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懶有型|黃秋生連載自傳

  • 發布日期:2021-03-26 17:01
  • 懶有型|黃秋生連載自傳

 

唱歌的要保護好聲音,修行的要保守着心靈,打拳的要照顧好拳頭,而我的矢吹丈夢,皆因拳頭受傷而終止,回想當年,非常幼稚。

一天,我和母親到中環辦點事情(已忘記是甚麼事情了),當我們正準備乘搭電車時,母親忽然說她還有點事情要辦,叫我先自己回家。

在那個年代,孤獨最難受,無聊是常態。因為我老是遊手好閒,最快樂的時間就是可以跟母親在一起。當我滿以為可以和母親去飲茶,竟然蝦餃夢斷,小朋友脾氣又再發作,直衝上電車頂層。看見車尾有空位,就氣沖沖地走上前,把車尾玻璃窗拉上,伸出拳頭往窗上一壓。我原意只想借力來個鯉魚反身,誰知當年電車窗的玻璃材質薄脆(又或許我真的功力深厚),在電光火石之際,我的拳頭已穿窗而出,玻璃馬上碎成塊。

眼見玻璃上半裂成一大三角形,像斷頭台的側刀似的,直向我手背插下,此時我發揮了拳擊的自然反應,眼明手快地向後縮手,但玻璃還是割上食指。指背感覺一麻便知大鑊,一看,已開了一缺口,幸好缺口不大,沒有傷及動脈已是大幸。只見白色一團不知是肉還是骨,我把手指彎曲些微,發現還能動,證明沒傷及筋骨。這時,血已湧出,開始時像一小滴紅色顏料在水中化開,幾個呼吸後,便成了失修的水龍頭,一滴一滴落下。

此時內心有一把聲音:「冷靜!首先,要趕快落車!」

文字上形容了一大段落,其實意外發生到落車不出半分鐘。那年代很多人乘搭電車,上上落落往往需時良久。其次,我要把手抬高過頭,用手指壓着脈門減少出血。

衝落車後,還幸母親並未走遠,見我滿手是血,她當然驚魂不定,還問長問短。剛好家庭醫生就在車站附近,於是邊行邊講,當然母親又是一輪訓話,但又滿臉擔心。未幾已抵達醫務所,直是福無重至,禍不單行。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