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億富三代招親|做KOL豪派100萬 30歲鍾培生:只望正經人家 不求門當戶對

  • 發布日期:2021-02-17 07:00

 

在街上看見鍾培生,著波鞋、T-shirt,愛看漫畫及打機,與一般港男無異;其實背景顯赫,爺爺是「工廈大王」鍾江海,商廈及工業中心遍佈港九新界,曾夥拍霍英東及何鴻燊等發展商,興建尖沙咀星光行。其他祖業包括iSQUARE 國際廣場、打卡熱點「怪獸大廈」海山樓等。現時鍾江海創辦的華廈置業(278),連同鍾培生兩位叔公上市公司,包括鍾明輝持有中環萬邦行的萬邦地產(158),鍾輝煌旗下凱聯國際酒店(105),加上淺水灣豪宅及名貴跑車等資產,家族身家過百億元。他未到30歲,更入選「2018褔布斯精英榜」。現時單身的他,可謂是城中荀盤。

現今「富二、富三代」一般也行事低調,但他是例外,化身KOL開個人頻道嬉笑怒罵,暢談不同行業秘聞,又邀請身材火辣的女藝人拍約會實況,「五行金木水火土,佢哋話我五行全部屬水,或者有三個水,所以比較惹火,luckily(幸運地)水就係cash、桃花、是非,大家都見到我是惹火的一面。」

搵另一半平民出身也OK

搵另一半平民出身也OK


去年Boxing Day,他的紅色法拉利座駕,在街上被「P牌仔」倒車時撞毀,成為網上一時熱話。記者問他法拉利被撞是否屬「濕濕碎」,他即時反應道:「點會濕濕碎?你試吓你架車俾人撞到咁,唔好話法拉利,冇咁貴嘅車撞爛你都心痛。但係人冇事就最好,你唔撞都撞咗,唔通下下愁眉苦面咁樣講粗口咩?」

他奉勸涉事青年,「希望佢可以平復返個心情,始終廿歲人都唔想,仲要上網俾人鬧,人冇事就最好,同埋真是唔好揸車,真係會撞親人撞親自己!」擁有兩架法拉利的他,指自己年少時更輕狂,「大學嘅時候鍾意飛車飛得好勁,唔要命咁飛,而家錫身。」

他指如今自己如非必要也不會駕駛,飛車不如品嚐美酒,「揸跑車溝女,做咁多嘢都係in a way心理認定自己,你下下揸架車嚟溝女,就係focus係架車,而唔係focus你自己度,所以就更加少揸跑車。」他認為「真女神」不用法拉利追,「細個有個theory,就是有架法拉行就追到女仔,你唔使法拉利都追到佢,如果個女仔好好,你唔使揸法拉利都追到佢,咁做咩要揸法拉利?抱住呢個心態,所以都好少揸車。」

今年踏入30歲的他,希望在十年內結婚生子。談到擇偶條件,他指首要是可以共同進步,又直言「膚淺啲講句,樣靚身材正係梗的!」他指不需要門當戶對,「Daddy 媽咪就覺得正經人家就OK。」他表示歷任女友,往往並非出身大富大貴,「正正常常,乖乖女。」背景最普通的前女友,是父母任職幼稚園老師。

看來平民女想嫁入豪門,大有機會!不過還有一個考驗,就是要好生養!他笑稱男性荷爾蒙高,希望婚後生四至六名兒子,「Spread more happiness and genes」,他笑稱,「福建人都會想生仔。」

前女友又如何評價他?他指前女友通常認為他「花心,但對女友很好」。對於男人花心,他有一番偉論,「男人花唔花心好睇對手,你對自己standard好高,我唔可以花心,一定要100%對你嘅時候,就要睇你點擺自己,我喺擂台度我唔會俾你推我。」一言蔽之,「你好的話,我就專一,你不好的話,我就花心。」難道性與愛分離?他回應道,「始終人類同動物是有分別的,不是「食、sex、瞓」架嘛!」

貌似花心的他,原來有段情念念不忘,「我24歲就想結婚,佢(初戀女友)唔肯同我結咋嘛!其實是我覺得有機會一齊返,個時都會咁諗,依家有就有無就無,順其自然。」

18歲賺1500萬元

18歲賺1500萬元


家住淺水灣南灣道過萬呎大宅,他介紹自家落地玻璃窗為全港第一個落地玻璃,「係好出名嘅日本設計師design。」佣人也有十多個,設有健身室、擂台、打機房,以及BBQ設施,足不出戶,也有很多消遣娛樂。他指不清楚家族身家,「我自己有幾多錢都唔知喎。」

他憶述小時候最記得爺爺左手持利是,右手持香蕉糖,樣子慈祥。「爺爺教只可以做好事,有違社會觀念的不好沾手,要對得住自己及別人,要回饋社會。屋企好低調,阿爺做好多慈善活動,但係從來都唔會用自己名。」

小時候的他想擺脫富三代身份,希望靠自己創一番事業出來,但長大後想法有變,「呢個係你的identity,如何發揮identity做更多事才是requirement,如果你連自己出身也不respect 時,你如何成功?」父母對他的教育比較放養式,「總之去到某個requirements,hit到某個位,就可以做其他事。」

