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騎呢古惑仔發新年財丨冇鑼冇鼓Hea舞獅𢱑利是 街市檔販嘆:唔畀怕有麻煩

  • 發布日期:2021-02-22 07:00

 


新年流流,禮多人不怪,祝賀說話哪會嫌多?正如網上流傳的一條片段,三名男子在街市內不斷地向菜檔魚檔的阿哥阿姐,猛講身體健康、生意興隆,還帶著舞獅的獅頭搞搞氣氛,驟眼看還以為他們是一班有理想有抱負、對未來有憧憬、有目標的有為青年。

事實上,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 - 就是來向商販逗利是!這三位人兄,兩個負責舞獅,一個負責揸兜搲利是。原來,此起彼落的祝賀之聲,不是發自真心,舞獅更是舞得不倫不類,難怪檔販反應亦十分冷淡,但又不敢不給,全因他們都是一班古惑仔。

上週五(19日),新年長假才結束不久,元朗同益街市的檔販大多已開市營業,網民Davey在逛海鮮檔的時候,卻遇上三名奇怪男子,一人頭笠獅頭,一人行頭揸兜,尚有一人跟尾,於是Davey便在好奇心驅使下拍攝了整個過程。

「我看到舞獅的一行三人向魚檔收利是,魚檔卻只是在錢兜拿錢給他,只見舞獅的人有祝賀的說話,魚檔是沒有反應跟表情,只是很無奈地給他們十多廿元。」Davey發現,三人一路在打其他魚販主意,當發現有途人拍攝他們,更會即時擰轉面,似乎不想被別人拍攝。

「跟平常在街頭舞獅的人有分別,反應完全不同,當我拍攝他們正面時,他們就叫我不要拍,中間還夾雜著粗口。」據他觀察所知,若果商戶不理會那三人,他們便會一路說祝賀的說話,直至檔販派利是給他們為止,收了錢便會離去,十分無賴。

記者走到同益街市了解情況,醒獅早已不見,但據檔販所講,每逢過年,都會遇上一批又一批的古惑仔,藉著醒獅活動,向檔販索取利是錢:「有時候可能會來數天也說不定,我們通常也是給二十元左右,每檔也會給的,不給的話你不怕他搞事嗎。」

檔販對他們有所忌諱,因而無奈向他們付上十元或二十元求個安心,不過卻認為他們連𢭃利是也𢭃得不專業:「以往這班古惑仔會一行十多人,打鑼打鼓咁樣,今年就只是求其舞兩嘢,說一些祝賀說話,連鑼鼓聲也沒有,我覺得好像是在騙利是。」

我們曾就舞獅事件向警方查詢,警方回覆指,並未接獲在同益街市的舞獅活動之申請,呼籲市民若懷疑有罪案發生,可向警方作出舉報。事實上,除了元朗,這班古惑仔亦去勻港九新界其他街市。

其中在九龍城街市,有檔販還懷疑早前來舞獅搲利是的,正正就是網上片段中那三名男子,更指他們態度並不友善:「你不給他錢,他就站在店前賴死不走,繼續講一些恭賀說話,姿態還要是很惡的樣子,趕不走他又做不到生意,便被迫要畀利是。」

早前在網上呼籲商戶在新年期間,團結一致拒絕黑幫收陀地的深水埗區議員李文浩表示,黑幫在新年期間除了會借舞獅為名向商戶求取利是之外,亦會以送年桔等形式來收保護費:「從我自己的角度來看,這根本是行乞的行為。」

「收陀地問題在這三四年間好像是更嚴重了,商戶以往也是避而不談,最主要他們也是怕得罪人,但面對著今年的疫情,大家生意也差了,真的是沒可能再有錢給這班人勒索。」他又指,黑幫通常不夠膽收任何連鎖店的錢:「只會壓榨這些小商戶。」

據他了解,若黑幫知道某店家一直也有給錢,他便會每年也來收錢,所以自己在過年期間幾乎每一天也有巡區:「看看會否有店鋪多了一盆桔,便去問發生甚麼事,若遇上被黑幫勒索的事情,街坊其實可以找當區區議員協助,我相信不少議員也會有辦法。」

或許真是經濟不景,前排屯門新義安頭目排骨勒索運菜車,每部車也至少收一萬幾千,現在這班古惑仔,連街市檔販的十多廿元利是也要爭住要,難怪有網民說,黑社會也快將成為夕陽行業。

撰文:專題組

攝影:攝影組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