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挾賭王世姪之名|禤駿遠搞1.3億虛擬貨幣「神仙局」 專業人士也中招:一開市秒速暴瀉99%

  • 發布日期:2021-03-25 07:00

 

虛擬貨幣除了炒得火熱,半年升幾倍,有人看中這一個未來聲稱可以取代黃金的虛擬貨幣,亦在香港大搞特搞。連何鴻燊世姪禤駿遠亦分一杯羹,以借其賭王名氣作招徠,在中環安蘭街18號的樓上酒吧包場大搞ICO(Initial coin offering、 首次代幣發行會),更宣稱會穩定價格吸引買家歡心,成功集資近1,650萬美元。

然而,有入市買家向本刊透露,代幣一掛牌即日插逾9成,及後關連的虛擬貨幣交易所竟一夜倒閉,2萬美元(約16萬港元)本金化為烏有,有份「落㽮」不乏教授及醫生等專業人士。「原來佢哋近一兩年都有繼續出呢類虛擬貨幣,我想同人講要小心啲,唔好再中佢哋計。」有律師質疑涉事ICO或具證券性質,有可能納證監會管轄範圍,須領牌才能推售,惟相關集團疑似無牌集資。

本刊上門向涉事創辦人禤駿遠了解,他劈頭第一句就話:「我無任何回應。」其後即刻轉肽:「我好open㗎,可以再傾。」「我畀我personal assistance 電話你,你哋再聯絡約時間。」但其後記者透過助手約訪問就諸多推搪,又解釋禤生只是一個投資者,對運作毫不知情,故不便回應,直至截稿前都未有回覆。

禤駿遠在商界舉足輕重,其父禤永明是已故賭王何鴻燊的左右護法,曾任信德執董,現任工銀澳門副董事長兼執董,以及何鴻燊博士醫療拓展基金會副主席,並與二房關係甚為密切。頂著何家世姪光環的禤駿遠亦在基金會佔一席位。他近年積極搞生物科技做老闆,旗下的港產製藥公司知臨集團(Aptorum Group)兩年前更成功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集資逾千萬美元。不過他的「吸水」門路並非單憑IPO,近年更透過發行兩次虛擬貨幣,輕易集資逾千萬美元。

ICO是一種集資方法,透過發行虛擬貨幣籌募資金,以研發特定的區塊鏈項目,可發行代幣主要有兩類:功能型代幣(utility token)及證券型代幣(security token),前者具商品預售性質,持有人日後有權憑代幣兌換發行人提供的產品或服務,現時不受證監會規管;而發行後者又稱為STO(security token offering),涉及投資、股份、權益,一旦被證監會界定為「證券」,在港或向香港投資者推廣及銷售該類虛擬貨幣,須獲發牌或註冊。雖然涉事虛擬貨幣AEN標榜為ICO,但實際性質疑具投資成分,證監會有權介入徹查,一旦被視為STO,集團或涉無牌集資,屬刑事罪行。

高回報兼星級陣容獲取信任

高回報兼星級陣容獲取信任

當年27歲的Alex在會計界打滾幾年,月入3萬,辛苦儲落十幾萬老婆本。一向有投資股票的他,透過大學教授介紹初次接觸虛擬貨幣,「因為大家都有投資開,有次就話帶我去一個晚會,講一隻虛擬貨幣,咁當時都好hit,所以就去聽下。」

他形容當晚猶如一場ICO發佈會,位處中環安蘭街18號的樓上酒吧,由一間區塊鏈公司「Aenco Limted」包場舉辦,推廣一隻叫「AEN」的虛擬貨幣。形式有別於傳統介紹會,環境相對「chill」,燈光昏暗,酒水食物任飲任食,在場人士過百,大部分為30至40歲大學教授和醫生,地方雖小,但氣氛反而更熱鬧,大家一邊晃著酒杯、一邊交流。

