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廖啟智病逝|血癌帶走孻仔 智叔樂於分享亡兒點滴:兒子幫了我|壹經典

  • 發布日期:2021-03-30 15:37
  • 廖啟智病逝|血癌帶走孻仔 智叔樂於分享亡兒點滴:兒子幫了我|壹經典

 

67歲的廖啟智(智叔)日前不敵胃癌離世。 智叔是個謙卑和坦白的藝人,他願意和他人分享自己的軟弱。去年尾,智叔發現患上胃癌時,病情已不輕,他重回孻仔文諾抗血癌的威爾斯親王醫院接受治療 ,一度情況嚴重,後來亦曾穩定下來。作為基督徒的智叔從來不「硬銷」信仰,但在他身上,你會發覺有一種力量。 2006 年,智叔孻仔廖文諾死於血癌,終年五歲。在別人眼中,這樣的遭遇實在難以接受,久久不能平復,但當年廖啟智夫婦竟能克服悲傷,笑着主持喪禮,不得不令人佩服。

2008 年,文諾回到天家的兩年後,《壹週刊》曾專訪智叔,本來記者想儘量不涉及家事,不過智叔卻樂於與人分享亡兒的點滴,他更常常把「兒子幫了我」掛在嘴邊,又說自己車上常播文諾的 CD,智叔說他每天要聽過才有力量。重溫當年專訪:

2008 年 11 年 27 日第 977 期《壹週刊》|豪語錄
天堂無醫院 廖啟智

2008 年 11 年 27 日第 977 期《壹週刊》|豪語錄
天堂無醫院 廖啟智

坐在廖啟智的七人車,他播歌給我聽——天真的童音獨白作引子:「天堂裡面無醫院㗎。」

廖啟智笑說:「我兒的聲很響亮,直至離世前兩天才變沙啞……」

廖啟智幼子廖文諾,兩年前死於血癌,終年五歲。

這天我預備了廿六條問題,儘量不涉及家事,我的想法是:撇開這些,廖啟智仍是值得訪問的好演員。何況後座正坐着電影公司宣傳人員,衝着他主演的新片《証人》而來。

但廖啟智就是談得很愉快,他說樂於與人分享亡兒的點滴,這樣令他感覺每天仍生活在一起。

「唯一不滿意自己唱得麻麻。」兒子獨白後,爸爸的歌詞是:「天家裡約定你再暢聚,天家裡告別痛苦眼淚。」

我多麼希望他的信仰能兌現,別像債券迷你騙你,因為,我們都難逃生離死別。
中年轉業

中年轉業

廖啟智七九年加入無綫,○四年離開,適值幼子病重,以拍電影為主,由小人物角色搖身變為《無間道Ⅱ》殺手、《門徒》裡被砍斷手的海關,到《証人》翻車血流披面,忽然爆發力十足。

廖啟智苦笑說:「並非我擅長動作,我是跟住做動作、俾人動作。以前做開免費頻道,要令人認為值得花錢睇你,落多些功夫囉。」五十三歲說得輕鬆,醫藥費逼人,中年轉業的危機感畢竟油然而生。

「我不想欠人太多,近年 TVB流行上大陸取景,我《本草藥王》上過十幾日,如果一走三個月那種,個心會囉囉攣。

「我推過兩次,人家體諒我,但長此下去不是辦法。轉為自由身,可以多留在香港,留多一刻便多一刻去醫院。」

於是廿五年安身立命一朝割斷, last day同事拉着他逐一合照,比什麼萬千星輝更感人,雖然廖啟智從未在台慶獲獎。

「我一向穩陣,希望每件事在掌握之中,所以留守同一機構,到兒子忽然患病,才知道人有很多控制不到,乾脆不再掌握——電視人總想往電影發揮一下,其實是兒子幫了我。」

 小朋友一個人,你總要告訴他將要去哪裡呀。
小朋友一個人,你總要告訴他將要去哪裡呀。
死亡筆記
死亡筆記
「兒子幫了我」是廖啟智口頭禪,車上常播着諾諾的 CD(另一隻是《聖經》口述版),他說每天聽過才有力量。

那錄音在諾諾留醫時,朋友帶着電腦器材來,由媽媽陳敏兒引導他一邊打遊戲機一邊講故事書,剪輯而成。諾諾第一句便說:「天堂裡面無醫院㗎……」的確,那裡不用再抽骨髓。

然後配上父母和兩個哥哥的合唱,連同喪禮 DVD,在基督教書室賣了兩萬冊。

死亡筆記,我覺得殘忍。

「小朋友一個人,你總要告訴他將要去哪裡呀。」廖啟智說:「而且我希望安慰到同行者——其他病人家屬。逃避不是辦法,當初知道絕症,我有一閃念告訴自己:要儘快忘記這個兒子,我計劃第一時間搬屋,甚至帶家人離開香港一段日子,我驚自己頂唔順。之後發覺無可能做得到,倒不如親親密密過每一天。」

