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夢|黃秋生連載自傳

  • 發布日期:2021-04-09 18:26
  • 完夢|黃秋生連載自傳

 

上次講到,我在電車上一時動怒,一個拳頭放在電車玻璃上,結果玻璃爆裂。幸好車站離診所不遠,到達時血已止住,不過禍不單行,家庭醫生休息,唯有選擇隔壁的另一診所。

診所內沒有其他病人,可直進診療室。誰知護士說:「我們醫生不是外科的,可能技術不太好,你能接受嗎?」不是吧?這種小手術不是醫生的基礎訓練嗎?算了,急病亂投醫,妳說他是獸醫我也認了。

護士先幫我清潔傷口,因為怕有玻璃碎粒,肉眼看不清,故先在水龍頭下沖洗(傷口沖水真的很痛,但很有效),然後再以藥水消毒。好了,這下子醫生來了,他用細鉗把傷口上的小肉片翻來覆去,我看着被揭開的傷口,血液沒有大量流出,只剩一點血絲,還有皮肉下的一片白色,也不知是脂肪還是指骨。

醫生說要先打兩針麻醉,我生平最怕打針,更莫說要在指骨旁刺下去,免談!反正已痛了那麼久了,醫生問:「肯定?」我回答說:「肯定,來吧!」護士準備好針線,溫柔地跟我說:「你轉過頭不要看。」我卻回:「不看更痛,反正我想看怎樣縫合,下次自己動手。」不知是護士漂亮,還是年輕肉麻;想示英雄還是幽默,還是真的好奇想觀看?反正我就是看着醫生做手術,好!開始!

醫生的勾針已在割開的小肉片中間位置勾進,與另一邊的一塊肉縫合起來。我凝視着,就像看着别人的手指般,感覺有點兒怪異,很不真實,停!怎麼了?醫生有點猶豫,然後不太好意思地跟我說,他縫錯了方向,要拉出重來。

我看一看護士雙眼,她眼神彷彿在說:「看,我沒騙你吧?」無奈,真的無奈,我看着他嘗試把小勾從那片像要從手指分離的小肉片上拉出,過程有點困難、有點笨拙,醫生可能也不太好意思,我好像有告訴他我和隔壁的張醫生很熟,叫他情何以堪?

幾經艱辛,終於拉出來又縫進去,終於完成,豈料醫生說要多縫兩針才穩陣,我說不用了,不流血便可。

休息了幾星期,傷口好像癒合了,大概可以繼續練習。結果還沒打上一回合沙包,傷口一陣刺痛,裂開了一邊,從此完結了我的拳擊夢,留下了一條古龍形狀的傷疤。

但其實,我哪有當拳手的天份?
圖左就是黃秋生當時留下了一條古龍形狀的傷疤。(編按:請加點想像力)
圖左就是黃秋生當時留下了一條古龍形狀的傷疤。(編按:請加點想像力)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