而幕後老闆禤駿遠亦大有來頭,其父親是何鴻燊「頭馬」禤永明。Alex憶述,禤駿遠當晚以主人家的身分現身,首個出來致謝辭,「當時全場都靜晒聽佢講嘢,佢sell自己係賭王基金會嘅委員,亦是呢隻AEN的co-founder,又話呢個project團隊好專業,AEN前景好好。本身我都唔知他咁猛料,聽完就覺得呢隻虛擬貨幣應該係堅,買得過。」

每個ICO都有份「白皮書」(White Paper),彷如招股書般有詳細介紹。「白皮書」顯示,每粒AEN以0.1美元發售,最少買20萬粒,額外送多50%,入場費為2萬美元,資金用於醫療科技金融平台,並強調會保持代幣流動性和穩定價格,而AEN標榜為功能型代幣,意思指買家未來可以憑代幣換取醫療服務。但至於實質細節,Alex坦言從無深究:「老實講,其實我都唔太明個project講咩,但佢哋啲背景好專業,所以可信性都幾高。同埋我係以一個投資心態去買,因為佢強調上市後會stablilize嗰價,又話會升幾倍,我估都可能賺到錢。」故Alex憑個「信」字大灑2萬美元(約16萬港元)入市,而就他所知,其他在場教授都深信不疑有入局。
一上市跌逾9成 集團冷諷:你可以喺市場賣咗去

一上市跌逾9成 集團冷諷:你可以喺市場賣咗去

「當時AEN嘅投資者都入咗一個telegram群組,當中嘅成員來自世界各地,全部人都係用英文溝通,有一個Admin叫Ally,通常會由佢解答我們嘅問題。」Ally在群組聲稱截至2018年10月28日止,集團已經籌得1,650萬美元(約1.3億港元),而AEN將於翌月28日,分別在三個虛擬貨幣交易所同步上市。「係上市前大家都好期待,係度傾幾錢放,有人話0.5蚊、有人就話唔到1蚊都唔放,仲話會『to the moon』,我本身都咁諗......」

當日不少群組成員與Alex一樣,蓄勢待發等開市,大家還興奮倒數5、4、3、2、1。怎料,一開市,AEN價錢秒速暴瀉99%至0.0003美元,「我記得當日返緊工,係下午3點,點知一開市跌到咁金,我即刻走去廁所冷靜吓,我個本係兩萬美元,宜家得返90蚊美元。」而群組成員都紛紛鼓噪,又質問會否回購以兌現穩定價錢的承諾,更有人要求回水,但Ally僅冷淡反擊一句:「you can trade it on the market.」他慨嘆這堆AEN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除咗等佢『返家鄉』,都無咩可以做。」

白等一年,AEN毫無起色之餘,Alex使用的虛擬貨幣交易所IDAX竟突然消失,連僅餘的90蚊美元都化為烏有。「我都知投資有賺有蝕,但當初講一定升咁,又話有liquidity,但感覺上好似cap完水就無咗件事,好似畀人呃咗咁。」他見形勢不妙,急急向教授們求救,但他們居然「龜縮」應對,「筆錢對佢哋嚟講又唔係多,重點係好多investor嘅身份係教授、醫生,件事揚出去會好瘀,我有打算報警同報證監會,但我上網查過發現ICO好似唔受監管,分分鐘連律師費都蝕埋,當買個教訓。」

記者潛入telegram群組,有1700多個成員,發現集團於去年升級AEN為「AENS」,近半年群組活躍程度大不如前,admin隔幾天就會宣傳自家虛擬貨幣,甚少有人回應。記者爬文翻查過去兩年對話,發現一提及IDAX倒閉和回購一事,內容就斷斷續續,沒有前因後果,部分內容疑似被刪除。記者假裝投資者私訊其中一名Admin Ally,而對方竟然煞有介事回覆:「how did you find me?」「who are you?」「你點搵到Aen? 佢冷門。」當記者再追問時已被「雙剔」。

涉事公司Aenco Limited是一間開曼群島公司,去年在香港註冊,雖然禤駿遠是創辦人之一,但董事一欄卻不見其名,反而由公司首席技術官Geoffrey Tipton和財務總監霍君行擔任。而就「白皮書」所示,Aenco Limited的母公司是致臨集團,其董事正是禤駿遠,登記地址與母公司一樣,唯獨樓層有別。

