Yan最希望是將店贈予有心人,保留她原先「貓cafe」的元素,「今次我揀頂手的人,都會想維持原先裝修,同埋都想加入有貓的元素於入面。佢哋初創業,同我本身10年前我做飲食業的時候是一樣的,都是好有夢想,所以我最後就揀了佢哋。」

雖說是零蚊頂手,但Yan有三個條件,第一是與業主達成新租約,第二是支付轉牌照的費用,第三是支付提早離場的租金差價,「我提早三個月離場,新買家都要同業主簽兩年新租約。現在平咗租,租金差價由買家俾返,(總共)兩至三萬左右。」

Yan口中的「有心人」買家,是育有14歲兒子、本身在餐廳做過經理的Cat,她與兩個舊同事合資開餐廳。Cat中學時期開始已憧憬做老闆娘,她認為正正是因為疫情下各項生產成本大減,才令他們終於有機會創業,「未有疫情之前我們資金有限,可能連租鋪的資金都冇,但因為疫情可行啲。」

三人差不多半年前開始找舖,放假就去睇盤,睇過7、8盤生意,早前終於有一間尖沙咀地舖談得成,但後來業主突然提出加租兩成,令他們臨門一腳計劃落空,「好多本來話會租畀人,突然間話不租,因為覺得有疫苗打,之後個市可能會好返,就不需要租畀人,或者自己做返。可能我之前嗰間都是咁樣的諗法。」

Cat坦言人到中年,又有家庭負擔,追尋夢想不容易,「在我哋budget之內先run到,50至60萬左右,如果超出咗就較難啲。」開食肆,貴在廚房內拉電線、抽風系统,以及在圖則上配合食肆牌照等,「如果是由吉鋪開始做,冇100(萬)都做不到好!」她當初沒想到,竟然可以遇上零頂手費盤,令他們可騰出更多資金開業,「之前都沒遇過一間是零頂手費的。我哋年紀都不細,如果再錯過咗,就真是好難圓夢啦!」

生意中介食白果食足五個月
生意中介食白果食足五個月

地產經紀帶人睇樓或者睇鋪,買賣生意經紀則是做生意的買賣。從事買賣生意經紀的Alex指,睇生意盤的過程中,若有需要或客人要求下,他們也會進行調查,包括查閱公司註冊資料,看看公司有否隱藏任何債務或法律問題,「而家好多生意頂讓,基本上只係頂手盤生意,唔會連間公司去頂手,風險就會低啲。」不過,餐廳的食肆牌照情況,則依靠賣方提供相關文件證明,「曾經試過有客頂咗個食牌返嚟,原來有扣過分,再扣多次就停牌,所以都好睇個賣家嘅誠信。」另外,雙方應該在合約中列明轉讓細節,以免日後「口同鼻拗」,「初時賣家話會轉讓埋某啲設備,但最後冇,有時會有呢啲爭拗,所以要列明得好清楚。」

Alex表示業內收取佣金方式五花八門,他們公司則是收取定額三萬八千元,或者生意成交價10%,也試過徵收新租約下的首月租金,總之以較高者為準。值得留意的是,他們及部分行家,均標榜不成功不收費,隨時食白果。「我們都試過有盤睇了廿幾、三十個客都不啱,或者試過一擊即中都有。」

Alex於2019年初成立買賣生意中介公司,之後就撞正社運及疫情。他表示去年三月至八月,近五個月也沒能成功開單。「試過做過最大單的是100萬,是一間櫥窗設計廣告公司,費用包括嗰間公司的員工、客底、技術,同埋供應商。」Alex 苦笑道,「呢單生意講緊的是2019年的事。」

多了人趁疫情成本降低而創業,令現在經紀生意「翻hit」,但現時他們面對另一個難題,就是愈來愈多東主因疫情見曙光而「封盤」,令到他們盤源不足。像Cat那樣,獲前東主零頂手費買入一盤餐飲生意,已是極為罕有。「早排禁堂食,好多人叫外賣,有些做外賣或者食物工場的盤好搶手,求過於供。」

李根興不敢再沾手生意中介
李根興不敢再沾手生意中介

其實早於廿年前,香港已經有生意買賣經紀這行頭,始祖是商鋪達人李根興,他表示從2001年起十多年間,做了逾千單生意,2013年黯然離場,大嘆這行業「非常之難做」。

「點解呢?因為想找個Seller(賣家)時,是找不到的,筆錢他已經袋了,你搵佢都吹佢唔脹,但是搵邊個會搵得到?我嘛!」那時有買家甚至上他的公司大吵大鬧,「那時我被人打,又被人報警,又被人話我非禮。因為buyer覺得被seller呃,上來找我哋晦氣。咁點呀?就賠錢,佣金得幾十萬,但賠就賠成百萬!」

這段黑歷史,令他從此不敢再沾手生意買賣中介,「以前喺條街度有人叫我李生,你知不知我第一個反應是咩?我好驚,我即刻(反應是)死!仆街啦!呢個人是咪買了盤生意,追我數?因為我做了千幾單(生意買賣中介), 100單中一單,已經有十幾個仇家喺條街度。這生意做咗十零年先發現隻馬是跛的,所以就決定唔騎啦。」

他表示經濟差,生意買賣中介反而興旺起來,原因有三,「一,失業率越高,創業率越高,變了好多人而家國泰炒了幾千人,呢幾千一定有幾百個會想創業,就找呢些生意中介公司買franchise、買入一檔生意。創業兩大原因,光明大道,或者走投無路。第二,而家邊個邊個業主會加租?所以轉個租約會容易好多。三,整體上當成個社會經濟差,請人成本平啲,咩都容易啲。」

經濟愈差,就愈多人想創業殺出一條血路。這股創業潮到底行多久,生意買賣中介的行業會走向興還是衰,就要拭目以待了。



撰文:邱嘉幸

攝錄:梁正平、林金展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