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青霞鏡前鏡後|自白有八年時間極不愉快 種種鬱結都跟感情有關|壹經典

  • 發布日期:2021-02-17 13:00
  • 林青霞鏡前鏡後|自白有八年時間極不愉快 種種鬱結都跟感情有關|壹經典

 

「林青霞真的離婚了嗎?」《壹》仔早前突然收到讀者查詢,問我們林青霞最近的感情狀況,頓時感到困惑,怎麼突然又有這個說法?原來,讀者在網絡上看到很多不同關於「林青霞離婚」的報道,《壹》仔一查究竟,發現與「林青霞」相關的最熱門搜尋關鍵字原來也是「離婚」。2019年初,多間媒體傳出林青霞與香港商人邢李㷧離婚的消息,甚至講明林青霞得到多少個億的贍養費,又話林青霞和舊情人秦漢復合及已秘婚云云……但事實上,這種種流言,有指都是為了電影《滾滾紅塵》數位修復版在台灣公映的宣傳效果。

《滾滾紅塵》於 1990 年首次上映,當時林青霞與秦漢苦戀後終成眷屬,作為電影的男女主角(沈韶華與章能才),二人雙雙拍拖來港宣傳電影,《壹週刊》當時亦把握了機會為兩位做了專訪,立即重溫當年報道:

1990 年 11 月 30 日第 38 期 《壹週刊》|金峯集
 1990 年 11 月 30 日第 38 期 《壹週刊》封面
1990 年 11 月 30 日第 38 期 《壹週刊》封面
莫負青春  林青霞

