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當飛機師半昏迷(陶傑)

  • 發布日期:2021-02-28 17:00
    最後更新日期
    :2021-02-28 17:24
  • 坐看雲起時|當飛機師半昏迷(陶傑)

 

拜登上台未及二月,其精神狀態及認知能力,引起美國本黨擔憂。國會內三十多名眾議員,竟然聯署要求將總統手上持有核彈發射末日按鈕器,悄悄的由拜登手上繳下,改由內閣集體管有。

總統手持的核彈按鈕包 ,是荷李活末日大場面電影常見。實際上並非拜登或美國總統一人的電腦遊戲機,真的要按鈕,若一人乾坤獨斷,只得一種情況:就是當白宮內閣其他官員在戰爭中死得七七八八,剩下兩三人,則總統個人對按鈕器手提包的壟斷能力就越高。即使如此,譬如與副總統國務卿三人,在防核彈攻擊的地下室淪為死剩種,如何絕地末日反攻,也不由總統一人歇斯底里的決定,須與其他兩人取得共識。

因此拜登雖然手持這個手提包(一般情形還是有助理代挽),在非戰爭狀態毫無問題。這三十多個眾議員,略有杞人憂天,但此一花邊新聞卻又屬實。證明民主黨內對拜登精神健康問題之深切憂慮。

特朗普下台,美中關係既不走向激烈的對峙與割裂,則千絲萬縷,更為複雜。譬如美中貿易既不全脫鈎,也不如克林頓時期的全擁抱。即局部脫鈎、局部保留。那些層次領域要脫、那些業務專科要保留,由下層官員跟據商界評估、軍事國防機構制衡,交上來的報告,一個七十八歲的老人如何有能力看出其中計算的方程式?還是確實政府內外有一組特別的專家,計算妥當,交由拜登劃押簽名?美國的政治決策,必然是後者而不是前者,因為除了三權分立,還有一個複雜的機械系統運作。

中國人看美國政治,將領袖的作用看得太重要。這是千百年來帝皇文化形成的思維基因。譬如歷史教科書說:明太宗朱元璋廢除宰相,每日處理國事獨攬乾坤,每日親自奏疏超過二百件、處理公務並決策四百多項。其時朱元璋五十六歲,皇帝做了二十八年,精神狀態一日差過一日,而且疑神疑鬼,如何承受得起如此繁重的政務?

答案是既無宰相分勞,朱元璋有一堆「助手」。朱洪武時期出現過四大輔官,後來的永樂帝也頂不住了,設置內閣太學士。

到了清初,也只有雍正一個人親自勤政,親批奏摺直到半夜,各地糧食收成、城市管治成績,事事皆要知道。此等中國歷史知識,在中國人腦海中根深蒂固,總認為美國也是這樣。

既然出了名符其實的「昏君」,精神狀態昏昏欲睡,亦即所謂Sleepy Joe,則龐大的Deep State 決策系統,必然更大程度接掌權力。

民主制度最大決策的官員固然是民選,但在下中操作的卻是公務員。因此香港主權到期問題,戰後歷代首相都由殖民地部大臣或外交大臣知會一聲:香港租約於一九九七年到期,首相點頭說一聲「知道了」,最後在七十年代末,在香港的怡和、置地、匯豐銀行,土地按揭和貸款實在批不下去了,方由下至上出現迫切要求,要英國由首相出面與中國談續約。此時外交部的官僚也按照自己的經驗判斷向外交大臣和民選的首相提交方案。最後戴卓爾夫人俯允下層官僚所請,被外交官當做了扯線公仔的演員去北京見鄧小平的。

美國拜登時期的決策更一樣。特朗普只能做一任,因為他在最高,要將權力「朱元璋化」。事必躬親,最後連武肺病毒也不相信衛生部長福奇。福奇背後偏偏有龐大的醫藥集團,而特朗普上台後卻又要向美國藥品價格開刀,不准藥房壟斷價格。一劑給糖尿病人注射的胰島素,由九十元美金降至四十五元,後又被特朗普硬生生的拖低到三十元。特朗普一人為天下法,動了那麼多利益集團的命根,豈會不發生政變?

而政變之後,政變集團學到的第一場教訓,就是要削弱總統權力。因此拜登不是民主黨胡亂挑選的,是吸收了中國出現二十八的毛澤東個人極權之後,葉劍英李先念等,才推出一個弱主的華國鋒。華國鋒被逼放出鄧小平,形成一九七八年的一段「三駕馬車」時期。拜登就是美國過渡期的華國鋒。

而此一過渡期有多長?民主黨也不知道。因為幾十年來,美國第一流精英不投身政界,全部湧往華爾街和矽谷。白宮和華盛頓真正的才空洞化,個個變成東西兩大財金基地的代理人、打工仔、然後成為傀儡。這就是最終選了一個拜登的理由。

此昏君不是假昏,而是真正的半昏迷。這樣美國的駕駛艙是不是沒有了飛機師,而變成馬航370?這又不會,因為已經衛星導航系統與一副電腦操作方程式雙結合。

這就是美國的制度永遠高於中國的地方。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