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抗爭者在囚|畫迷宮、拼字遊戲寄獄中 手足分享互玩解悶 寫信師:其實好心酸

  • 發布日期:2021-03-15 07:00

 

47名參與初選民主派人士2月下旬被起訴「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羈押,再度喚起市民向牆內手足寫信。現時約有200名抗爭者遭還柙、服刑,其中不乏已與家人決裂,「就真係得返文字陪到佢哋」,有「寫信師」如此慨嘆。怕黑字白紙太乏味,這個90後少女就畫卡通、「找不同」等遊戲,放上網供有心人下載印刷寄信,「如果冇人寫,張信紙畫得再靚都冇用。」

十秒就玩完的「找不同」遊戲,阿強畫了兩小時。(受訪者Instagram)
十秒就玩完的「找不同」遊戲,阿強畫了兩小時。(受訪者Instagram)
年曆上填滿月亮圓缺圖案以代表日子更迭,讓牆內手足可倒數刑期之餘,亦告訴他們可待人月兩團圓。
年曆上填滿月亮圓缺圖案以代表日子更迭,讓牆內手足可倒數刑期之餘,亦告訴他們可待人月兩團圓。
一張信紙畫兩小時

一張信紙畫兩小時

包包臉的卡通人物充當長輩畫在蓮花上,向手足祝福「新年快樂」;不出十秒就玩完的迷宮遊戲,花兩句鐘才畫完;信紙上的年曆填滿月亮圓缺圖案,讓手足可倒數刑期,也告訴他們可待人月兩團圓。「一開始我只係畫明信片義賣,後來有個中六妹妹寫信畀我,提議將啲畫印喺信紙上寄畀手足」,於是畫師化身寫信師,上網找資料,得悉在囚者規定限收30張卡片,就印製信紙派街坊。獄中收信數量不限,畫師創意卻有限,唯有再上網搜尋哪些紙上遊戲可讓手足解悶,「如果10封信都係同一款信紙,佢哋都會悶啦!」
「我會一直畫,直到這城市不再需要寫信師」阿強說。
「我會一直畫,直到這城市不再需要寫信師」阿強說。
心思纖細,卻配上雄糾糾的化名「阿強」,這也正是新生代遇強愈強的寫照。現時可繼承前年激烈社會運動的,剩下寫信、法庭旁聽,「我都會問自己其實做緊啲咩,做嘅嘢又有冇意義,就算義賣明信片再去捐錢,又捐得幾多?」愈畫卻愈無力,不知牆內手足是否收到信,又有何感受。直至一天,一位會拿其信紙寄放黃店的朋友向她說,獲手足回信指幾乎整個倉都收到其信紙,他們亦會互玩信紙上的遊戲,「諗到呢個畫面就覺得佢哋好童真可愛,但其實我好心酸」,猶幸心思總算沒白費,「原來佢哋真係需要我啲畫。」

兄弟爬山,做盡從來不止是但求無悔,而是的確有所作為,至少手足實實在在感受到被愛,「好多人寫信之前都要先草稿幾次,驚寫錯嘢反而令手足難受」,不敢提美食、玩樂等內容,反記下生活糗事博君一笑,「連呢啲細微位大家都諗咁多,就證明大家真係好愛班手足。」其實要向手足訴說的,一頁難盡。

採訪:陳因

攝影:黎稚齡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