莫負青春  林青霞

我們安排林青霞在酒店大堂靠窗的位置做訪問,時屆正午,街上人來人往,不斷有途人發現她的存在,駐足觀望者有,邊行邊指指點點的亦有。後來還有人走進來請她簽名。林青霞就疑惑的說:「奇怪,這麼多人看。我很久沒有做明星了。」
林青霞最後一次來港做大型宣傳是八五年。其後只能斷斷續續知道她的消息。最近兩年甚至完全沒有接受訪問,沒有上電視,又沒有出席公眾活動。確是靜了一陣子。這次為宣傳電影《滾滾紅塵》而來,訪問一下子排山倒海而至,她笑說是「做明星做到十足」,需要習慣適應,幸好她過往訓練有素,一切尚可應付。據說,林青霞以前見記者會神經緊張,上電視尤甚。比方她要來港做宣傳,從上飛機一刻開始,她就神經繃緊。整個航程都在盤算怎樣對付記者,想甚麼該講、甚麼不該講,諸如此類,搞得整個人很不自然。
「那是因為我太希望自己一切十全十美,太想要做得最好,所以搞得很緊張。」
林青霞說以前上電視,很介意人家拍得她不好,錄影完畢往往要親自看帶,稍不妥當便要人家從頭再拍,很麻煩。現在她絕對不會這樣做。「覺得自己說話有內容,覺得自己盡了力便算。」這是一種心情上、性格上的轉變。林青霞說,近十年,她改變了很多很多。
 這是一種心情上、性格上的轉變。林青霞說,近十年,她改變了很多很多。
這是一種心情上、性格上的轉變。林青霞說,近十年,她改變了很多很多。
看見今天的林青霞,我們大概會形容她爽朗活潑,像一個小女孩。不是嘛,落機那天,她接受電視訪問,記者問她對秦漢怎樣。她說依偎着秦漢,眼睛瞄他一下,用半鹹淡的廣東話說:「我對他最好。」非常風騷。幾個看過那段訪問的同事都唉一聲,問:「點解好似細路女?」又譬如那天我們在酒店外替秦漢拍照,林青霞剛在裡頭做完訪問,跑出來,見到秦漢便一個箭步走上前去,接着秦漢的手,很急不及待的跟他講話。我們離得遠,不知林對秦說甚麼,只看見林青霞極其高興的不斷說話,彷彿碰到十年沒見的好朋友般親切熱烈——其實兩小時前他們還在一起。
林青霞說她以前很憂鬱、很悲觀,現在比較開朗樂觀。
林青霞說她以前很憂鬱、很悲觀,現在比較開朗樂觀。
 記者問她對秦漢怎樣。她說依偎着秦漢,眼睛瞄他一下,用半鹹淡的廣東話說:「我對他最好。」非常風騷。
記者問她對秦漢怎樣。她說依偎着秦漢,眼睛瞄他一下,用半鹹淡的廣東話說:「我對他最好。」非常風騷。
幾個看過那段訪問的同事都說林青霞似細路女。
幾個看過那段訪問的同事都說林青霞似細路女。
「對,這幾年我的性格變了很多,現在有點成果,所以你們覺得我好開心。我以前很憂鬱、很悲觀,現在比較開朗樂觀。我常常跟秦漢說:『你就好啦,交一個女朋友等於交兩個女朋友。』我認識秦漢十八年,跟從前比較,我完全是另外一個人。好極端。他剛認識我時,我不大說話、憂鬱、怕醜、冇主見、冇主意。跟現在不一樣。現在我很喜歡說話。我說話急、快,他說話慢,常常給我搶了機會。」
 林青霞常跟秦漢說他交一個女朋友等於交兩個女朋友。
林青霞常跟秦漢說他交一個女朋友等於交兩個女朋友。
林青霞年青時的不快樂,據她的分析是性格和挫敗使然。年紀很小的時候,林青霞非常重視人家對她的看法。比如兩個人在談話,她就會以為人家在說她是非。各種小事情都可以令她不愉快。
 林青霞年青時的不快樂,據她的分析是性格和挫敗使然。
林青霞年青時的不快樂,據她的分析是性格和挫敗使然。
後來做明星,林青霞又在乎人家怎樣寫她、講她;一篇跟她有關的報道寫得不好,她又會不快樂。「有一段時間,我甚至排斥做訪問、做宣傳。為甚麼呢?因為我每一次都要在陌生人面對把我的事情掏出來。我不懂講大話,講的都是真的,哪裡來這麼多真說話?拍照又是,你要在最短時間內交出最自然的面貌。怎麼可以呢?我覺得很難受、很悶。」
「如果同情心多一點、愛心多一點,我們會比較快樂。」
「如果同情心多一點、愛心多一點,我們會比較快樂。」
在同一時期,林青霞又遭受感情挫折,更加不快樂。她說剛拍文藝片時,有八年時間極不愉快,而種種鬱結,都是跟感情有關的。「因為那時秦漢有妻子,我把愛他的感情全都放在心裡。很多人都奇怪為甚麼沒有男人追到我?因為沒有一個人可跟心裡的人鬥。你追我,我心裡根本沒有地方容納你。搞到心理很不正常。我常笑說——人家一年交八個男人,我八年交一個。」這種感情,林青霞同意是有點不理性,問題在於她太憑感覺做人。
