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移英小心貨運大混亂 | 行李滯港三個月 港人被追收近$20,000附加費 專家:廿年嚟第一次見!

  • 發布日期:2021-02-27 07:00

 

英國政府上月接受 BNO「5+1」簽證申請後,移英潮一觸即發,首兩周已收到近五千人申請。有貨運公司透露,過去兩、三個月的移英訂單,由平均一年180單,增至今年每月接近200單。然而全球海運大擠塞,貨櫃短缺致運費水漲船高,有貨運公司渾水摸魚,要求客戶支付逾萬元附加費保上船。即使成功上船,行李抵英後,亦要求客戶支付當地逾千港元的存倉費。兩地的附加費,已相當於「二次移民」的金額。

行內人士透露,貨櫃短缺情況並非想象般嚴重,一般等兩至三個星期就可上船,不會等一整個月。而且行李在倉庫等待寄出期間,照理不會向客人收取存倉費。至於附加費,有行內人士認為,貨運公司不斷向客戶調整收費,證明該公司尚未向船公司取得櫃位及船期,「你自己未同船公司攞位,就夾硬報個價出街,用好平嘅價錢吸引個客,跟住你依家話俾人聽,運費貴咗好多,超出預算,你就問個客人追返,其實個客好慘。」

事實上,在貨運公司坐地起價背後,船公司全權掌握航運班次及貨櫃流通量,主導整個航運市場。故有聲音質疑船公司以價制量,故意扣起船隻控制櫃位供應,炒高貨櫃價格。有行內人士無奈道:「我哋都係肉隨砧板上,我哋都係一舊肉嚟咋。」然而在貨櫃櫃位博弈下,受苦的還是客戶。

黃太一家四口去年十二月離港赴英,共有34箱行李托運。十月她和貨運公司簽訂報價單,十二月初貨運公司上門收貨,並預計十二月中旬上船。其後她收到貨運公司通知,指全球船運缺櫃致延遲出貨,貨品仍滯留在港,要求黃太支付每月1,080港元存倉費。黃太引用報價條款,指公司承諾在貨品上船前,不會收取任何存倉費(Free climate controlled storage for Groupage container sea shipment until we have a full container loading ready to be dispatched),因此拒絕支付存倉費。

直至一月,貨運公司表示月底「有機會」上船,惟仍未確認已取得櫃位。又指由於船公司提高了運費,故要求黃太額外支付$7,000 附加費。黃太不從,寧願留待船運情況好轉、運費回落後才上船。貨運公司則回應,如果她選擇等待下一個船期,公司會繼續收取存倉費,但可以免收首一個月的存倉費,一個月後將恢復收取費用。黃太堅持不付任何附加費,並促請公司遵守免收倉租的報價條款。「如果我哋真係就範俾倉租,佢係可以一路賺我哋倉租,唔上船個喎!」

至一月尾,貨運公司仍未取得櫃位上船,建議與黃太一人一半攤分存倉費,黃太亦不從。到二月初,公司通知有貨櫃船來港,如要上船就要支付 $12,200 附加費,相等於移多一次民,「入面都係一家四口嘅夏天衫,同埋啲書、細路仔嘢、廚具。我喺英國買過晒,都唔使萬二蚊啦!」黃太選擇留待之後運費回落再上船。惟貨運公司亦堅持指,在等待上船期間,公司只提供最多一個月的免費存倉,其後將逐月收費。「好多人遲過我Pack嘢,但係貨已經到咗英國,又冇額外加價,我先覺得自己好似中伏,俾人打劫咁。」

黃太當初因為該貨運公司報價平,而選用其搬運服務。她質疑公司以平價服務吸引消費者,其後再收取各種附加費用謀利。「船運加價,其他公司報價時已經加曬價,但係佢報價都係平,之後再問你攞倉租,再俾附加費,咁樣來賺錢。」
行內人批做法「打死狗講價」

行內人批做法「打死狗講價」

從事國際搬運二十多年、已移居台灣的Joe指,從未遇過有貨運公司因貨櫃短缺延遲出貨,而向客人收取額外附加費的個案。他指一般貨運公司向船公司確認有櫃位後,才會向客戶落實報價。現在該公司未取得櫃位就已報價,做法不合理,「貨運公司嘅角色係旅行社,船公司係國泰,旅行社仲未同國泰買機票,就已經開價話去泰國一千蚊。依家香港飛泰國價錢升至四千蚊,佢又問返個客追返三千蚊。佢都未同國泰攞位,點會收多人錢?」

Joe續指,除非客人要添加托運行李,或更改寄貨日期而延長存倉期,否則貨運公司一般只按單收費,不會收取額外費用。「依家係因為你揾唔到位先走唔到貨,所以(存倉費)責任應該係貨運公司承擔返。」

