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青霞鏡前鏡後|一個造型花12個鐘 林青霞由被張叔平折磨到喊變言聽計從|利雲志專欄

  • 發布日期:2021-02-15 13:00
  • 林青霞鏡前鏡後|一個造型花12個鐘 林青霞由被張叔平折磨到喊變言聽計從|利雲志專欄

 

正值人生中最灰暗的 1979,林青霞累得不想再與任何圈中人接觸,萌生息影念頭而逃到美國,以為可以開展另一種生活。

1979年,林青霞萌生息影念頭而逃到美國,以為可以開展另一種生活。(網上圖片)
1979年,林青霞萌生息影念頭而逃到美國,以為可以開展另一種生活。(網上圖片)

雖然青霞與秦漢合演的《一顆紅豆》遇上抵制事件,但有些台灣電影人認為只是過眼雲煙,青霞仍有票房號召力,照樣越洋捧着片約要求大美人簽下芳名,大概她當時真的厭倦了台式文藝片,居然答應來自香港的龍剛邀請,接拍譚家明執導的《愛殺》,除了未婚夫秦祥林玩票式客串劉天蘭男友之外,製作班底完全陌生。
林青霞與秦漢合演的《一顆紅豆》遇上抵制事件。(網上圖片)
林青霞與秦漢合演的《一顆紅豆》遇上抵制事件。(網上圖片)
大概林青霞當時真的厭倦了台式文藝片,居然答應來自香港的龍剛邀請,接拍譚家明執導的《愛殺》。(網上圖片)
大概林青霞當時真的厭倦了台式文藝片,居然答應來自香港的龍剛邀請,接拍譚家明執導的《愛殺》。(網上圖片)
《愛殺》有林青霞當時未婚夫秦祥林玩票式客串劉天蘭男友。(網上圖片)
《愛殺》有林青霞當時未婚夫秦祥林玩票式客串劉天蘭男友。(網上圖片)

《愛殺》編劇陳韻文構思了一個浪漫的驚慄故事,戲中青霞錯愛精神有問題的恐怖情人張國柱,陳韻文當時住在加州,想到以景物提升浪漫指數,於是駕車四處拍下心水場景,再將之寫進劇本裡,籌備了一段時間,開拍前陳韻文重遊舊地,想不到海山竟多變幻,再也不見舊時面,她只好趕忙找劇本,陣腳被打亂之下,情節鋪排出現問題,上畫時口碑欠佳,在香港台灣均票房失利。
 林青霞在《愛殺》中,錯愛精神有問題的恐怖情人張國柱(張震父親)。
林青霞在《愛殺》中,錯愛精神有問題的恐怖情人張國柱(張震父親)。
這次轉型看來受挫,《愛殺》卻為青霞帶來生命中兩大貴人—— 在拍攝期間,譚家明接到一通來自香港的電話,那是徐克想請老友傳話,誠邀青霞來港參演《新蜀山劍俠》;另一位,就是《愛殺》的美術指導張叔平,七十年代沒有什麼明星形象指導的概念,青霞過往所有電影的扮相如出一轍,正是由她本人一手包辦髮型、化妝及服飾,毋須很大變化,也從沒有人提出質疑,忽然在這齣港產片有專人服侍,她樂得輕鬆。
 徐克誠邀青霞來港參演《新蜀山劍俠》。(網上圖片)
徐克誠邀青霞來港參演《新蜀山劍俠》。(網上圖片)
初出茅廬的張叔平,之前曾替唐書璇執導的《十三不搭》及《暴發戶》當過美指,開鏡前龍剛常以前輩身分提醒,青霞是個大明星,千萬別胡亂說話,這番好意反而激發阿叔的叛逆細胞,敢於在青霞面前表達自己,他要求她剪掉長髮、塗大紅脣膏,這兩樣不難接受,唯獨有一條大紅絲質裙,青霞與阿叔為是否脫掉內裡胸圍而有過激烈爭拗,事實勝於雄辯,阿叔分別拍下兩張寶麗來,青霞一看,有胸圍明顯令裙子顯得生硬,真空則有女性柔美與神秘之感,阿叔對美感的強烈觸覺,令青霞留下美好印象。
張叔平要求林青霞穿這條大紅絲質裙時,要脫掉內裡胸圍,令青霞留下美好印象。(網上圖片)
張叔平要求林青霞穿這條大紅絲質裙時,要脫掉內裡胸圍,令青霞留下美好印象。(網上圖片)
一晃經年,接到《蜀山》的製片電話,阿叔獲聘入組之時,已經拍了一場打戲,鄭少秋、劉松仁、元彪等各有造型,阿叔從青霞做起,還有排場浩大的翁倩玉(隨行有四名保鑣、一名秘書、一名化妝師及手名助手),為保私隱,巨星嚴禁其他人出入化妝間,連青霞想拿枝唇膏,都被拒諸門外!
拍《蜀山》時翁倩玉隨行有四名保鑣、一名秘書、一名化妝師及手名助手。(網上圖片)
拍《蜀山》時翁倩玉隨行有四名保鑣、一名秘書、一名化妝師及手名助手。(網上圖片)
徐克指示,瑤池仙堡及堡主的造型,需具敦煌壁畫般的意境,阿叔不斷替青霞試妝,一直未達滿意效果,來到第七個晚上,眼尾瞄到阿叔的煙盒,不吸煙的女人隨手點燃了一根,笑瞇瞇地說:「你知道嗎?我只有在最高興和最悲傷的時候,才會試着抽煙。」

