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離開立法會之後丨政治夾縫下泛民回歸民生 邵家臻: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 發布日期:2021-02-20 07:00

 

去年11月,一場立法會延任風波,4名民主派議員被禠奪議席後,餘下15位泛民議員宣布集體辭職,從此今屆立法會上,再不復見民主派的蹤影。

總辭近3個月,泛民各有千秋,如公民黨的譚文豪,由一任機師轉型為茶餐廳老闆,實踐過往被視為「不可能」的議會倡議;又如一派硬朗的民主黨議員林卓廷,專注地區工作之餘,同時打「網絡戰」覓新出路。另有因2014年「佔中案」喪失議席的立法會前社福界議員邵家臻,成立囚權組織「石牆花」,延續獄政改革的理想。

絕處裏,泛民主派如何逢生?

譚文豪︰轉型開茶餐廳

譚文豪︰轉型開茶餐廳

一派「官仔骨骨」、曾任18年機師的譚文豪,孩童時於木屋區長大。及後,赴澳洲進修昆士蘭大學機械及太空工程榮譽學士,及澳洲新南威爾斯大學交通工程碩士。曾任香港機組人員協會執行委員的他,是首批華人執行委員。

2016年,他從公民黨梁家傑手上接棒,當選立法會九龍東直選議員,任內關注航空發展,包括爭取華人機師與外籍機師同工工薪及平等待遇,以及關注機場「三跑」項目等。

然而,去年12月初,他辭任立法會議員,與飲食界的林瑞華開茶餐廳,名為「一日三餐」,座落於旺角鬧市。餐廳裏,不難覓見譚文豪穿上啡色圍裙,落手落腳打點店舖的身影,一別以往立法會身穿筆挺西裝的尊貴形象。
 餐廳裏,不難覓見譚文豪在鋪面打點的情況。(胡智堅攝)
餐廳裏,不難覓見譚文豪在鋪面打點的情況。(胡智堅攝)
推動黃色經濟鏈

推動黃色經濟鏈

「最初考慮會否總辭時,會想未來有甚麼選項,如果不做議員會做甚麼呢?甚至更早的時間,我不做機師會做甚麼呢?這些考慮和準備很早已經有。」譚文豪說。

說到進軍飲食業的緣故,原來是盼望為港人準備一餐「安樂茶飯」;與此同時,藉著茶餐廳的地道,推動本土飲食業,並壯大「黃色經濟鏈」,包括與本地食品供應商「燒賣皇后」及「悅和醬油」等合作,並聘請「同路人」為員工。
實現政策理想
實現政策理想
餐廳特別之處,在於實踐商界眼中「蝕大本」的政策,包括使用被詬病成本高昂的環保餐具,以及容許員工同時放「銀行假」及「勞工假」。

「議會中如何推動政策,很多時候其他人會說︰你講就叻,但會否做得到、有否想過執行上有問題?現時我有這間茶餐廳,我就執行給你看。」

「譬如我們使用的外賣餐具,全部是環保物料。雖然成本貴了,過去商界永遠只會抱怨加重成本,維持不到生意,我現在就實踐想法,其實是做到的,只要有心做便做到。我相信顧客會因為環保概念,反而會光顧更多。」譚文豪一臉認真說。
餐廳採用環保餐具。譚文豪認為雖然成本增加,但相信顧客會支持環保而光顧,反而有助增加生意。
餐廳採用環保餐具。譚文豪認為雖然成本增加,但相信顧客會支持環保而光顧,反而有助增加生意。
化整為零
化整為零
由一任機師、尊貴議員,轉為送外賣、抹桌椅和「收銀」,會否難以適應?他卻認為這些工作與議會的分別不大,「只要認真做一件事,那套邏輯思維或技巧,其實都是大同小異」。
時下局勢,議會內代議士聲音消失,譚文豪認為只可靠「全民監察」繼續監察政府,如深水埗主教山儲水庫的保育則是一例。同時要懂得「化整為零」。(胡智堅攝)
時下局勢,議會內代議士聲音消失,譚文豪認為只可靠「全民監察」繼續監察政府,如深水埗主教山儲水庫的保育則是一例。同時要懂得「化整為零」。(胡智堅攝)
林卓廷︰深耕社區
林卓廷︰深耕社區 另一位民主黨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退下議會火線後,則專注地區工作。身任北區區議員的他,不時巡區視察,包括處理區內聚賭問題。同時,辦事處每日處理數十宗居民求助個案,如協助填表申請資助等;兩個月前,亦曾協助一位北區醫院內被警員虐打的長者求助個案。

然而,辭任立法會議員後,他首要處理的,是安頓好一批同事,部分人獲其他區議員聘請。另一工作是做好網絡論述,故此開設了Youtube及Patreon帳戶,增加收入之餘,亦是與「藍絲KOL」對壘。