另外他指,行內一向以「價高者得」原則拿位,視乎貨運公司有沒有能力爭位,認為是次貨櫃公司不想蝕,故將增加的成本全數轉嫁至客戶。他指,貨櫃短缺問題不是想象般嚴重,「貨櫃短缺係講緊遲一兩個星期走貨,第三個星期就走到,我睇唔到可以搞成兩個月都未走。大前提係運費升得太誇張,行內寧願等都唔想貴價走貨。」
另收逾百英鎊存倉費
另收逾百英鎊存倉費
在香港支付完天價附加費及存倉費,即使成功上船,到英國亦要再額外付錢。移英港人姚小姐在Facebook 表示,貨運公司早於去年十一月完成收貨,亦表示會在十二月初上船出貨,但臨走前卻指因旺季關係,要收取逾三千元附加費,預計行李一月初運到英國。後來在英國清關三周後,直至二月,貨運公司又指當地沒有貨車送貨,導致行李滯留在貨櫃碼頭,要向客人收取120英鎊(約1,317港元)存倉費。

Joe表示,貨運公司會外判到英國本地的代理搬運公司,處理英國當地接收和搬運的事務。他建議客戶直接聯絡該貨運代理商,確認是否如貨運公司所説存在貨車短缺問題,「你話產生咗好貴嘅倉租,咁計過條數,會唔會自己搵架貨車落去攞貨仲划算呢?始終你個人已經到咗英國。」
業內:八九成公司都會借機加錢
業內:八九成公司都會借機加錢
從事國際貨運接近二十年、本地貨運公司負責人張生指,由上門包裝搬到倉庫,再等待寄出期間不會向客人收取存倉費。他透露自己亦於過去一個月,收到六宗來自其他公司的客戶,被收取附加費及存倉費的求助個案,「依家八、九成公司都會用存倉費嚟收錢,既然有倉租收,咁佢就唔使落力爭位幫你上船。」他續指,即使過去曾出現貨櫃短缺,但仍有不少公司成功取得櫃位,視乎公司「夠唔狗實力爭位」。

他透露行內有公司,會先向客人確立報價單期限。例如當客人支付訂金後個半月,公司要確保在個半月內寄出貨物,並不向客人收取船公司增加的運費。如果未能在時限內寄出貨物,客人可向公司更新報價單,亦可自由選擇是否仍繼續選用公司服務。「不過呢段時期運價係咁升,所以間貨運公司自己都嘔左十幾萬!」
難循法律追究責任
難循法律追究責任 黃太認為貨運公司違反報價條款,並考慮透過法律途徑,向對方追討延遲發貨導致的損失。Joe 指,貨品交運通常列明「ETA」(預計到達時間)及 「ETD」 (預計送出時間),所以一般航運不會寫明實際抵達時間。除非在出運前,客戶和貨運公司雙方確立實際送出及抵達時間,否則較難向貨運公司追討賠償。

張生亦指,報價單一般會列明免責聲明,公司會「戴定頭盔」,預告費用會因應情況調整。
涉事貨運公司:客戶承擔存倉費很公平
涉事貨運公司:客戶承擔存倉費很公平 就有客戶不滿被要求收取附加費及存倉費,本刊向涉事貨運公司查詢。負責人回應指,過去兩個月,公司只成功取得四個前往英國的貨櫃,導致有大量貨物積壓。雖然公司在報價單列明,在取得櫃位前向客人提供免費存倉,但由於事故超出公司控制範圍,公司視為「unscheduled warehousing(臨時存倉)」。而公司在報價單亦明確指出,有可能發生這種突發情況,因此保留收取費用的權利。

負責人強調,公司不得不租用額外倉庫來存儲積壓的貨物,沒有從這種情況中獲利。他又認為在這種特殊情況下,客人支付額外費用是公平。他重申自己於過去的十年營運經驗,從未收取過這些費用。而近期公司為新客戶收貨前,也開始通知客戶將收取存倉費。
船公司成最大贏家
船公司成最大贏家 以往一個40呎前往英國的貨櫃價格,大約是800美元。去年十二月已暴升至十倍至8,000美元,今年一月更搶貴至14,000美元。Joe認為隨後的貨櫃價格走向「同Bitcoin一樣冇人知」,一切取決於船公司如何調整船期。

船公司因應早前肺炎影響出入口貿易,而減少了航班及承載量,沒有將空櫃由歐美回流到東南亞,導致貨櫃短缺。但運費上漲,令船公司變相可以「做少啲、賺多啲」。換句話説,船公司掌握了控制運費主動權,「貨運公司都係肉隨砧板上,都係一舊肉嚟咋,個砧板係船公司度」。

「中央貨運及物流協會」理事長Oliver Wagner接受外媒訪問,懷疑缺櫃潮是船公司操控所致。他認為,疫情對航運商而言,貨櫃總銷售量雖然下降,惟運費高漲使利潤創新高,「缺貨櫃」或是刺激市場行情的策略。

撰文:張怡

錄影:財經組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