「因為那時秦漢有妻子,我把愛他的感情全都放在心裡。」林青霞說道
「因為那時秦漢有妻子,我把愛他的感情全都放在心裡。」林青霞說道
結果林青霞在一生人受挫最大的八零年離開電影圈、離開台灣。往後的一年,林青霞把大量時間留給自己,思前想後,治理生活。其間也認識了不少朋友,對她頗有啟發。性格漸漸改變過來,一天比一天開朗。林青霞說:「沒有人能幫到你,要自己幫自己。」
人家說拍電影如吃鴉片,會上癮。一年後,林青霞開始想念電影圈的朋友,於是回來參加工作。「這次返回電影圈,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樂觀。於是我成功笑,起初是假的,後來笑得多,又幾自然,變成真。」所以我們能看到今天常帶笑容的林青霞。
回望過去,林青霞發覺自己的轉變也有點意思。以前拍戲,一組接一組,每天都有事可做。停止拍戲那年,開始時她根本不知怎樣過日子。突然閒下來,不禁有點張惶失措,精神反變得萎靡。後來兩個高中同學教她如何打理家居,一天該做些甚麼等等。她就慢慢學會生活。近年又漸漸培養了一些興趣,唱歌呀、跳舞呀,生活得頗有興味。林青霞說:「連游泳也有進步。生活原來很有意義,可以過得進步、好玩。」
雖然感情的事仍然糾葛,但是林青霞已想通想透,並且看得開。「以前怕人家說,怕人家看見,又怕壞名譽,要假裝甚麼的。現在已經不怕。我這樣想:我不一定要跟你一輩子。我覺得我對你好才開心,我就對你好;不快樂就不在一起。這種心理比較平衡。感覺比較好。」
「以前怕人家說,怕人家看見,又怕壞名譽,要假裝甚麼的。現在已經不怕。我這樣想:我不一定要跟你一輩子。我覺得我對你好才開心,我就對你好;不快樂就不在一起。這種心理比較平衡。感覺比較好。」
「以前怕人家說,怕人家看見,又怕壞名譽,要假裝甚麼的。現在已經不怕。我這樣想:我不一定要跟你一輩子。我覺得我對你好才開心,我就對你好;不快樂就不在一起。這種心理比較平衡。感覺比較好。」
林青霞承認幾年來四處走動多番折騰,有時也想安頓下來,找個可以保護她,給她安全感的男人。「不過,我知道這是奢想。我是沒有這種福份的。我已接受目前這種狀態。現代女性要自立自主,不能要求人家給。」
「如果同情心多一點、愛心多一點,我們會比較快樂。」
「如果同情心多一點、愛心多一點,我們會比較快樂。」
作為旁觀者,我們總以為像林青霞這樣的女子,一定有很多追求約會。偏偏林青霞說:「你以為很多人追我呀?冇人呀!我好多年都沒有約會了。差點以為自己不是女人。」林青霞還笑說,從十八年前開始,追她的人算起來不足十個。數起上來都是結不得婚那種,老呀、醜呀等等。聽說很多男人走近林青霞身邊會慌失失、心跳。連譚詠麟都這樣說:「青霞,你知唔知,男人同你一齊好驚,你好似高高在上咁。」原來如此。
因為各方面都改變了,林青霞對世情也有新的體會。她說:「如果同情心多一點、愛心多一點,我們會比較快樂。」林青霞說自己以前煩惱太多,冇時間有愛心。她的煩惱除了情愛,還有事業方面的。從前拍片沒有經理人,全部要自己主理,搞得她很辛苦。譬如有製片打電話來求她拍戲,求到她哭了才肯罷休;又有製片來她家講足六個小時,目的是要她拍戲;最苦情是有人把支票放在枱上,恐嚇說:「你不拍,我就跳樓。」⋯⋯
現在就不同,她拍戲拍得比較揀擇,私人時間稍為充裕,可以有時間付出愛心。她喜歡跟朋友聊天,替朋友解決奇難雜症。她會一個人安排一家十幾口去旅行吃喝玩樂。又會帶七十多歲的父母旅行歐洲,老人家脾氣古怪,限制又多。林青霞每次帶他們外遊時都會埋怨:「真麻煩,下次不帶他們出來了。」但下一次,她又會開開心心的把他們帶出來。好像這次來港宣傳,林青霞也和父親一起來。做訪問時,她又不時陪父親說一兩句話,很體貼。林青霞的想法是:你要表現得開心,才令你家人開心。
其實,對於朋友、親人,林青霞一直有付出,只是形式不一樣。從前光是金錢,如今還花上時間和精神。她覺得很好。「我為自己感到驕傲,不是因為我賺錢,而是我可以幫助人。」
林青霞今天的喜悅,她自己說是從心裡發出來的,異常燦爛。