「我不想退了立法會後,變得靜了下來。而我知道寒蟬效應是很嚴重,但我們作為第一線的政治人物,我們仍要站在最前線,盡量維持香港應有的言論空間。如果連我們也退縮了,我是難以想像,香港還剩下多少言論自由。」林卓廷說。
身任北區區議員的林卓廷,不時巡區,包括處理區內聚賭問題。
身任北區區議員的林卓廷,不時巡區,包括處理區內聚賭問題。
多宗官司纏身
多宗官司纏身 目前,他身負多宗官司,包括6宗刑事罪行,如7.21暴動罪、兩項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罪行等;民事索償則針對7.21案件,入稟警務處處長鄧炳強,以被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告誹謗。上月初35+民主派大搜捕,林卓廷亦在被捕名單之內,警方以涉嫌違反《國安法》上門拘捕,扣押近40小時才獲釋。

林卓廷坦言,現時官司纏身,每星期都要赴警署報到、出庭,以及與律師開會,「是煩氣一點」,困住時間。
林卓廷多宗官司纏身,包括721暴動罪及披露受查人士身分。
林卓廷多宗官司纏身,包括721暴動罪及披露受查人士身分。
鋪路DQ區議員
鋪路DQ區議員 據了解,目前18個區議會中,有17區由民主派取得議席。但政府稍後向立法會提交草案,引入區議員宣誓制度。而《南華早報》消息人士透露,草案將審視區議員過往行為及言行,若發現構成國家安全威脅、不夠「愛國」,則會取消有關議席,做法被質疑鋪路DQ(取消)大量民主派議席。

對於政府再度「亮刀」,林卓廷回應,如果它有全新誓詞,會看誓詞寫法再作決定。

「其實你宣誓與否,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它可用總總非法荒謬的說法,說你違反誓詞,然後去DQ你,讓保皇黨敗步復活,所以要看政府多大幅度DQ,不過全部要做好最壞心理準備。」
林卓廷表示,10年前放棄廉署工作,重返民主黨。回望決定,不感後悔。
林卓廷表示,10年前放棄廉署工作,重返民主黨。回望決定,不感後悔。
邵家臻︰關注囚權
邵家臻︰關注囚權 議會外的抗爭,還有因「佔中案」喪失議席的邵家臻。

出身草根的邵家臻,於石蔭邨長大,1989年入讀浸會學院社工系,自此踏上了社工之路。而於2014年雨傘運動,他曾於金鐘大台任「咪手」;最後於2019年4月,被判公眾妨礙罪成,即時入獄8個月。出獄後,去年4月創立囚權組織「石牆花」,以過來人身分,提倡獄政改革與支援在囚人士。
邵家臻曾於2014年雨傘運動擔任「咪手」。(蘋果日報)
邵家臻曾於2014年雨傘運動擔任「咪手」。(蘋果日報)
邵家臻2019年因「佔中案」公眾妨礙罪成,被判囚8個月。(蘋果日報)
邵家臻2019年因「佔中案」公眾妨礙罪成,被判囚8個月。(蘋果日報)
組織以「石牆花」命名,原來別有意思。邵家臻形容「石牆花」是他服刑時見到的異象。「監房裏,所有事物都很刻板,一成不變,死沽沽的,但我當時作為監犯,望見黑、白、灰三種顏色以外的植物生長,由淺綠色到深綠色,開花後再變回凋謝,然後又一個循環。這一種狀態,其實給我一個盼望。」

是故,他以「石牆花」為組織名稱,盼將「希望」傳遞至鐵窗裏的在囚者。而在2016年的參選宣言亦曾及︰「暗處點燈,絕處種花。」一切像是回到原點。
 邵家臻於去年4月成立囚權組織「石牆花」,每月營運開支約12萬元。
邵家臻於去年4月成立囚權組織「石牆花」,每月營運開支約12萬元。
在囚物資支援
在囚物資支援 甫進組織的工作室,映入眼廉的是左邊的「資源角」,書架上盡是贈閱「手足」的熱門書籍,如《幻愛》及《港殤》等書本,另有口罩、朱古力、內褲及沖涼液等物資,予探監之用。架下方還有一箱箱「救急用品」,是贈予即時被判入獄的還押者,箱內物資足以支撐一周。
工作室放有數箱探監物資,將贈予即時被還柙的在囚者,物資份量足以支撐一星期。
工作室放有數箱探監物資,將贈予即時被還柙的在囚者,物資份量足以支撐一星期。
工作室盡頭還有一道屏風,後方是3至4名人手,處理「和你做筆友」的書信。邵家臻稱,組織每天收到約80封信,過去一年已處理了8,601封信。由於懲教人員會審視所有收獲信件,故此組織收信後,會細閱信中有否涉敏感內容或字眼。完成一切程序後便會分信,每日下午3時許寄出信件。

「囚權工作,我經常都說,好像我的照命一樣。你說得對的,現時風高浪急情況下,甚麼都不做最安全,但甚麼也不做最抑鬱,我不想抑鬱,一定要繼續「郁」,繼續有行動,即是我的生命養分。」這句話,從邵家臻口中噴吐,特別具重量。
截至上月20日,「石牆花」一年內處理了8,601封書信,配對約1,500名筆友。
截至上月20日,「石牆花」一年內處理了8,601封書信,配對約1,500名筆友。
囚權之路
囚權之路 邵家臻對囚權的關注,其實是始於2017年5月,時任立法會「兒童權利小組委員會」副主席。當時他接觸到青少年囚犯被虐打,包括「找板」(以大木尺或鐵尺打腳板底)及「落雞翼」(用手肘向背脊鋤下去)等,多次去信局方施壓,慢慢延伸關注成人及女性囚友待遇、獄政改革等倡議。