鍾培生於16歲時拔尖入讀美國南加州大學,主修數學及經濟,當上學生會會長,甚有生意頭腦的他,更破學生會賺錢記錄,「原本學生會會費$5、$10美金,我整好靚的學生卡,$40美金一張。我有咩著數畀人?我請曬你地飲茶,請足30星期。好多學生一開始覺得『正!$40每星期請飲茶,我只要來3至4次就回本。』那時1,200名會員,即四萬八千美金會費。我不介意每星期請你飲茶,但學生是來貪幾十蚊飲茶咩?來到也是想溝女溝仔。見到無靚女靚仔,或者第一次飲茶就溝到女友,基本上之後也不來。」

他18歲時炒期貨,更大賺一筆,身上隨時放著大疊現鈔,「用100萬資本,幾個月內炒到1500至1600萬,屋企環境好的,都不會畀𡃁仔咁多錢。我那時有咁多cash,當然亂咁fing。」

鍾培生自認「少年得志,語無倫次」,對父母不禮貌,對身邊朋友亦認為自己才是最叻的。當年做學生會會長,舉辦活動場場爆滿,有人好心向他提議部分細節可以做得更好,他反而回敬對方一句:『收皮啦你!你有我一半咁叻,先再同我講嘢!』當時他過著夜夜笙歌的生活,「那時去蒲,有個ranking(排名)邊個使錢多,邊個扮使錢,你知蘭桂芳好多人扮使錢,但是空心老官。原來我都是第三、第四名,那時是使得好勁,晚晚都去開好多枝香檳。」

與賭王愛子是老友
與賭王愛子是老友

隨年紀及見識增長,他開始變得謙虛,「世界好大,我是好渺小。」他從富一代身上見識另一境界,「我近期識左兩班朋友,我成日識一班屋企富裕的那班人,最中意吹水吹咩?就是呢枝酒十萬、八萬,但我好有taste,五萬飲到十萬的酒,周圍同人講『我好叻仔,我識慳錢。』」

自從認識白手興家的「富一代」後,則令他大開眼界:「富一代佢地是:『我唔識飲酒,但呢隻酒在1970年代只得三十萬枝存貨,我與幾個朋友掃曬全球呢隻酒,我可以去控制呢隻酒的價錢。』你見到時,嘩!我仲係度貪小便宜、認屎認屁,慳了幾萬蚊飲枝好貴的酒,人哋已經諗緊點樣控制全世界市場!呢個世界觀同思維,就算我有好多錢都唔會咁諗,所以我要好虛心學習。」

他沒加入到阿爺的上市公司,而是自立門戶,用100萬元本金,2013年成立香港電子競技有限公司(HKES)。創業初期財政上有阻滯 ,他曾請求家人幫他,後來2017年就獲外來的A輪融資獲1,000萬美元,旗下戰隊更成為首支打入世界電競賽的香港代表。

澳門賭王何鴻燊的四房兒子何猷君也有沾手電競,鍾培生指何猷君主要打英雄聯盟職業聯賽(LPL),屬於中國聯賽,而他自己則主攻PCS職業聯賽,屬於東南亞聯賽,故未有在同一聯賽中對決過,但二人私底下原來十分老友,不時結伴外出。不過二人聚首並非只談電競,他們其中一個共同話題竟然是「買高踭鞋」,「我地通常都會傾下邊度買高踭鞋比較efficient,我同佢成日都會着高踭鞋。」原來所謂的「高踭鞋」,即是厚底增高鞋,鍾培生說罷也不禁道:「自爆咗添!」

承認用錢買like
承認用錢買like

「點解人們成日話日本和台灣女仔豐滿,香港女仔就⋯⋯我都為佢地抱不平!日日飲污糟東江水,影響發育。」鍾培生用近6分鐘,分析東江水如何令香港女生普遍不豐滿,網民留言:「一本正經,胡說八道。」鍾培生自詡「條命比較惹火」,「明明做緊幕後,都俾人公開討論,我發覺如果既然有咁嘅力量,點解唔將佢轉化做一個正能量嘅嘢,係咪都講,不如我自己講返,所以做一個YouTube channel。」

他稱開YouTube頻道,是源於想幫助疫情期間失業的攝製人員,一直製作之下累積了愈來愈多觀眾,於是他由一周出一條片,變一周兩條,至今隔日一條,越做越密。他又開啟會員訂閱制度,每月會員費高達$800,不過成為會員大有「著數」。

鍾培生揚言一年最少會用100萬元回饋會員,更是人人有獎,永不落空。至今已向會員送出iPhone、按摩椅,以及衣服,另外又豪擲50多萬元贈會員魚子醬,他說:「魚子醬一個都$1060!」扣除YouTube抽成三成,以及手續費、匯率後,真正入他袋的每名會員費只有520至530元。最多人看的一條片是他分享蒲蘭桂坊的經歷,其次就是法拉利座駕被撞,不過合共35萬瀏覽次數也只是為他帶來二千多元收入。

表面上用一盤生意角度來看,回贈會員計劃是燒錢行動,但他表示要不惜成本藉此分享正能量。不過,不怕被人詬病是土豪般用銀彈去「買like」?他直言不諱,「全部都是用錢去買like,你今日都係用錢去買like,你今日訪問嘅人工,cameraman人工,都係用錢去買曝光率。」

鍾培生行事高調、言論出位,有人讚他夠貼地敢言,攻擊他的人也大有人在,但他始終忠於自己,「咁大個仔俾人評論咗咁耐,我講,會被好多人讚或者鬧;我唔講,都會被好多人讚或者鬧,咁點解我唔做我自己?因為始終冇一樣嘢係迎合到所有人。」



撰文:邱嘉幸

攝錄:胡智堅、林志謙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