阿叔用國語問:「那你現在是開心還是不開心?」
 徐克指示《新蜀山劍俠》中,瑤池仙堡及堡主的造型,需具敦煌壁畫般的意境。(網上圖片)
徐克指示《新蜀山劍俠》中,瑤池仙堡及堡主的造型,需具敦煌壁畫般的意境。(網上圖片)
她答:「開心!」 
就是這七個晚上,青霞正式與阿叔建立友情及信任,《蜀山》並沒掀起預期中的哄動,青霞的造型卻艷驚四方,「中國第一美女」的宣傳句從此附身,叫她好沉重。
 就是那七個晚上,青霞正式與阿叔建立友情及信任。
就是那七個晚上,青霞正式與阿叔建立友情及信任。
徐克回歸新藝城開拍《我愛夜來香》,一對愛將繼續拍住上,開機前青霞無暇試妝。開工第一天,欲以三十年代復古姿態作首度登場,誰知髮型師無法掌握吹大波浪頭的竅門,弄來弄去都未如理想,阿叔唯有出動銀色釘珠葉子,貼於青霞的秀髮作掩飾,當穿上黑色喱士透明長裙再外罩羽毛披肩,可以埋位的時候,前後已耗了整整十二小時,還得勞煩化妝師添幾筆以遮蓋黑眼圈,雖身心俱疲,但望着鏡內的自己,青霞再一次心感欣慰。
 林青霞在《蜀山》的造型艷驚四方,「中國第一美女」的宣傳句從此附身。(電影截圖)
林青霞在《蜀山》的造型艷驚四方,「中國第一美女」的宣傳句從此附身。(電影截圖)
第二天來到片場,青霞變身另一款造型,妝髮又花了六小時;第三天,阿叔再替她設計一個 pink lady 新形象,粉紅睡衣、粉紅長袍,頭上繫了一個令她頭痛的粉紅大結,經四小時「折磨」後,青霞乏力地伏在桌上,副導演前來請她就位,女主角一抬起頭,哭到又紅又腫,只得被逼提早收工。
 林青霞在《我愛夜來香》中的這個復古造型,足足耗了整整十二小時。(電影截圖)
  林青霞在《我愛夜來香》中的 pink lady 造型。(電影截圖)
+5  林青霞在《我愛夜來香》中的其他造型。
 林青霞在《我愛夜來香》中的這個復古造型,足足耗了整整十二小時。(電影截圖)
  林青霞在《我愛夜來香》中的 pink lady 造型。(電影截圖)
 林青霞在《我愛夜來香》中的其他造型。
 林青霞在《我愛夜來香》中的其他造型。
 林青霞在《我愛夜來香》中的其他造型。
 林青霞在《我愛夜來香》中的其他造型。
單是造型已令林青霞乏力地伏在桌上。(電影截圖)
明知阿叔有料到,卻被一次又一次挑戰底線,青霞經常留連愛與痛的邊緣,來到《夢中人》直達巔峰 ——《夢中人》有回到秦朝的戲分,阿叔經過仔細考證當朝的審美觀,美人理應是白臉、粗眉,雙眼與嘴唇均不太著色,便勒令青霞不可畫眼線及塗睫毛膏,惹起大美人極度恐慌:「要我眼睛不化妝上鏡,這不等於是沒穿衣服嗎?」拗不過阿叔的堅持,青霞遂暗藏一個小包包,盤算着埋位前在廁所偷偷畫兩筆,沒想到一切已被阿叔看在眼裡,他命女化妝師貼身跟隨,以防青霞出蠱惑!
 張叔平勒令林青霞不可畫眼線及塗睫毛膏。(網上圖片)
張叔平勒令林青霞不可畫眼線及塗睫毛膏。(網上圖片)
無計可施,瀕臨崩潰的青霞,唯有使出最後的絕招–哭喊哀求讓她畫一下眼線,鐵了心的阿叔堅持己見,好不容易捱到試片,青霞見到銀幕裡的自己,才明白阿叔求真的苦心,「從此以後,我對他言聽計從,他說一我不敢說二,更不敢擅自更改他作品。」他們是多麼的慶幸找到了彼此,青霞總結:「如果說,我是個美麗的女人,不如說,我的美麗是他的作品!」
 林青霞曾說,她的美麗是張叔平的作品。
林青霞曾說,她的美麗是張叔平的作品。
撰文:利雲志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