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旭暉|戰狼外交:中國瘋狂「制裁」歐洲政要,所為何事?(壹週平行時空)

  • 發布日期:2021-03-31 10:00
  • 沈旭暉|戰狼外交:中國瘋狂「制裁」歐洲政要,所為何事?(壹週平行時空)

 

歐盟自1989年後首次制裁中國官員,而且是聯同美國、英國、加拿大集體行動,換來中方強烈反彈,立刻宣佈制裁歐盟10人和4個「實體」。這次的反制,充滿加速、升級的報復意味,名單值得詳細解讀。

外交從來講求對等(對此中國也念茲在茲掛在口邊),過去一年對美國制裁的所謂「反制」,基本上也遵守這原則,即使是在拜登上台後制裁的一堆部份連名字也拒絕提供的美國高官,也是回應14名人大副委員長被制裁,起碼沒有主動升溫。

但這次中國對歐盟則完全不同,幾乎說得上是「明恰」。

中國反制裁歐盟的「加速升級版」解讀

中國反制裁歐盟的「加速升級版」解讀

歐盟制裁4人、1實體,中國制裁10人、4實體,這已經明顯不對等。而且歐盟制裁的對象就只有4人本身,並不包括家屬和其他關聯方,中方卻強調制裁歐盟10人都聯同家屬和工作單位、關聯企業等,如此「攬炒」,令歐盟就算本來只是為了敷衍美國面子,也不得不假戲真做。

而且中國制裁的對象,不只是歐洲議會和各國議員,還包括學者,這是刻意引戰到民間,而且鎖定新疆問題是「西方造謠」,從而方便大內宣。所以中方並非只強調「反制」,而是包含「主動出擊」之意,制裁是針對「歐方嚴重損害中方主權和利益、惡意傳播謊言和虛假訊息」的人,也就是說「我制裁你們是你們本來就不對,不只是為了報復」。

10人名單中,包括歐洲議會對華關係小組幾位議員,甚至包括其主席彼蒂科費爾(Reinhard Butikofer),值得注意的是他們除了批評新疆政策,亦一直高調支持香港,並主張對香港提供逃生門。此外被制裁的還有荷蘭議會議員舍爾茨瑪、比利時議會議員科格拉蒂、立陶宛議會議員薩卡利埃內,再聯繫到早前南深圳公安居然「通緝」丹麥議員,要是歐洲依然覺得中國「充滿魅力」,未免癡人說夢。

而且制裁名單,居然還包括兩名學者: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瑞典學者葉必揚(Bjorn Jerden),都是歐洲著名漢學家,特別研究新疆集中營問題。鄭國恩是劍橋大學博士,除了新疆外也研究西藏,曾多次被中國外交部點名批評;葉必揚是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博士、國內最著名的中國研究專家之一,和台灣關係密切。假如他們上榜,西方可以上榜的漢學家,有如恆河沙數,這是明刀明槍的恐嚇。

至於中國制裁的4個歐盟實體,包括歐盟理事會的政治與安全委員會,這是歐盟其中一個重要機構,內有來自所有成員國的大使,一併如此制裁,其實是在制裁所有歐盟國家的外交官。此外,還有歐洲議會的人權分委會,內裏又是有來自歐盟各國的議員,如此漁翁撒網,打擊面極廣,已經有慈禧太后向全球宣戰的意味。

更想不到的是制裁名單還包括兩個歐洲智庫:德國墨卡託(Mercator)中國研究中心,和丹麥民主聯盟基金會。Mercator是歐洲最專門研究中國的智庫之一,和德國大量基金會、智庫有長期合作關係,這次他們的全體漢學家、連同金主和合作單位都全體被制裁,相信他們「研究」中國多年,也想不到可以瘋狂至此。

至於丹麥民主聯盟基金會,似乎卻是被順道「公報私仇」,主要「罪名」看來和新疆無關,而是因為對台灣太友好。基金會並非無名之輩,創辦人是前北約秘書長、前丹麥總理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每年舉辦丹麥最大規模的Track Two外交峰會。2020年,峰會的重點演講嘉賓就是基金會稱為「中華民國台灣總統」蔡英文,而且另一位嘉賓,還有香港的黃之鋒(!)。對中國而言,這是一次過藥石亂投,總之為了宣告「中國不吃這一套」,就什麼套路都亂拋出來。

