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鴨記魚蝦蟹天仙局丨有人做媒引人落注 街坊輸多贏少3粒鐘賺2萬

  • 發布日期:2021-03-02 00:01

 


深水埗鴨寮街,每晚都會有不少人在擺地攤,不過最近,卻有一個擺在地鐵站和公廁交界的檔攤吸引大批市民駐足圍觀,原來,有數名男子在那裏開設了一魚蝦蟹賭檔!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公然開賭,認真猖狂。

有在鴨寮街擺檔的檔主透露,這數名男子原來是活躍區內的越南幫人馬,一向都是撈賭維生,除了會在唐樓單位開賭檔,亦操控遊戲機中心釣魚機賭博生意。不過,有人估計,由於區內非法賭檔頻頻被警方掃蕩,而遊戲機中心又因應疫情被勒令停業,於是乎,這班人便轉戰街頭,大開魚蝦蟹「天仙局」。

撰文:專題組 攝影:攝影組

每逢傍晚七時,鴨寮街和桂林街交界的同一位置,都會出現同一班男子,打開放在路邊的木枱,鋪上魚蝦蟹圖紙,營運著一魚蝦蟹賭檔。記者觀察發現,這賭檔有多名成員,有人搖骰,有人負責收錢派彩,另外還有幾個人在旁假扮賭客做媒,明顯想引街坊落注。

在附近擺檔的檔販指,賭檔負責人會對骰盅做手腳:「基本上十鋪有九鋪都係個莊家贏。」不過現場所見,有不少師奶阿伯都趁熱鬧,甚至參與賭博,亦有南亞人士在場賭足1小時。

當有軍裝警員經過的時候,營運賭檔的人便立時收拾賭具四散,又把骰仔掉到地上,當警員離去,他們又繼續再賭過。由於在大街大巷開賭檔真是太猖狂,兩小時之後,有便裝警員便走到負責人面前向其表明身份,勞氣地斥責他的行為,又抄下部份人的身分證號碼。

擾釀一輪之後,這班人已經不敢再開賭局,只是分散地坐在附近街頭。不過翌日,記者又再看到他們在現場出現,繼續開檔。就記者兩日所見,這賭檔每次至少也賺二百多元,短短一小時就已經玩了四十多次,而他們每日都會開檔兩個多小時,換言之,保守估計一日已經賺萬六元,若他們擺檔擺足一個月,便勁賺近五十萬!

不說不知,原來不少在鴨寮街一帶開檔的檔販,對這班越南幫在街頭開賭檔的情況司空見慣。有檔主表示以往臨近新年收爐時候,都會有人拿一些桌椅霸佔地鐵站外的路口:「但而家已經好少。」

亦有檔主表示,每年新年前後,幾乎周圍都出現魚蝦蟹賭檔:「喺鴨寮街公廁中間位,就喺嗰度搖骰仔,搖下搖下就好多人嚟賭㗎喇,都係啲阿伯走過去聚賭,成班人圍著賭魚蝦蟹。唔係賭好大,一二百、幾十蚊咁啦。」

不過,有街坊就對街頭出現賭檔一事覺得反感:「一批人圍起來賭錢,仲引埋其他人參與非法賭博嘅興趣,咁當然係擾民。」又有街坊認為有關政府部門應加強執法:「呢啲都係公開嘅秘密,連警察等等政府部門都知道,但幾時有人嚟冚檔就不得而知。」

如上文所提到,經營賭檔的人,都是活躍區內的越南幫。其實警方在過去一年,亦曾多次在深水埗掃蕩牽涉越南人的非法賭檔,在2月、7月及8月,分別在基隆街、石硤尾街,長沙灣道等多個地方採取行動,拘捕近20人,當中大部分也是越南藉人士。

除了在街邊快閃開檔搵食,不少持「行街紙」的無業越南人都有在區內開樓上賭檔和撈毒,為了錢銀利益而同鄉相殘的血案,不時在街頭巷尾出現。

「越南幫以前都非常搏命,常牽涉毒品、打打殺殺嗰啲問題。」深水埗區議員衛煥南指,本地人較少會在大街大巷營辦賭檔,反而一些南亞人則會在街上聚賭,情況在石硤尾街、桂林街、汝州街和海壇街十分常見

廣東人喜愛賭博,不論是番攤、彩票,字花抑或天九,甚麼都可以拿來賭。魚蝦蟹的遊戲規則簡單,因此成為大人細路皆知曉的賭博遊戲,不論在濠江的賭廳,還是過年時候跟親友的玩意,魚蝦蟹都是受歡迎的遊戲之一。

其實魚蝦蟹是眾多骰寶遊戲的其中一範,是華南地區乃至越南一帶的傳統賭博玩意,時至今日依然非常流行。其型式和賠率跟其他骰寶遊戲基本一樣,不過就用了魚、蝦、蟹、葫蘆、金錢和雞的圖案來代替點數。

不過,小賭怡情,大賭卻未必會變李嘉誠。無論是魚蝦蟹定還是賭啤牌,街邊參與聚賭分分鐘會人財兩失,進行非法賭博,最高罰款3萬元及監禁9個月。另外,於街道上經營、管理,或控制非法賭博,最高罰款為5萬元及監禁兩年。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