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旭暉|香港電台,淪為南深圳人民廣播電台,只需要一個月(壹週平行時空)

  • 發布日期:2021-03-16 10:00
  • 沈旭暉|香港電台,淪為南深圳人民廣播電台,只需要一個月(壹週平行時空)

 

廣播處長梁家榮忽然被提前半年解約,由政務官(AO)李百全空降繼任。同日政府公佈港台檢討小組報告,欲加之罪,也不用逐一引述。

從表面跡象,有以下值得注意之處:


約滿前半年忽然提前解約,非常不合江湖規矩。可能性一是梁家榮不願意親手處理報告要求的「跟進」,可能性二是政府刻意傳達訊息,不相信他有能力跟進,與及宣示對梁家榮的不滿。以梁家榮的公開信所言「去留無意」,似乎是後者居多。

以AO空降港台並不是第一次,印象中第一位空降的,是擔任副廣播處長的傅小慧,後因為朱培慶辭職而短暫處任。我和她曾開過會,她自然懂得官方的要求,但也非常AO,任內基本上沒有做任何政治任務,自言只是一名打工的中女。

另一位坐正的AO鄧忍光明顯多了政治動作,但他的手法是引入大量官僚程序規管港台,還談不上直接明目張膽的政治干預。但在「新香港」,新任AO處長恐怕毫無自主性,只能「官僚」、「政治」雙管齊下,全方位整頓港台。

港台未來的路線,根據左派設定,自然只能是反映新香港管治意志的「官台」,政治凌駕專業;邱騰華已明言具傳媒經驗的,反而不一定做得好。可以想像,越來越多政治性政策會出現,並出現在內部指引;由於港台員工也要宣誓,不遵守的不但可能失業,還可能犯法。

由於公務員公開表示和政府不同意見,今後都可能「違反誓言」地犯法,港台員工、包括報告重點招呼的CAT II合約「炒散」service providers,都只能一樣。這樣一來,港台可能搖身一變,會成為政府最政治正確的部門,因為最容易被「群眾」「監督」。至於在「過渡期」,自然要依靠「廣大愛國群眾」,去「舉報」港台上下任何「違法」行為。

港台的朋友,小心保重。

港台逃亡潮:我認識的頭條監製

港台逃亡潮:我認識的頭條監製

這位新任空降AO廣播處長履新第一天,三名資深港台公共事務組高層請辭,包括公共事務組總監王祿霞、《香港故事》監製方曉山、《頭條新聞》監製廖慧玲。

據媒體報導,「王祿霞向同事表示,說自己可以選擇是否辭職,但更多同事無得揀,因此過去一直頂住、頂咗好多,但因為做唔到一啲超越底線嘅工作,因此決定辭職。」一個月前訪問港台DJ曾志豪,他預言的港台End Game,已經完全言中。公共事務組變成CCTV,指日可待。

說來,我曾參與不少港台公共事務組節目,例如當《視點31》的嘉賓;曾經是十年前《香港故事》第一集的主持(當時另一位主持是張寶華);至於《頭條新聞》,更是經常「不經不覺」的主持國際關係環節。和這一team港台同事雖然不算太常見面,但感覺非常親切,也充滿合作默契。

最後這次客串主持環節,就是反送中後的這一季,也因為王喜被DQ,而令環節變得更長。每次見面,都會想到這是否最後一集,那種末世感覺,真的非常令人憂傷。頭條兩任監製都非常有熱誠,而且對年輕人很好、給予很多機會(十多年前的我自然是年輕人)。在過去一年,目睹節目一個一個環節被凌遲,留下來的也要每句對白思考怎樣避免投訴,每天工作變成應付排山倒海的五毛攻勢,這一切,本身就是文革。

RTHK剩下來的員工,就像香港,只能等待大黑暗時代到來,然後每天的生離死別。離開了的港台朋友,就算到了外地,也是終生抱憾。兩年前,《頭條新聞》舉辦了三十週年晚宴,當時還能聚首一堂,想不到,就成為絕唱。

DQ LMF的邏輯延伸
DQ LMF的邏輯延伸
這位「南深圳人民廣播電台」新領導的「新政」,原來是要求所有節目出街前,內容都要他先過目,否則不能on air,而且有權「隨時」抽起,說這才是「編輯自主」的(南深圳)定義。

「If you can’t pass my impartiality test, your programme can’t go on air」,新任李某幹部這樣的金句,肯定留名千古。"my impartiality test" 這樣的oxymoron,實在是南深圳一絕。

最「發人深省」的,還是李某即場示範他的「my impartiality test」,批評港台不應訪問LMF,因為他們唱「粗口歌」,「唔decent」。根據這「邏輯」(if any),任何公開講過粗口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咁「唔decent」,都不能被港台訪問。

假如有人錄得林鄭月娥或梁振英一句粗口(不要說他們一生人沒有說過),咁唔decent,官台同樣也不應訪問。如果這就是「編輯自主」,何不乾脆請一生奉行「和理非非」的卿姐當台長算?

幾個月前,我在YouTube訪問了LMF的MC仁,這位法國名校碩士畢業、精通藏傳佛教知識、外媒肯定為國際級塗鴉大師、音樂造詣影響了一整代人、對互聯網時代倫理與時並進的奇人,實在學貫中西。雖然我不認識李幹部,但假如二人作任何形式的「隻揪」,無論文的、武的,誰有資格進行「my impartiality test」,我100%肯定不是李某。而現在卻是李某負責編審,這非常符合南深圳風格,毫無違和。

離開香港前,訪問了MC仁,實在是一個明智決定。

光速DQ《議事論事》:「依法」的奧妙
光速DQ《議事論事》:「依法」的奧妙
香港電台淪為「南深圳人民廣播電台」後,「發展」一日千里。現在,我們自然明白為甚麼前署長梁家榮任期本來還有幾個月,依然被炒,就是為了配合人大決議,確保一切「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令這個地方任何形式的「雜音」程度都是零。

沒有了《頭條新聞》,沒有了《香港故事》,不能訪問反對派、也不能訪問LMF,現在,居然連更四平八穩的《議事論事》也要DQ。根據這邏輯延伸,《城市論壇》、《左右紅藍綠》等節目的存在可能性也接近零,除非清一色找政府中人解畫。這些節目我都當過嘉賓,一切都成為歷史。

不過我們要「學習」的是,為甚麼一名二流投誠AO,就可以這樣清脆俐落地DQ一個王牌節目,而又不需要提出任何理由,向內部、或公眾解釋。原來人民廣播電台李幹部多次對內警告,員工透露任何資訊,都是違反「官方機密條例」和「節目製作人員守則」,相信根據南深圳「依法」精神,隨時有刑事責任。

加上港台上下沒有離開的已經宣誓效忠,任何被署長研判為「違反誓言」的行為,不但足以解僱(相信也無需要理會公務員的長約保障)、甚至足以控告。

這完全是赤裸裸的白色恐怖。但在目前的南深圳,完全有效,因為沒有了一切可能的制衡。任何員工除非已經離開崗位、離開南深圳,否則不可能發一句聲,而沒有任何reference,社會人士發聲只能隔靴搔癢,何況現在連這樣的聲音也找不到地方發表,最終歸於寂滅。

無論古今中外,法律條文都是寫得很broad的,總是留下一些模糊空間,總是備而不用。現在,只要南深圳當局要做一件事,保證能找到任何一條法律、法規去上崗上線,再配合新形勢、新宣誓,去把正正常常的行為變成「犯罪」。

舉一反三,不要再自欺欺人,這已經不是香港。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