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劍懸全球(陶傑)

  • 發布日期:2021-03-21 17:00
  • 坐看雲起時|劍懸全球(陶傑)

 

美中兩國外長在美國阿拉斯加對話,當然不歡而散。中國國務委員發表異常的十七分鐘大控訴,被指為「出人意表」。這位戴眼鏡的人物是上海人。上海人以滑頭怕事著名,而且該位人物樣子像香港六十年代畢業的拔萃高材生多過像土豪大款,因此突然發炮,雖然不令人意外,其中別有因由。

美國聲稱對方是有意表演給中國國內人民看。國內民意並無太大價值,主要是給他的上司看。因為阿拉斯加之會,迫出了一點:中國認為退無可退,其越劃越多「紅線」代表其政權的生存底線。中國認為:面對美國種種壓力,再退讓,等於將整個共產黨政權交給白宮,因此不會再退。這條底線非常堅固,到時真的。也就是說,共產黨不會再退讓了,再進迫,就跟你拼命。

蓬佩奧和特朗普四年來早就看出這一點,認為再談下去沒有意思。但拜登認為特朗普粗暴率直,不能再來效果。然而,蓬特根本不相信談判,而相信行動和實力。布林肯和拜登這一幫,卻一直畏於行動,不敢訴諸實力,還是相信可以談談談,一直談下去。

阿拉斯加之會,與其是再一次暴露美中兩國的根本分歧,不如是向美國人顯露:拜登的民主黨與未來若由特朗普回朝或蓬佩奧領導的共和黨,兩者之間的分歧更大,若無法解決,全世界難避惡果。

因此阿拉斯加之會,可以說是各自讓其國內警醒,亦無不可。美中兩國已經到了碰牆的階段,兩架汽車本來雙向面對面駛來,現在兩對車頭燈的距離只有幾吋。

要談的,自基辛格尼克遜以來,一切都談得清光,現在是攤牌時候。至於如果攤牌,攤牌的方式是甚麼,攤牌的過程會為這個世界帶來多大災難,是今後要全球面對的問題。亦即美中不在乎是否要對抗,對抗是肯定的,除非美國甘心出讓全球霸權;全球要關心的是:對抗的形式如何?對抗的戰場何在?對抗的後果如何?

這三個問題在可見將來,必會成為在懸挂在全人類頭上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關乎人類的生死滅亡。

其實自一九五〇年韓戰爆發以來,這把劍早已懸在頭上。但由於美國民主制度的總統換屆、政黨內爭,美國和西方一直假裝看不見這把劍。拖了七十年,此劍的輪廓越來越明確,劍刃也越來越鋒利。對於美國和西方,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而對於中國,這一刀非劈下來不可,否則自己就會被你西方宰割。

因為中國人百年對外的思維,除了國民政府一九四五年打勝仗短暫的四五年外,完全籠罩在「中華民族遭到帝國主義列強凌割」的心理陰影之中。由孫中山蔣介石,到共產黨歷任,都有此強大陰影。共產黨以這個理由實行永久的一黨專政,本來自己內心不相信,但向全民宣傳多了,全民形成不知有幾成的「共識」,弄假成真的反過來變成一股滔天洪水,對共產黨的外交形成強大的制約。此一心理陰影變成心理殘障,越來越無法治療,不以網絡資訊流通而得到改善,反而因中國控制網絡而更為惡化。網絡和全球化將美中對抗的時間表大為提前。加上台灣和香港形勢各自表展。

台灣即使永不再提台獨,其民主自由的政體在台海存在一百,即是對中國現行政府的威脅。而香港則民間不滿普選承諾沒有實踐,連場社會亦社會科學之必然。美國資本與兩個政黨的政府,早已分道揚鏢,而且逐漸資本操縱政府。中國相信:香港可以成為另一個新加坡,新加坡沒有言論自由,外國資金照樣進來。美國朝野對此現實,只能日漸感到無奈而接受。但就香港問題,美國的無能與退讓,卻可誘使中國認為可以得寸進尺,對台灣行將以更侵略性的手段據為己有,美國也不會有行動。

此一誤判,即使未來一兩年,因中國自感實力未夠不會莽動,未來永遠是台海爆發戰爭的誘因。亦即台海上空懸挂的第二把德摩克里斯之劍,比另一把大的更為凶險。此劍落下,另一把跟隨落下。其中涉及的誤判,全越來越大風險。

李顯龍最近接受BBC訪問,比香港特區官僚高明十倍,道出了其中因由:新加坡感到為難,雖然認同美國和西方的價值觀,新加坡也因全球化而得益,否則不會這許多資本泊在此處。但全球化確實遇到重大的問題。李顯龍說:中國走這條路,整個方向對中國並無好處,但李顯龍不準備提供意見。

「中國的方向對中國自己不利」這句話是婉轉的否定,需要很有政治智慧的領袖才說得出。憑這句話,李顯龍有李光耀的智慧。但若李光耀今日在生,他老爸會更進取,他會有一點辦法和膽色,因為若李光耀自感於是困在一隻牢籠裡的大獅子,今日的格局,他看見周圍的政客和領袖如此渺小,他們發出吼聲,他們有所作為。

只是舉目全球,這樣的政治家已經沒有了。

----------------------------

壹週刊 31年 和你壹路同行

回顧《壹週刊》31年走過的路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