撰文:江瓊珠
人到中年  秦漢
人到中年  秦漢
秦漢給人的印象就是林青霞的「馬拉松戀人」。
秦漢給人的印象就是林青霞的「馬拉松戀人」。
「有一個女孩子坐巴士,正在想得入神,身旁忽然出現一個陌生的中年人。她心裡想,空蕩蕩的車廂,偏要坐在這裡,他是不是心理變態?後來交談之下,才知道他是一個失意人,希望別人了解他的內心世界……」

故事裡的中年人是秦漢,那個女孩子並非林青霞,而是秦漢的十七歲女兒。秦漢的女兒寫了這個故事的開首部分,希望由爸爸接續下去,作為父女的一種溝通遊戲。
自從台灣電影從香港淡出之後,秦漢給人的印象就是林青霞的「馬拉松戀人」。如果不是他提到兒女已經逐漸長大成人,大家也許不會留意他已是四十多歲的中年人。
秦漢很願意提起他的兒女(他還有一個十六歲的兒子),覺得看着他們從混沌初開,以至學行學說話,然後成了一個獨立的個體,是一件很好玩的事。不過,最近他開始覺得沒有那麼好玩,因為兒女開始反叛,開始要顯示自己的獨立,大家不免發生意見不合。

「暑假他們從美國回台灣渡假,女兒嚷着要從洛杉磯祖母處搬到三藩市獨居,因為她的好朋友住在三藩市。我覺得一個女孩子獨居很危險,沒有答應。她很不高興,冒着颱風一個人走到南部探望她的老師。」
秦漢終於讓女兒遷居三藩市。不過,他同時「派遣」兒子與姊姊同住,兩全其美。
秦漢說很尊重兒女是不同的個體,從小便讓他們獨立思考,大膽發言,很多時都能帶給他一種不同的感覺。他有時會感到好奇,兒女在這種狀態下成長,將來會變成怎麼樣的人?自己是不是在冒險?
「其實,兒女的交友、功課、事業等問題擔心也擔心不來,因為這些都不是可以立即解決的問題,但生活卻不會停下來等你。所以不如放鬆一點。你自信不會餓死,他們也不會餓死。」
秦漢現在台灣仍是叫價高的演員,又出身官宦世家(他外祖父是從前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的武官),生活無憂,似乎很容易說出順其自然的輕鬆話,但他否認自己是一帆風順的富家子弟。
「我十多歲時便家道中落,家計由母親獨力承擔,生活得很困苦。我十九歲開始便自力更生。」
秦漢不但經歷過窮困的生活,還當過三年兵,接觸到社會不同階層的人物,對生活有所體驗。
「就是因為最壞的事情我都碰見過,所以才對生活變得有信心。」
不過,秦漢主要的生活仍然離不開電影。秦漢年幼時常隨母親到戲院看電影,他說電影是他苦悶的成長過程的一個重要部分。
「五、六十年代的生活很簡單,你坐在漆黑的影院裡,便會得到很多精神上的慰藉。漸漸我對電影發生好奇:怎麼它可以令我有這樣那樣的感受?電影究竟是一件怎樣製造出來的奇妙事情?」
秦漢高中畢業便參加了國聯電影公司的訓練班(國聯是李翰祥早年往台灣開設的電影公司)。因為外形突出,一開始便當演員。

「我本質不是演員。演員應該天生有表演慾,但我從來就不是這種人。好奇怪,我還是當了演員。」
秦漢說自己喜歡冷眼旁觀,比較適合做導演。他在台灣文藝片高潮時成名,演出很多李行導演的戲,賺了錢後便興起做導演的念頭。
「我那時性子很急,希望做導演拍好電影。做演員表面上很風光,賺很多錢,但內心很痛苦。演的都不是自己想拍的電影,覺得很沒意思。當了導演之後才發覺台灣影圈的情況比想像還差。因為根本沒有其他部門好好的配合,導演工作變得吃力不討好,而且又要忍受片商和票房的壓力,不能隨心所欲,於是拍了兩三部戲便放棄了。」
秦漢說做導演是對電影追求的一種宣洩,做了導演又有一種冷卻的作用,但未至於對電影完全失望。
「後來發覺電影的本質在變,很多自己覺得好的電影沒有人去看,一些覺得難看的電影卻很賣座。這種感覺比較可怕,因為我總希望拍一些好一點的電影,但觀眾的想法不一定要和你一樣,他們不一定對電影有甚麼愛好,只當作一種消遣。面對這種現象,你會慢慢覺得失望,覺得真相原來是這回事,電影只是年輕時的一種夢想。」
秦漢說人到中年,自己都已經變成一部電影,不願意再花時間去接觸那些吹牛騙人又差勁的電影。不過,對他來說,夢想幻滅也不會產生太大的失意和遺憾。
「你生活了幾十年,然後你發覺即使是虛假的成就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可以得到一些東西,而其他很多人還在很辛苦的掙扎求生,所以要過得好一些也不是輕易。雖然我都捱過一些辛苦,現在可以這樣站起來生存下去,會有一種感謝的心理。但實在我真正想做的事沒有做到就是了。」
雖說四十而不惑,但四十畢竟不是退休年齡。即使秦漢自覺欲求不大,對得失看得不重,沒有懷才不遇的感覺,也不能總是回味生活。
「或者我應該去追求我真正想做的事情。腦子裡模模糊糊有一點東西,但還未確定要追求些甚麼……我不能像侯孝賢那樣大膽,拋開一切為的就是要做導演。可能他所想的已經很成熟,他已經完全清楚了解自己要做些甚麼。……現在我沒有這麼大的衝動要去做,遲些時可能會有,年紀大了,想法會比較深刻。」
「做人只要不太懶惰,一定可以在社會立足,因為大家的聰明才智都差不多,即使做的事情不如理想,也可以生活下去。」
「做人只要不太懶惰,一定可以在社會立足,因為大家的聰明才智都差不多,即使做的事情不如理想,也可以生活下去。」
「做人只要不太懶惰,一定可以在社會立足,因為大家的聰明才智都差不多,即使做的事情不如理想,也可以生活下去。」

撰文:盧敬華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