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國AI第一股|三大問題成隱憂 百度不宜短炒

  • 發布日期:2021-03-23 07:00

 

以搜尋器起家,在PC機年代曾稱霸中國互聯網的中概股百度(美:BIDU、港:9888),近日行動迅速加快回流香港,以每股定價不超過295港元發售9,500萬股股份,集資最多280.3億元。每手50股,入場費貼近1.5萬元。

不過,市場對抽以第二上市形式到港的百度新股呼聲就不太高。事關在香港第二上市的中概股往績平平,算好的有教育股新東方(美:EDU、港:9901),首日掛牌升14.7%;最差的是跨國餐飲集團百勝中國(美:YUMC、港:9987),上市首日即潛水半成,表現一般令炒即日鮮吸引力大減。百度美股現價(截至3月19日)257.47美元,相當於港股252港元,與香港招股定價252元相約,變相抽港股沒什麼水位。加上早前美國債息抽高,亦令投資者對跟破壞性創新有關的股票轉趨保守。

豐盛金融投資組合經理資產管理阮靜瑤(Mila)以簡單一句概括百度:「公司好story好估值都係好,但而加呢個時機就未必太好。」指百度短期沒太大憧憬,現時不宜短炒,反而可考慮買入作長揸投資。

散戶如欲長期持有百度,則要留意百度未來能否把芯片、智能車及百度雲等項目變現。百度今次定位自己為擁有互聯網基礎的人工智能(A.I.)公司回港上市,反映其求變決心。集團過去極力追上潮流,市場興起什麼就涉獵什麼,包括搞過經已賣走的「百度外賣」、原名「百度錢包」的支付金融平台「度小滿金融」,以及前稱「百度HI」的辦公通訊軟件「如流」,但都因太晚入局而沒大突破,近年終於在AI技術方面有所收成。然而,「阿爺」近日極力嚴管網絡平台,亦令百度前景增添不明朗因素。

雲服務收入大增 愛奇藝連年虧損

雲服務收入大增 愛奇藝連年虧損

百度在美國以同股不同權形式上市,其中A類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10票,而B類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1票,而創辦人兼董事長李彥宏持股17%,擁有57%投票權,是公司最大股東。

2020年百度總收入為1,071億元人民幣,按年沒大變,當中超過70%收入來至離不開AI技術的核心業務;包括移動生態,則是由百度App提供的搜尋服務和社交平台,其二是智能雲AI Cloud,最後是被歸納為其他收入、發展自主泊車、自動導航和高精地圖的智能駕駛業務。

2019年百度核心業務收入因投資Trip. com而大減89億元人民幣;2020年核心業務淨利潤錄265億人民幣,惟仍比2018年的276億元略低。較明顯有跌幅的是百度透過App如百度貼吧所提供的在線營銷服務,集團在搜尋器的傳統業務增長已處於停滯不前的樽頸位。

反之彈起的,有於2015年創立的百度智能雲。根據2020年國際數據公司IDC公布的《中國人工智能雲服務市場研究報告》,百度雲市佔27.5%,連續三次市佔排名第一,亦是四大公有雲服務提供商之一 。而百度智能雲正積極應用在互聯網、媒體、電信、金融服務、運輸及物流、教育及製造業等範疇,去年收入也不俗,按年升超過四成,成為百度新一輪的增長動力。

「百度由2010年已經開始投資AI技術,除咗用嚟改良搜索引擎結果同改善影視平台外,百度另有將AI技術應用在移動生態圈、雲業務、芯片,以及受市場矚目的智能駕駛。」Mila指目前百度AI技術已經超越了騰訊及華為,百度在內地更被為「中國AI第一股」;而今次上市集資的10%會用於提升AI技術,長遠來看投資者值得期待百度未來在技術上的創新。

百度一直自主研發雲端通用AI芯片崑崙,目前崑崙已於百度搜索引擎及智能雲生態伙伴等方面廣泛部署。百度上月指,7納米崑崙2代芯片亦即將量產,性能較崑崙1提升3倍,並將應用在搜索、工業互聯網、智能交通等業務領域。
百度雲服務收入大增。
百度雲服務收入大增。

