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1日本大地震十周年|獨家福島核災現場採訪.中|雲海專欄

  • 發布日期:2021-03-18 18:10
    最後更新日期
    :2021-03-18 18:12
  • 311日本大地震十周年|獨家福島核災現場採訪.中|雲海專欄

 

上回講到,我和香港攝影師朋友及四位德國人參加了日本組織舉辦的「福島真相旅行團」。 當日旅行團領隊 B 先生劈頭一句:「Netflix 的《Dark tourist》其實是造假的。」,已令我震驚非常。

我和香港攝影師朋友及四位德國人參加了日本組織舉辦的「福島真相旅行團」。
我和香港攝影師朋友及四位德國人參加了日本組織舉辦的「福島真相旅行團」。

行程開始前,B 先生陸續向我們講解注意事項並派發文件。其中一份文件是世界各地核輻射情況的報告,有如要在十分鐘內上完一堂大學物理課般。之後戲肉來了,大家分派到一個掛頸小型輻射探測器,「確保」參加者在整個行程內不會吸收太多輻射(真的嗎?)。

有個籠統說法:「在特定環境下,若現場非長時間輻射單位超過 4.0 ,仍然算安全。」坦白講,其實身處此地,早已豁了出去。

之後 B 先生再遞來一份福島災後文件,內容講述幾個地區的核輻射污染範圍情況。經過九年的「處理」,整個地區仍分為三個區域,分別是綠、黃、紅區。「紅區」是核污染最嚴重地區,原則上是避免進入,但既然已豁出去,我便膽粗粗問 B 先生,我們能否進入紅區一看?

B 先生想也沒想就回答:「這次會安排你們進紅區一看,而且已得到日本政府批准。」當時大家感到意外兼興奮,事關在報團時沒有註明,或許是日本政府在東京奧運前的洗底工作。
福島輻射區域分為黃、綠、紅區,紅區仍然有嚴重核輻射問題。(圖片由雲海提供)
福島輻射區域分為黃、綠、紅區,紅區仍然有嚴重核輻射問題。(圖片由雲海提供)
第二點可以説是日本不成文傳統, B 先生解釋,因為日本人會歧視在福島災區一帶的工人及居民,所以不希望他們的樣貌有機會曝光。包括 B 先生他自己的樣貌!
浪江町「員工飯堂」的真相
浪江町「員工飯堂」的真相
知道規矩後,B 先生帶我們登上一架小型汽車,半天旅程正式開始。途中我還是忍不住問 B 先生關於 Netflix 紀錄片造假一事。他解釋,《Dark tourist》的那個所謂「福島真相旅行團」與他們完全無關,一來這旅行團最多只准六人參加,也只准外國人報名,日本人不得參加,與片中相反。

他又指,《Dark tourist》是從未得到日本政府官方批文的假旅行團,團員都是演員,所謂「紀錄片」都是偽造的。為了戲劇效果,更未經授權下刻意進入禁區及廢棄超市,引來當地人員阻止。

他們在「紀錄片」中聲稱:「由於區內沒多少餐廳復業,大家要去浪江町一間專供核電廠的員工飯堂進膳。」但事實上,縱有不少居民至今堅決不回來,但區内已有不少餐廳復業或開業。

B 先生駕車帶我們到浪江町那餐廳外一看,餐廳位置離核電站根本就很遠,不可能是員工飯堂,那只是一家任何人都可以光顧的正常餐廳,《Dark tourist》刻意欺騙餐廳老闆借出拍攝,餐廳老闆後來在 Netflix 看到片段後失望到極。
福島的兩代抉擇
福島的兩代抉擇 我們第一個觀光「景點」是來到一座傳統日式大宅做家訪。屋前的大片平地及後方樹林,簡直是港人夢寐以求的居所。這與災區其他地方一樣,311 時受大地震及海嘯破壞,當然也受到核輻射污染。一名古稀老人(下稱 X 先生)從大宅出來迎接我們,進入客廳後﹐便跟他交流起來。

X 先生回想,在 311 災前兒子剛剛發展大型鮮花生意,從歐洲入口大批鮮花須要報廢,在福島的生意也在一夜之間變成一無所有。德國團友問:災難後,到底是由日本政府還是東京電力公司向居民賠償?X 先生表示,超過九成的賠償來自東京電力公司,因為主要犯錯的是他們。