廖啟智以演《上海灘》丁力的助手祥貴而成名,此後也擅演小人物。
廖啟智以演《上海灘》丁力的助手祥貴而成名,此後也擅演小人物。
 ○六年幼子病逝,廖啟智夫婦克服悲傷,笑着主持喪禮。
○六年幼子病逝,廖啟智夫婦克服悲傷,笑着主持喪禮。
 在《証人》中「俾人動作」。
在《証人》中「俾人動作」。
忽略
忽略
搬屋搬哪裡,全繫於家庭。從前做無綫,他家住清水灣,每逢午飯小休便回家,諾諾病情好轉便舉家到附近科技大學玩。

「星期日那裡反而少人,不怕感染,空氣又好。」

到諾諾長期在威爾斯留醫,他們便搬到沙田富豪花園就近照顧。

警匪江湖片拍得多,別的演員話要去蒲攞靈感,他的靈感來自全家逛 IKEA,買了個口琴,在《無間道Ⅱ》演殺手時一邊毀屍滅迹一邊吹奏《友誼萬歲》,淒冷得不同凡響。

廖啟智是愛演戲的,卻甚少讓兒子們觀看電影。「家庭對演員是束縛,但也令我安全系數高些,多留意角色是否適合自己,是否影響小朋友,到頭來幫了我自己。雖然明知他們會受社會感染,至少不要由爸爸而來。」

每次駕車外遊,長子愛坐車頭,陳敏兒照顧幼子坐中排,後排的次子不免要一個人坐。

甚至打電話給廖啟智,至今鈴聲仍是諾諾的聲音——不覺得對其餘兩子不公平嗎?

「我日日聽到他們嘛,只不過我不可再擁抱、觸摸諾諾,應該要特別優待的。

「諾諾住院期間,不免對他們忽略了,但他們也由此學習憐憫、學習生性,最壞的事情總有好的一面。」

亞伯拉罕
亞伯拉罕 我還是忍不住一再轉換話題,例如他新作。

「唔通真係電影宣傳咩?」難怪廖啟智總際遇平平。

又例如談談他的舞台劇《亞伯拉罕的眼淚》。《聖經》裡的亞伯拉罕老來得子,上帝卻叫他拿來做活祭,正當要骨肉分離之際,天使制止他,還由此封為「信心之父」。

戲不如人生,奇蹟沒有降臨在廖啟智父子身上。

「答應演出時,正當兒子病情有起色,我也是有盼望的……其實奇蹟已發生過:這種病,因為皮下出血,離世時會全身紅斑,諾諾卻只兩邊臉有幾點『芝麻』,醫生都說無法解釋。

「我和太太送他最後一次入醫院,經歷溫馨的個多小時,他嘴角帶笑,離開的一刻,我太太也沒察覺。」

廖啟智曾憑《籠民》獲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廖啟智曾憑《籠民》獲金像獎最佳男配角。
 事隔二十年,兩張婚紗照。
事隔二十年,兩張婚紗照。
再訂婚盟
再訂婚盟 廖啟智之妻陳敏兒,八十年代無綫花旦,擅演擅司儀,有潛質做鄭裕玲第二,但自八七年婚後便息影,除了拍拍廣告,現成為志願機構「家長匯習」召集人,巡迴到各學校與家長分享教養子女心得。

當年小配角迎娶女主角,壓力不足為外人道,廖啟智坦言只註了冊,兩家人食餐飯便算數,直至去年,結婚二十周年才補辦婚禮。

「當一切已穩定,再訂婚盟嘛。」廖啟智說。

孩子在天上祝賀父母。

一家五口
一家五口 香港觀眾畢竟可愛,溫情蓋過大吉利是,所以雖然有所缺憾,廖家仍是廣告商的寵兒,從外傭到護眼之寶,比什麼銀色家庭更融入家中。

每次新廣告我便多心:會不會兒子們粉墨登場?結果都不是,廖啟智和陳敏兒沒拿此作搖錢樹。「大仔讀中學了,有自己主見。而我只有一個要求,不要對白裡有『阿仔呀』『阿女呀』之類的稱呼,因為,真不是我的兒女。」

後來,我又多一份心,數數廣告裡會變為幾多個小朋友,兩個?三個?廖啟智說,這點從來沒猶疑過,從來一家五口,很齊整。

----------------------------

壹週刊 31年 和你壹路同行

回顧《壹週刊》31年走過的路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