百度較為人熟悉的有視頻平台愛奇藝(美:IQ),屬集團的非核心業務。在去年疫下人人留在家中,愛奇藝增長卻跑輸同業,僅微升2%,淨虧損70億元人民幣 。過去愛奇藝勝在眼光獨到賺盡人氣,包括有數套爆紅劇集如2018年紅遍各地的《延禧攻略》。然而買劇及製作獨家節目和劇集的成本甚高,愛奇藝已連續虧損近十年;去年虧損雖受惠於VIP會員提價而大幅收窄,惟人數在疫情下不升反跌,總訂閱人數接近1.02億,較前年底約1.07億人減少近5%。

Mila認為:「雖然百度解釋歸咎於係疫情導致各行各業嘅廣告預算減少,但其實佢嘅線上媒體平台對手太強大都係原因,分走咗百度旗下平台嘅流量。」愛奇藝除了被競爭對手優酷及騰訊視頻趕趕追貼外,亦開始不敵國內網民現時睇片追求平台片短數量多,或是追捧直播主之勢,漸漸被其他新興平台如抖音及快手追上,人氣及廣告收入明顯減少,反之同行的騰訊及Bilibili的廣告收入是大增不少。而愛奇藝收入佔百度總收入25%,相信愛奇藝仍然會是集團未來的擔子。
屬百度非核心業務的愛奇藝連年虧損。
屬百度非核心業務的愛奇藝連年虧損。
變現存困 智能汽車望跑出
變現存困 智能汽車望跑出
從2018年起,百度股價曾回落不少,至去年底公布與吉利合作生產智能汽車的利好消息後,股價才明顯反彈。過去百度野心勃勃,伸手去不同範疇但都難有突破,變現有困難。今次與吉利汽車 (175) 母企聯手,由前者負責主攻硬件,百度負責發展自動駕駛技術等軟件及系統,計劃在三年內推出新電動車。兩者在今月合資成立電動車企「集度汽車」,根據資料由百度旗下的「百瑞翔創業投資管理」持股55%及吉利控股旗下「上海華普汽車」持股45%。

Mila指之前百度其實已吸引了不少對電動車概念有興趣的資本注入,「疫情期間百度嘅Apollo開放咗低速自動駕駛服務,例如做低速無人車清潔,或係無人配送車呢類。現時百度主要於乘用車市場,邁進商業化路線,大家都憧憬佢未來可以同唔同嘅電動車品牌合作。」百度於2017年開始開發的自動駕駛平台平台Apollo,現於北京、長沙及美國加州三地進行開放道路無人化測試,而Apollo與威馬汽車合作研發的車型「威馬W6」亦在今年1月宣布正式量產下線,估計在上半年實現交付。
中央監管添隱憂
中央監管添隱憂
美國政府持續制裁中企,間接令不少中概股加緊腳步回流香港。不過,到港後的中概股亦要看「阿爺」臉色,特別是科技巨頭,單看阿里巴巴(9988)馬雲的現況就知道。

事實上,百度過去曾因搜尋引擎的競價排名而被中央盯上。企業向來能透過付費予百度,從而提高其在搜尋結果的排名位置。2014年時,身患癌症的22歲大學生魏則西透過百度搜索,找到排名領先的北京武警二醫院,曾四度前往該處進行生物免疫療法,卻在花光積蓄後才知道療法無效導致耽誤治療,最後不治去世。涉事醫院期後被揭發原來並非三甲醫院,卻排在搜索前名,百度因此被網民及央視連番追擊其企業訊息不符真偽,李彥宏更為此被約談,需要改變競價排名機制。最近,百度因收購小魚集團股權案而被中國反壟斷監管機構處罰50萬元人民幣,雖然金額不大,但背後隱喻深遠,可見中央對科技平台的監管將愈擴愈大。

「目前百度嘅現金水平、盈利能力及市盈率都係相對合理,但如果希望有好似去年12月或今年1月咁盛況,一隻好股票一買就升幾十個百分比,暫時睇就不會再發生。」但Mila指雖不宜短炒百度,但在債息不再不停抽高,大家回歸炒破壞性創新及科網股的情況下,她會看高百度一線。

撰文:財經組
----------------------------

壹週刊 31年 和你壹路同行

回顧《壹週刊》31年走過的路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