戰狼外交:中國制裁英國9人4實體名單賞析
戰狼外交:中國制裁英國9人4實體名單賞析
中國繼制裁歐盟10名議員、學者及4個包括歐盟委員會在哪的實體後,戰狼外交果然不會令人失望,又制裁9名英國議員、學者4個實體。這份名單同樣十分誇張,前8人都是議員,排頭位的甚至是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這和制裁外長只是一步之遙:

.保守黨國會議員、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董勤達(Tom Tugendhat)

.保守黨前黨魁/ 前就業及退休金事務大臣施志安(Iain Duncan Smith)

.國會議員奧布萊恩(Neil O'Brien)

.上議院議員奧爾頓勳爵(Lord David Alton)

.國會議員、「跨黨派國會香港小組」成員勞頓(Tim Loughton)

.國會議員加尼(Nusrat Ghani)

.上議院議員肯尼迪(Helena Kennedy)

然後,還包括兩名民間人士,包括「維吾爾獨立法庭」成立者、著名大律師尼斯(Geoffrey Nice),還有曾為梁天琦撰寫求情信的中國研究學者芬利(Joanne Nicola Smith Finley)。

此外,制裁實體包括保守黨議員組織「中國研究小組」(China Research Group)、保守黨人權委員會(Conservative Party Human Rights Commission)。然後,還有英國獨立人民法庭「維吾爾獨立法庭」(Uyghur Tribunal),甚至還有為中國事務提供法律意見的law firm Essex Court Chambers。

所謂「制裁」除了不得與其做交易,還明確包括凍結這些人和組織的在華資產,雖然相信這些人都沒有在華資產,但殺雞儆猴的意味甚濃,特別是不少在英港人都依然有香港物業,這對他們難免構成陰影。

不知無意還是故意,這次的打擊面,包括了整個執政保守黨的骨幹,那些保守黨黨內的委員會、研究小組,包括了黨內所有會關心中國的議員,日後就是Boris Johnson要親華,黨內的壓力也不會容許。這和中國過往的統戰策略完全不符,以往只要是有機會關注中國議題的學者、議員,北京都會嘗試分別處理,現在卻是隨隨便便的扣帽子,距離慈禧不遠矣。

中國制裁英國大律師事務所:無知,還是扮無知?
中國制裁英國大律師事務所:無知,還是扮無知?
中國「反制」英國清單之中,還包括曾為一份新疆調查報告提供法律意見的大律師事務所 Essex Court Chambers。諷刺的是,香港終審庭一位非常任法官郝廉思(Lord Lawrence Collins)是這間事務所的全職仲裁員,而英國國內正掀起應否從香港撤回全體英國法官的討論,假如「南深圳」當局跟隨中國制裁令,就應該立刻終止其任命。

在英國角度 / 正常人邏輯,制裁一間大律師事務所,完全荒謬。大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都是獨立個體,從來包括不同立場,例如香港資深大律師排名第十一的湯家驊,依然和眾多立場不同的大律師在同一大律師事務所掛單,事務所不是政黨、不是壓力團體,中國此舉,只會令英國覺得夏蟲不可語冰。

但中國其實也不可能不知道這些ABC。那制裁是要達到甚麼效果?一方面,自然是純粹的威嚇,要日後各國律師都不敢接類似案件,並通過大律師事務所的peer pressure向他們施壓。但更多層面,似乎還是大內宣。「制裁」公佈後,上述事務所發表了聲明重申上述法治ABC,並強調有關法律意見不代表其他律師,但在中國宣傳下,這就變成「割席」。然後,中國人民就得出「英國律師也怕了咱們大國」、「律師也愛人民幣」等結論,連帶對西方的法治社會進一步看不起,認為和中國一樣,「天下烏鴉一般黑」。

這是很常用的策略:近年中國正在努力不懈,傳播全球犬儒主義:看,一切都是利益,你們不要做傻子。這解釋了為什麼這一輪制裁明顯有外交反效果,還要繼續做,而且恐怕將來還要繼續下去。

這是一場文明衝突,句號。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