X 先生在 311 後,就跟家人一起撤離,但後來隻身回到南相馬市打理老家。最初地區政府十分擔心他,因為當時污染泥土並未清理完成,X 先生獲安排定期測試體內輻射量。X 先生說,最初半年身上也帶有微量核輻射,但過了長時間,已經沒再測試出核輻射。我很懷疑他的說法,事關核輻射是可長時間存留體內的。

我好奇是什麼驅使他不再理會核輻射,堅決要回家鄉生活?他深呼吸一下說:「我們整個家族,在這裏已經生活了近四百年,實在須要有人繼續留下在這打理這片土地、管理房子及整理樹林等。」老人把家族使命揹了上身,反而他兒子一家就堅決不回來。

X 先生兒子的鮮花生意因海嘯毀於一旦,後來得到了賠償,就搬到另一個較安全的縣重建鮮花生意,生意亦更具規模,回本之餘還賺更多錢。

看來 X 先生會死守在此到百年歸老,下一代卻已遠走他鄉,這四百年的基業,以後由誰承繼?這就是兩代人完全不同的觀念。相信在福島,兩代不同抉擇相當普遍,可見重建之路十分艱難。

離開時,在大宅前院跟 X 先生拍了張大合照。我佩服他對家鄉的堅持,亦佩服他視危險如無物。

然後大家上車,向另一個地方進發。
我們在福島家訪這位老人(右一),不怕輻射回到家鄉,堅守 400 年家業。(圖片由雲海提供)
我們在福島家訪這位老人(右一),不怕輻射回到家鄉,堅守 400 年家業。(圖片由雲海提供)
管轄區內的違規操作
管轄區內的違規操作 領隊 B 先生解釋,當日災後撤離時,社會上帶着無數矛盾及分化,因為不同專家對輻射危險指標都有不同解讀:有人稱長期處於 0.1 單位是安全的;有的卻指 0.6 單位以下也是安全的,政府在地區劃線叫居民撤離時,因為指標不同而出現予盾。

一條街被政府劃成「馬上撤離地點」,但對面街卻是「安全」的,有很多就算未有納入政府呼籲撤離的地區,不少居民也選擇離開。這些「擅自」離開不屬於撤離區域的居民,得不到丁點補償,回福島也不是,長期在外居留也不是,兩邊不是人,聽聞這問題至今仍未解決。

在核災區管轄範圍內開車,沿途會見到三樣頗特別的東西。B 先生解釋:「若在平日,公路上會有大型貨車來來往往,那是政府的外判商。他們在區內運走一堆又一堆相信已被核輻射污染的泥土到特定地方處理。那些大貨車車身都會掛上某些語句,以作識別。」

B先生又說:「因為今天是日本假期,所以大家沒機會見到這些貨車了⋯⋯看!就是那些!」話口未完,一輛又一輛負責運送污染物的貨車,就在我們旁邊駛過。B 先生感到驚訝又尷尬,他也不明白為何在假期也開工。我們幾個外國人默不作聲,因為大家心知肚明,這就是違規操作!在管轄區內也能如此,到底日本政府能夠認真監控多少?相信大家也能聯想到。

之後,我們幾個不約而同地向 B 先生提出一看那些經常在新聞報道內出現、放滿一袋袋巨型承載核污染泥土的棄置場。

B 先生再次表現得有點尷尬,但最終也答應了我們,但亦再三提醒:「其實我們在踩鋼線,因為那邊沒有位置停給大家觀看,只能停泊在『不准停止』的公路旁邊遠眺棄置場。」我心諗:連假日違規操作政府也沒有理會,何況我們在公路偷看棄置場,誰管得到?

