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巷老鼠樂園|過百鼠群深夜攻陷土瓜灣 舊街坊勇鬥鼠輩:佢哋好似爆谷咁湧出嚟

  • 發布日期:2021-03-15 00:01

 

根據2020年上半年的數字,九龍城區的鼠患參考指數位列全港第三,僅次於東區及觀塘區。而九龍城區近三年的數字,都遠高於全港各區平均值近一倍有多。鼠患問題纏繞土瓜灣區多時,一位年紀輕輕的舊街坊,卻想以一己之力,引起街坊對治鼠的關注。

今年23歲的麥先生是位普通文員,小時候曾住在土瓜灣10年以上。雖然如今他已跟家人搬到附近的何文田居住,但他無論是讀中學期間,還是踏出社會工作之後,依然經常流連土瓜灣。生於斯,長於斯,他對土瓜灣的感情和熟悉,讓他對區內問題十分敏感。近月他深夜出沒土瓜灣期間,發現區內鼠患問題愈來愈嚴重,有藏匿後巷的老鼠甚至會走出大街,嚇怕路人。因此,近兩個月來,他幾乎每晚都會在土瓜灣一帶的後巷徘徊,一手手電筒,一手電話,將鼠群出沒的位置及其覓食環境一一拍下,並放到土瓜灣區的社交網站群組,引來不少迴響。

麥先生表示,來回巡查多天,鼠患最嚴重的地方位於北帝街的後巷,每晚在該處出沒的老鼠不下數十隻。牠們飛簷走壁,在渠間穿梭,不時聚集於食肆扔到後巷的垃圾袋附近,不斷咬開膠袋,在廚餘中覓食。記者跟隨麥先生巡視期間,發現大量老鼠聚集於各處,狀甚驚慄。

鼠患在土瓜灣區是個「老大難」的問題,麥先生認為,問題的核心在於食環署的監督不力。官府無為,民間只好自求多福。年紀輕輕的麥先生不時會在網上學習外國的滅鼠方法,更會DIY自製新老鼠籠,與食環署的作比較:「我會把自製的老鼠籠放在後巷做測試,看看食環的老鼠籠和鼠餌有沒有效。」

夜闌人靜時,分文不收在髒亂的後巷與鼠大戰,在不少人眼中相當「癡線」,但對麥先生來說,這卻是他參與到這個社區當中的新方式,而這種參與源於人對社區的歸屬感:「我是覺得這個問題很需要重視,不是沒有管,而是很多人不懂得處理。你問我應該怎麼改善嗎?我也不知道,能抓多少是多少吧。你喜歡那個地方就會重視那個地方的環境,你對這個地方有感情,有歸屬感的話,也該理會一下這裏的衛生情況。」

有在北帝街營業的食肆負責人表示,自己有妥善包好垃圾,但老鼠已進駐該處很久,晚上只要一放垃圾袋到外面,大批老鼠便會前來搶食。有在北帝街後巷收集垃圾的工人更表示,每間餐廳處理垃圾的方式不同,或鬆或弛,標準不一。一些害群之馬更令後巷衛生環境變差,一到夜深,藏匿各處的鼠群便會蜂擁而出:「某些食肆白天不收垃圾,晚上就累積了很多老鼠,我做這一行真的不敢去餐廳。」

當區區議員黎廣偉表示,其實在區內,幾乎有食肆存在的後巷都是黑點。他亦經常收到居民的投訴:「很多市民會一直投訴,我們收到投訴就會向食環署反映,投訴多一點,食環署就多做一點。」黎議員指,食環署不是沒有做事,老鼠藥跟老鼠籠都有好好放置,只是成效不彰:「可能這條後巷放了6、7包老鼠藥,只有1、2包有被碰過,老鼠籠則完全抓不到老鼠。因為食肆的廚餘多油、有肉,香味更加濃郁,更加吸引。代入老鼠的角色,我也不會吃籠裏的蕃薯。」

黎議員續指,捕鼠方法成效有限,這與食肆處理垃圾方法亦不無關係:「在北帝街後巷可以看到三種食肆處理垃圾的方法:黑色膠袋被隨意放置、有些被放在無蓋的藍色膠桶;部份有蓋的垃圾桶,那是比較好的,不過容量不大,而且要整條街的食肆都用這種垃圾桶才有用。」

鼠患是九龍城區議會的熱門議題,不少區議員都多番在議會層面上追問相關政府部門。九龍城區議會環境衞生及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副主席,馬希鵬議員直指,老鼠肆虐的原因在於政府部門的不作為:「食環署的根本問題是防治蟲鼠工作外判出去,而外判的標準是價低者得,整個蟲鼠隊不會用稍微昂貴一點的器材。有多少個老鼠籠,放了多少老鼠藥,多少個禮拜來做一次只要達到合約要求就算了,其實都只是為做而做。」

不過馬議員強調,這不只是食環署單方面的責任,食肆和黑點附近的業主都有責任:「其實老鼠連鐵絲網都可以咬破,一般垃圾膠袋就像無掩雞籠一樣,予取予求。到底食肆有沒有做好密封工作,杜絕食物源頭呢?這是私人業主應負的責任。」

採訪:文廷

攝錄:胡堅、文廷

土瓜灣區後巷鼠蹤處處,非常嚇人。
土瓜灣區後巷鼠蹤處處,非常嚇人。
一些老鼠完全不怕人類,不時探頭監視人類行動。
一些老鼠完全不怕人類,不時探頭監視人類行動。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