隨著過去兩年,反修例運動中,被捕人數急增至1.4萬人,控告了2,000多人,當中629人被控告暴動罪。面對龐大數字,邵家臻決定成立平台跟進情況。

「我們有百多個(囚犯)編號,可以與他們保持聯絡,做各方面支援。如此龐大的工作,其實已經不是一個議員,或一屆議席可以處理到,所以我們一早想定,無論我們可否繼續做議員,都要成立一個平台。」
 邵家臻自2017年5月起關注囚權問題,包括虐囚及監獄管理等。(邵家臻Facebook圖片)
邵家臻自2017年5月起關注囚權問題,包括虐囚及監獄管理等。(邵家臻Facebook圖片)
獄政改革最好契機
獄政改革最好契機 針對獄政,組織提出五大倡議,包括改善投訴機制、醫療藥物、工資、「糧單」(物資)及設施日久失修問題。

邵家臻稱,目前的「政治犯」還會面對禁書、禁信問題;早前「石牆花」寄出回條,詢問在囚者有關賀年糕點贈送家人的意願,有關回條亦被抽起。

「現在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最壞的時代是,因為我們有政治犯,有約百多名手足仍在監倉,所以大家都很心痛。但因為很多手足在監倉,就會連帶關注監倉生活如何,監倉設施或安排是否到位,這也成為了獄政改革最好的契機。」
邵家臻稱,現時「政治犯」面對多一重「禁書」及「禁信」問題。(石鎬鳴攝)
邵家臻稱,現時「政治犯」面對多一重「禁書」及「禁信」問題。(石鎬鳴攝)
失去權力之後
失去權力之後 邵家臻承認,失去議員身分後,以市民身分跟進囚權問題,力度大打折扣,包括無法取得囚犯編號、公務探訪,以及向局方提出質詢。目前,他只能以一般探訪跟進情況,而隔著玻璃的會談,所有對話內容均被監聽。

對於組織會否被打壓,邵家臻認為從理性分析上,「石牆花」的工作與《國安法》「完全沾不上邊」,政治風險很低,但仍然抱有最壞打算。「我想在這個年代,沒有百分百安全,更何況我們出來搞(囚權)運動的,更加要思考。」

「正如早前一日拘捕50多人的時候,我們也立即回來開會,討論如果有一天,一早清晨6時許門鈴被按響時,究竟大家如何做?『石牆花』如何即時回應、有何反應,我們都討論過。」
 目前,邵家臻只可以市民身分,以「一般探訪」方式探監。(邵家臻Facebook圖片)
目前,邵家臻只可以市民身分,以「一般探訪」方式探監。(邵家臻Facebook圖片)
回到原點
回到原點 縱然失去公務身分,邵家臻卻獲得了新的探索空間。

「我們租了這個地方,以前因為立法會的緣故,很多人不敢進來,反而不敢找我們求助。但租了這工廠大廈後,隨便了很多,很多人上來。稍後沒有限聚令,這一個地方會搞班,如『寫信師』、『探監師』和『旁聽師』的班,搞不同的班支援在囚手足,多了很多可能性。」

「就算我以議員身分做家訪,議會生涯真的很奔波,所以很多時候做家訪,不能逗留很久,但現時沒有議員身分,時間寬鬆了,有時一些家訪花3小時也可以,全花在手足身上,所以都有另一番體會。」
 邵家臻坦言,失去議席有得也有失。比起以往奔波的議會生涯,現時有較充裕時間與「手足」會談,別有一番體會。(石鎬鳴攝)
邵家臻坦言,失去議席有得也有失。比起以往奔波的議會生涯,現時有較充裕時間與「手足」會談,別有一番體會。(石鎬鳴攝)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言︰「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石鎬鳴攝)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言︰「如果尖銳的批評完全消失,溫和的批評將會變得刺耳。」(石鎬鳴攝)
民主派冒起
民主派冒起
回顧歷史,民主派的冒起,與本港八十年代前途談判息息相關。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表示,當時民主派主要可細分兩類,首類是認同「民主回歸」,即「沒有殖民地管治下,香港如何作為中國一部分,推動香港本身,以至國內長遠民主部分」,當時這批民主派提出立法局直選,藉此參與議會政治。

另一批民主派則以社會民生為現實,集中勞工、民生等問題,藉以「由下而上」,即先解決基層問題,再逐步解決政治問題。故此,議會出現功能組別,針對「社會不同利益,設計出不同組別」。

對於目前民主派聲音在議會中消失,劉銳紹認為,按目前形勢而言,民主派可因應自身條件「進退有度」,「大環境是現在是一個浪,浪尖到浪底仍在一個黑暗隧道中」,而「彈性處理是政治智慧其中一種,這就是給香港人的考驗」。

採訪︰何逸蓓

攝影︰石鎬鳴、胡智堅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