我們就在公路旁遠遠看着極重輻射的核污染泥土﹐無了期地放在疑似堆填區的位置,而日本政府堅稱這只是「暫存」,五年之後會再想辦法如何處理,一直被各界環保組織鬧到趴街!
 我們停在公路看棄置場。(圖片由雲海提供)
我們停在公路看棄置場。(圖片由雲海提供)
掘出的輻射污染泥土用膠套套着,被放在這堆填區,日本政府宣稱等待五年後再處理。(圖片由雲海提供)
掘出的輻射污染泥土用膠套套着,被放在這堆填區,日本政府宣稱等待五年後再處理。(圖片由雲海提供)
第三樣沿途看到的是一排又一排太陽能發電板。自從核電廠出事後,發展清潔能源就成為當地唯一出路,這些新設施看似帶點諷刺!也可能是個遲來的春天。
真實的浪江區超市
真實的浪江區超市 中午之後,另一參觀「景點」是浪江區一間大型超級市場。B 先生一來希望大家看看非 Netflix 版本、真實的災區超市情況;二來大家也可以買食物醫肚、使用洗手間。

我和攝影師早已在仙台買了午餐,心裡始終避忌這地方的食物,相反,幾個德國人在超市買了便當吃得正香。我在超市認真地逛,在這近乎找到所有東京超市的貨品,當然還有他們一早標榜安全的魚類產品、農產品及生果等,當時的我還未敢買來試⋯⋯
輻射指數爆錶的荒廢漁市場
輻射指數爆錶的荒廢漁市場 講到魚類產品,我們之後到訪的舊漁市場可說是最重要的景點。舊漁市場處於輻射指數最高的紅區﹐進入不久,四周氣氛明顯不同,公路開始有不少路障及檢查站,我們的車不只一次被截停檢查所有人證件及申請批文等。

後來我才知道,以往的旅行團是不准許進入紅區的,紅區是近期才開放,也有說是東京奧運的緣故(當時未會想到奧運會延期)。不一會,汽車駛近海邊,因為紅區內情況較複雜,B 先生向我們講解一番後才准大家下車。

漁市場已經徹底被摧毀和荒廢,在大海嘯來臨前,這裡曾是當地一個頗重要海鮮交易重鎮。很多福島縣漁民及商販都在此做買賣,由於位置在海邊,故海嘯來時首當其衝,不少人被大海捲走或當場死亡。當場死亡的人還算善終,當時一些人因建築物倒塌受傷要等待救援,但這裡距離核電廠非常近,核輻射高到爆錶。救護人員明知這裏有傷者正等待救援,就算有足夠防禦裝備,也不敢前來拯救。直到災後一星期輻射指標稍降,救護人員才真正出動尋找傷者。當時的官方說法是「起碼」找到七具屍體,聽聞真正數字其實更多。

試想想,這些傷者受到海嘯侵襲後,飢寒交迫下等了一星期,最後在絕望中死亡的畫面。

所以 B 先生再次提醒:「請尊重死者,不要在此 selfie。」

B 先生強調因輻射指數依然高企達 3.0 至 4.0 單位,所以我們只能在此停留最多十分鐘,否則便會有生命危險。大家雖然擔心,但難得在現場,我們六個人也馬上下車,徒步走入荒廢的漁市場探險,而我亦一直拿着自己的輻射探測器以防萬一。

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實際輻射影響,我一進入廢墟,身體即時反應異常,雙肩沉重、心口翳悶、很餓但沒胃口,之後心跳加速並有點頭痛。看着手上的探測器指數不斷飆升超過 4.0⋯⋯坦白講,當時是有些擔心,亦難以想像這些紅區如何重建。

十分鐘後,我們便匆匆回到 B 先生身邊,本以為要馬上登車離開之際,B 先生帶大家去到極邊緣的位置,指一指對開海域:「其實這裡離開核電廠排放核廢水的地點非常近,所以輻射特別高⋯⋯」我心諗,不是應該更快離開嗎?還在此幹甚麼?

B 先生為了向我們展示這地方的「恐怖」實況,便把自己的輻射探測器放在接近海岸的泥土上,我們看着輻射指數突然飆升至超過 10.0!

我的天呀!這會死人的!快上車吧!快離開吧!而事實上,當我們離開時,大家已在那裏整整停留了二十分鐘!
紅區內漁市場的輻射指數,十分高企。(圖片由雲海提供)
我身體開始對輻射出現不適反應。(圖片由雲海提供)
+6 漁市場位於海邊,故海嘯來時就首當其衝。(圖片由雲海提供)
紅區內漁市場的輻射指數,十分高企。(圖片由雲海提供)
我身體開始對輻射出現不適反應。(圖片由雲海提供)
漁市場位於海邊,故海嘯來時就首當其衝。(圖片由雲海提供)
當時有人因建築物倒塌受傷,要等待救援。(圖片由雲海提供)
 進入廢墟後,我感到雙肩沉重、心口翳悶、很餓但沒胃口,之後開始心跳加速並有點頭痛。(圖片由雲海提供)
因為輻射指數依然高企,我們只能在此停留最多十分鐘。(圖片由雲海提供)
 當我一進入廢墟,手上的探測器指數不斷飆升。(圖片由雲海提供)
我難以想像這些紅區日後要如何重建。(圖片由雲海提供)
冰封九年的老人院
冰封九年的老人院 我們這團人因好奇心驅使,曾向 B 先生提出希望一看出事的福島第一核電廠,我也請教了他關於當地老人院撤離的問題,所以他又把我們帶到一座荒廢老人院,但表明不准拍攝建築物內部。

