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一國兩制」B和「一國一制」二點零(陶傑)

  • 發布日期:2021-03-14 17:00
  • 坐看雲起時|「一國兩制」B和「一國一制」二點零(陶傑)

 

香港特區進入後國安法時代。不但特首選舉,連整個立法會制度全部推倒重來。親中集團歡呼為「第二次收回香港」,泛民稱為「倒退回一國一制」。

實際上香港進入「後鄧小平構設的一國兩制」。正如法蘭西——我知道這等譬喻絕不恰當——由一七八九年的法國革命開始,屢經第二共和、第三共和,憲法不斷修改,今日是戴高樂之後的第五共和。

若說香港現在已經一國一制,也不準確。香港版本的「一國一制」,又與深圳可以不的那個一國一制,有許多的不同。至少還是用港幣,那就再「一國」也「一國」不到哪裏去。香港還有私人企業,而且在可見的將來,不會大中企業都會各派一名黨委書記,香港人也可以上網Google。香港將會實行的是「另一版本的一國一制」。

中國今日推翻鄧小平時多次向香港商人「要不要燒香賭咒」的承諾,重新定下新版「一國兩制」規條。立法會像上市公司增加批股,上膨脹議席至九十席,下壓縮泛民的直選,機會最多十席(直選議席共二十)。

但中方不可能一個都不要反對派。中方接受的反對派上限是劉慧卿,下限即無底線,或許會叫湯家驊歸隊。至於中間的一大批面目模糊者:馮檢基、狄志遠、單仲楷、鄭家富,甚至張文光也可以躍躍欲試,必要時全部回鍋翻炒,做中國欽准的所謂忠誠反對派。

如此局面,中國認為比澳門「寬鬆」許多,也比新加坡不可同日而語。新加坡人不許批評政府,連民生經濟政策也不可公開批評,但中方認為新的立法會,你們還可以大罵特首和財政司司長,罵中共,則可以在立法會外,聲音小一點,而不構成煽動,在議會內不准。要求擴大普選,這三五內不必再提,以後再說。至於港獨或本土甚麼的,一現蛛絲馬跡,即時拘捕。

此種新「一國兩制」,略高於澳門,在政治上則又更多「空間」於新加坡,以後的反對派,當然可以按月支薪,全職反對,但遇到政府的法案和財政預算案,也通通的反對無效。

正如希臘神話,天天將大石頭推到山頂的西西弗斯:石頭由山頂滾下來,你再推上去一次。但是石頭每天都再會滾下來。這就是將來「反對派」收錢發聲的全部職責。至於這種生涯,有沒有出息,與生命有何意義,則是另一個存在主義的哲學話題。但是每個月賺取的金錢不薄,連同助理和津貼,總有十多二十萬,另有自己的辦公室。心高氣傲的你認為沒出息,很多人需要這份收入。

當然,有時所謂建制那邊,也會有些不滿特首或特府民心政策的聲音加盟進來,形成不止於泛民一支反對勢力。但此等政策僅就於老人免費交通津貼、窮人的差餉應該免一個月還是半年、醫療和殘障人士撥款應增加或減少。這等柴米油鹽的雞毛蒜皮,中國無意管,也管不了,正好要一種反對聲音,替中方遙遠地在北京監管這個所謂行政主導在做甚麼事。至少一盤賬目——不要忘記香港外匯儲備在全球政府之中數一數二——那盤數中方一定盯緊,再是自己人的特首,也防止將一張手伸進香港的庫房,給自己和家人或黨羽掏錢。

這是最重要的一點。馬雲和王建林富可敵國,那些錢到底是他們的還是中共的,一時說不清楚。但此等萬億富豪,姿態一旦太富有個人魅力色彩,中國也不高興。時機成熟即「一聲令下」。何況坐擁幾萬億儲備的香港特區政府,即使特首是大陸的甚麼紫荊黨,將來「上面」也會盯緊。而盯緊的手段之一,就是圈養為數有限、對中國政權毫無威脅的半閹割反對派。

這樣一來,你劉慧卿就算不想做,很快會有關人等叩門,親自做她大姐的思想工作。因為二十年經過種種「考驗」,劉慧卿的反對聲音、蹦跳高度、情緒指數,經中方觀察統計,勉強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例如劉慧卿會說英語,最多向BBC電視台發牢騷,但從未跟隨其他人去美國議會游說制裁。而馮檢基著重改善基層生活,其他人最多在六四問題一年一席說幾句話。此等「反對」程度,長遠來說,中方可以接受。

然而,這樣對香港是好是壞?正如最謹慎的李顯龍也說過:中國現在整體外交政策,對中國沒有好處。但是李顯龍強調:他不準備提供意見。這是很聰明的態度。雖然同是華人,李顯龍對中國非親非故,沒有義務向中國提供任何意見,他知道說了也是白講,但對於新加坡如何因應南中國海,李顯龍會私下做一點事。

香港局勢力一樣。時至今日,不必再多言。二十多年來,閣下說來說去也三幅被,今日再力歇聲嘶,也是重複同一套老話。香港一些中國問題專家,我目睹他們長大變老,頭髮由黑變白、由白變稀疏,三四十年來不外嘮叼嘮叼,諫以他們熱愛的祖國:主人你不要這樣呀,不要對人民這麼殘酷呀、學生只是出來抗議,不應該用坦克車對付呀、一點點民主自由對你好而不是壞呀。這種催眠曲,許多聽足了四十年,單調而重複,既然毫無用處,聽者昏昏欲睡,倒真的不如收聲好。

這就是未來香港的新局面。外國資金只要認定香港低稅、港元自由兌換、資金可以進出,則不管你捉幾多個民主派,中方認為也會進來投資。在這方面,中方沒有全錯、即使看錯,中國願意強賭這一鋪。因為美國國務院與國會不同,國會又與美國在香港的總商會不同,與華爾街和IT界不同。既然有幾個不同的美國,大可逐個擊破。面對一個中央集權的極權國家,美國和歐洲玩不過的原因就在這裡。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