今次Alex肯鼓起勇氣向大眾說出經歷,事關他驚覺禤氏仍未收手。記者追查發現,禤駿遠另一美國上市公司「知臨集團」(APM),在2019年7月透過全資子公司「Smart Pharma」發行證券型代幣「SMPT」,同樣聲稱發展醫療相關平台,以0.03美元發售,總發行量為10億,更自信稱SMPT價錢在未來十年會升至94.55美元,預計升幅足足逾3000倍。但上市不足四個月,SMPT突然人間蒸發,相關的官網和交易平台均不見其蹤影。
禤氏伙拍法律教授
禤氏伙拍法律教授
涉事創辦人之一的禤駿遠家底夠厚,其父禤永明深受賭王重用,堪稱四大護法之一,加入信德集團逾30年,曾幫澳娛收購誠興銀行(現為工銀澳門),更與二房藍瓊纓交情甚篤,風頭一時無兩。但自賭王退休,加上年事漸高,隨之退下火線,現任工銀澳門副董事長兼執董,以及何鴻燊博士醫療拓展基金會副主席。而禤駿遠亦在基金會摻一腳,為現仼委員之一。

禤駿遠父親曾染沙士,幸得中大前校長沈祖堯獲救,其後多次捐助中大以報救命之恩,其中一棟教學大樓更命名為「禤永明樓」;禤氏父子又經常透過何博士基金會與中大醫學院合作,可見早就在學界佈下人脈網絡。

41歲的禤駿遠出身自名校普林斯頓大學修讀經濟,畢業後自立門戶開證券公司致臨資本,近年擴展成致臨集團,旗下業務八足咁多爪,地產、金融、以及醫療區塊鏈。在醫學界近水樓台的他,看準生物科技抓緊吸金機會,2010年創辦港產製藥公司知臨集團(Aptorum Group),於2018年12月更成功在美國納斯達克上市,成功集資1300萬美元。他報住何文田加多利山,2016年以4,000萬元入市,據悉他育有兩子,就讀屋企毗鄰的貴氣學府男拔。

除了憑兩仔爺的名氣,更有猛人助陣提高可信度,Aenco Limited另一創辦人雷宏業倫敦帝國學院畢業,曾於英國第二大銀行巴克萊任職總監,據悉他與禤駿遠是男拔同門師兄弟,現時齊齊拍住上做生意;而首席技術官則為一名IT過江龍Geoffrey Tipton,聲稱具多年軟件開發經驗,又曾於英國軍隊任護理人員,每個銜頭都星光熠熠,難怪閃盲一眾買家「落疊」。值得一提的是,連港大法律教授Douglas W. Arner亦有撐場,擔任高級策略顧問。
或涉無牌集資 證監有權出手
或涉無牌集資 證監有權出手
價值十幾萬的教訓,其實有追討權利!曾處理本港首宗加密貨幣訴訟的朱喬華律師解釋,「好多公司避免受證監掣肘會自稱為ICO,但實際上係用你的錢去發展盤生意,咁就係一種投資,有機會屬於STO,發行前要取得證監會嘅批准。」兩者分別視乎代幣用途,ICO發行的功能型代幣一般有特定用途,他以「冒險樂園」發行的代幣為例,只能用以玩遊戲,不受政府監管;STO意思是證券型代幣發行,涉及集資、投資、證券等屬性,如要推廣須持1號牌或註冊,而且一般僅能發售予專業投資者,否則屬刑事罪行。

而AEN雖然名義上為ICO,但實際疑屬STO,「因為佢哋有集資成份,全都係speculative,token嘅用途都好含糊,而且話呢個Initial Tokens用於New financing channel上使用,好容易令人聯想到,當公司賺錢時,係咪會有return畀返投資者,所以好大機會可以「拗」係一個Security Token。」就記者發現,涉事的Aenco Limited至今仍未領取相關牌照,加上曾在港高調宣傳,且發售予非專業投資者,故該項目一旦被證監會視為STO,當局有權管轄或叫停,甚至要求退錢予投資者。

撰文:財經組

攝影:攝影組

剪接:剪接組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