該老人院位於一個小山丘上,在停車場可以遠眺福島第一核電廠。B 先生解釋:「其實發生災難時沒有老人因核輻射即時死亡。反而在撤離時,有些老人因心臟病發而死。」現場所見,整個老人院如靜止在災難來臨那一刻,汽車在停車場停泊九年、院內的文件及雜物亦冰封不動。

當時我想:怎會在一所核電廠附近建老人院?可想而知人類對於核電危險視若無睹,包括日本政府。正當我沉思時,那四個德國人擅自闖進了老人院,嚇得 B 先生追在後面找他們回來,而我也趁機偷影了幾張相片。當我們這班不聼話的團友再次集合,就前往這旅程的最後一站 —— 東京電力廢爐資料館。
從老人院停車場遠眺福島第一核電廠。(圖片由雲海提供)
從老人院停車場遠眺福島第一核電廠。(圖片由雲海提供)
從老人院停車場遠眺福島第一核電廠。(圖片由雲海提供)
從老人院停車場遠眺福島第一核電廠。(圖片由雲海提供)
從老人院停車場遠眺福島第一核電廠。(圖片由雲海提供)
從老人院停車場遠眺福島第一核電廠。(圖片由雲海提供)
在老人院停車場內,冰封了九年的汽車。(圖片由雲海提供)
在老人院停車場內,冰封了九年的汽車。(圖片由雲海提供)
老人院內部冰封在 2011 年 3 月 11 日。(圖片由雲海提供)
老人院內部冰封在 2011 年 3 月 11 日。(圖片由雲海提供)
體內輻射量嚴重超標
體內輻射量嚴重超標 東京電力廢爐資料館由一座由圖書館改建而成,館內展示了大地震引發海嘯、再摧毀核電站令核輻射洩漏的事故資料。由於時間緊迫,我們沒法全館參觀,已經再度匆匆上路。

因為大家要趕搭回程仙台的火車,B 先生趕緊把大家送回小高站,否則我們要在福島重災區過夜了。
現在充滿童話色彩的「東京電力廢爐資料館」。(圖片由雲海提供)
現在充滿童話色彩的「東京電力廢爐資料館」。(圖片由雲海提供)
回到小高站,重遇中午接待我們的 A 小姐,交談後發現 A 小姐已落腳小高鎮,算是少數回流的人。同時,B 先生開始回收我們掛在頸上的小型輻射探測器,所有人的輻射指數也是正常的,除了我!指標顯示我的輻射量嚴重超標,B 先生半講笑地說:「你發生甚麼事?這個指數來說,你應該已經死了!」

之後他又安慰我:「或許是你掛在頸上的手機影響罷了。」真的嗎?真是這樣嗎?還是我真的吸收了超多核輻射?

B 先生住在距離福島縣大約一小時車程的地方,他也跟我們一同乘搭火車離開。我還是不滿足。三星期後,我隻身再次踏入福島核電廠南部的災區小鎮一看,為求探知更多「真相」,或許我就是個不怕死的傻瓜吧!(待續)
完成這次福島真相旅行團後,檢查戴在身上的輻射探測儀,發現嚴重超標!導遊擔心我會死!(圖片由雲海提供)
完成這次福島真相旅行團後,檢查戴在身上的輻射探測儀,發現嚴重超標!導遊擔心我會死!(圖片由雲海提供)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雲海,全名陳雲海。傳媒界的頑童,有些不受控;喜歡周遊列國尋幽探秘,除了愛探索古靈精怪東西之外,也熱愛尋求社會真相。投訴是另一種嗜好,別人稱他為「炸兩俠」!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