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新年不一樣 | 少人拜年傳統禮品需求減 取消頭炷香夏蕙姨感失落

  • 發布日期:2021-02-12 07:00

 




疫情之下,今年的農曆新年都被病毒的陰霾籠罩,許多以往過年的習俗、傳統和節日風情都不再一樣。

限聚令在新春假期前繼續生效,餐廳未能做晚市,加上二人限聚,許多市民都不再安排拜年、團拜等賀年活動,改為在家過年。無人出門拜年,以往在各大超級市場堆積如山的年貨亦「大縮水」。最受歡迎的賀年食品,例如曲奇餅、家庭雜餅,盒裝朱古力等列成貨物長城的情景,亦再不復見。有售賣傳統過年禮品、糖果的舊式辦館就指,年貨銷情慘淡,今年連貨都不敢入太多。

瀝源邨老字號,全港僅餘無幾的豐昌辦館負責人曾先生表示,過去農曆新年前10至15日是最旺的時間,因為人們要準備過年,也有人要帶貨回大陸。他形容,生意好的時候,幾乎「做到抬頭的時間都沒有」。不過,今年辦館入的年貨款式雖大致一樣多,但量卻少了一半:「來貨少了,供應商自己都不敢拿那麼多貨。」

辦館的生意減少了大概兩成,相比起其他行業和零售業的同行,這算不上是非常大的損失,因為辦館做的大多是街坊生意,年貨只是次要:「年貨是額外的,是賣少了。但始終有人留在家中,在家中也要喝啤酒汽水,那些客人依然存在。」辦館年初一照常營業,曾先生表示,這是多年傳統,不會因疫情而改變:「逆來順受吧,我們對今年新年沒有特別準備。」

黃大仙祠早前亦宣佈,由於疫情嚴重,為年初一打響頭炮的上頭炷香活動,今年被迫取消,是嗇色園開園百年以來首次。一向是上頭炷香常客,以每年不同的奇裝異服迎新春的夏蕙姨,黃夏蕙今年不能如願,令她感到非常失落:「一年前我已經想著,給黃大仙上頭炷香的時間快到了。現在沒有了,好像失落了很多東西,就像戴耳環戴了一隻沒戴一隻,很失望,很不開心。」

夏蕙姨之所以如此堅持每年的年三十排十多個鐘頭隊,只為向黃大仙上一炷香,原來與往日的姊妹約定有關:「我們4個好朋友約好了一定會每年去上頭炷香,鄧碧雲、鳳凰女,關佩英,還有我。誰知有一年一個人沒有去,那就是司徒關佩英,她是一位警司的太太。她沒去,原來是自殺過身了。另外有一年鄧碧雲又沒有去,又過身了。鳳凰女去了美國,不能回來,不久之後又過身了。我心裏很慌,現在剩下我一個,所以我自己感觸很大,也因此非常執著要每年來上頭炷香。」

至於每年不同的打扮,夏蕙姨表示當初黃大仙祠內上頭炷香規管不多,人人手持大香,風車等物件,頭髮很容易被燒著,眼淚又因為香燭太多而不斷流,所以便戴上帽子和眼鏡。後來覺得有趣,便索性著上當年生肖的打扮,圖個好玩。

今年無法如願,夏蕙姨便動用自己的慈善基金,向黃大仙祠向工作人員,以及附近的老人派禮物,贈送口罩、食物等,當作是還神的一種:「現在很多人都『搵朝唔得晏』,我僥倖不用手停口停,便多做善事幫幫窮人。」今年的年初一,夏蕙姨表示將如常到黃大仙上香稟神:「一定來,第一是還我心願,亦希望稟神,希望世界和平,疫症快點消失,大家有飯吃有工作做。」

香港人被迫對著四面牆過年,親友大多都在中國的新移民,亦同樣坐困愁城,為不能回中國過年感傷。來自廣東江門,來港即將有11年的黃女士已經連續兩年不能回鄉,對鄉下的掛念溢於言表:「回去很熱鬧,有炮仗,氣氛又好,在海邊燒炮仗放煙花,很墟冚很好玩的。」她又表示,自己的親友經常叫她回去,卻只能視像聊天:「他們經常說『回來吧』、『很想你』,『我們那裏賣田地賺很多錢,想請你吃頓好的』,我何嘗不想回去?有錢才行啊。」

黃女士是一名洗碗工,身體差,經常出入醫院,亦因此不能長期工作,要領取綜援。而良好的醫療系統和香港政府的援助,亦成為她留在香港的唯一理由:「那邊的生活跟這邊不一樣」黃女士聲言,疫情一過,隔離措施一撤銷,或是當她有錢負擔隔離時的開支,她便會馬上回鄉:「我們在鄉下的生活很寫意,不像在香港。返大陸又輕鬆又沒壓力,地方又大,食物又新鮮,我也很後悔來了香港。」

雖然今年市道慘淡,很多傳統賀年活動無法進行,但香港人的消費能力依然強勁。維園的年宵市場,雖然多了人流限制跟定時清潔,但依然有不少市民排隊入場行花市。很多在家煮團年飯過年的市民,更會購買貴價食材,而上環很多海味舖過年前都人頭湧湧,蔘茸海味銷情暢旺。至於房地產市場亦未有因疫情放慢步伐,新春期間多個新樓盤都會開賣。

今年的農曆新年,也許有點不一樣,但相信香港人依然可以捱過,早日除罩相見。

採訪:文廷

攝錄:田俊、胡堅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