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青霞鏡前鏡後|林黛玉變賈寶玉引《紅樓夢》大混戰  林青霞與哥哥張國榮成莫逆之交|利雲志專欄

  • 發布日期:2021-02-13 17:59
  • 林青霞鏡前鏡後|林黛玉變賈寶玉引《紅樓夢》大混戰  林青霞與哥哥張國榮成莫逆之交|利雲志專欄

 

林青霞拍攝處女作《窗外》期間,有一天,導演宋存壽落下一個很奇怪的指令:「請你梳髻、化古代妝、穿上古裝戲服,拍幾張照片給我!」 

青霞不明所以,《窗外》是百分百現代時裝戲,又沒有穿越時代這些超現實劇情,為什麼要穿古裝拍照呢?
《窗外》是百分百現代時裝戲。(網上圖片)
《窗外》是百分百現代時裝戲。(網上圖片)

新丁一名,青霞不敢多問,乖乖地照宋導演的意思去做,事隔幾年,謎底揭盅 —— 李翰祥導演早就有意開拍《紅樓夢》,那幾張照片,正是給邵氏及李大導過目,看看這位新人是否真箇氣質超凡,能擔得起林黛玉一角,結果李導演相當滿意;女人看女人卻截然不同,方逸華大彈青霞「嘴歪」!
當年方逸華首次看到林青霞的照片大彈她「嘴歪」。(網上圖片)
當年方逸華首次看到林青霞的照片大彈她「嘴歪」。(網上圖片)
醞釀數載,青霞已成影壇炙手可熱的大紅人,李翰祥執導的《金玉良緣紅樓夢》終告動工,大導忘不了那個「嘴歪」的台灣小美女,締造青霞兩個第一次 —— 第一次來港拍戲、第一次反串小生!
《金玉良緣紅樓夢》締造青霞第一次來港拍戲、第一次反串小生。(網上圖片)
《金玉良緣紅樓夢》締造青霞第一次來港拍戲、第一次反串小生。(網上圖片)
青霞憶述,1977年偕母親來港與李翰祥見面,大導演劈頭第一句就說:「你願意跟張艾嘉交換角色嗎?」青霞當下立即點頭,因為她也曾想過,自己是不是更加適合反串賈寶玉呢?始料不及的是,李大導也認同這個大膽構思,更慨贈青霞「玉樹臨風」四個大字!
林青霞與李翰祥初見面,大導演劈頭第一句就說:「你願意跟張艾嘉交換角色嗎?」(網上圖片)
林青霞與李翰祥初見面,大導演劈頭第一句就說:「你願意跟張艾嘉交換角色嗎?」(網上圖片)
林青霞也想過,自己更加適合反串賈寶玉。(網上圖片)
林青霞也想過,自己更加適合反串賈寶玉。(網上圖片)
李翰祥更贈林青霞「玉樹臨風」四個大字。(網上圖片)
李翰祥更贈林青霞「玉樹臨風」四個大字。(網上圖片)
但有一件關於《紅樓夢》的事,連青霞本人都遺忘了,那是除了李翰祥之外,金漢亦一早意屬青霞化身林黛玉,跟他的太座凌波大演對手戲,結果被李翰祥捷足先登,由此揭開一場「紅樓世紀大混戰」的序幕!
金漢亦一早意屬青霞化身林黛玉,跟他的太座凌波大演對手戲,結果被李翰祥捷足先登。(網上圖片)
金漢亦一早意屬青霞化身林黛玉,跟他的太座凌波大演對手戲,結果被李翰祥捷足先登。(網上圖片)
李翰祥與金漢凌波夫婦之間的恩怨情仇,得從1963年《梁山伯與祝英台》大賣講起,李翰祥意欲撮合原班人馬再拍《七仙女》,惟樂蒂不甘凌波風頭太勁,拍了兩三場戲便乾脆辭演,因《梁山伯》於台灣造成爆裂性哄動,入場人次居然比當年全台人口八十萬更多,有觀眾甚至如被催眠般重看110次(!),邵氏勁敵電懋老闆陸運濤,重金禮聘李翰祥於台灣成立國聯影業,先成功撬走樂蒂,李翰祥更想將萬人迷凌波一併收納,邵氏聞訊後先發制人,竟將凌波藏於猶如今日高度機密的安全屋,令李翰祥空有鐵筆與厚幣,亦苦無用武之地。
李翰祥與金漢凌波夫婦之間的恩怨情仇,得從1963年《梁山伯與祝英台》大賣講起。(網上圖片)  
李翰祥與金漢凌波夫婦之間的恩怨情仇,得從1963年《梁山伯與祝英台》大賣講起。(網上圖片)  
李翰祥意欲撮合原班人馬再拍《七仙女》,惟樂蒂不甘凌波風頭太勁,拍了兩三場戲便乾脆辭演。(網上圖片)
李翰祥意欲撮合原班人馬再拍《七仙女》,惟樂蒂不甘凌波風頭太勁,拍了兩三場戲便乾脆辭演。(網上圖片)
因《梁山伯》於台灣造成爆裂性哄動,入場人次居然比當年全台人口八十萬更多。
因《梁山伯》於台灣造成爆裂性哄動,入場人次居然比當年全台人口八十萬更多。
邵氏得知李翰祥想將萬人迷凌波一併收納,更將凌波藏於猶如今日高度機密的安全屋。(網上圖片)
邵氏得知李翰祥想將萬人迷凌波一併收納,更將凌波藏於猶如今日高度機密的安全屋。(網上圖片)
李翰祥挖角大計失敗,有沒有因此而遷怒於凌波?表面證供不成立,及後李大導重返邵氏,啟動超級大製作《傾國傾城》及《瀛台泣血》,仍重用凌波擔演隆裕皇后;1975年李翰祥因血管栓塞入院,一班肉彈、小花輪流進駐病房,既博取見報機會,亦乘機向大導演獻媚。金漢閱報後誤以為李翰祥病情輕微,勸阻凌波往醫院探病,但原來李大導病情匪輕,確實動了個大手術,康復後覺得凌波不懂感恩圖報,種下對她與金漢的心結。
及後李大導重返邵氏,啟動超級大製作《傾國傾城》及《瀛台泣血》,仍重用凌波擔演隆裕皇后。
及後李大導重返邵氏,啟動超級大製作《傾國傾城》及《瀛台泣血》,仍重用凌波擔演隆裕皇后。
1975年李翰祥因血管栓塞入院,一班肉彈、小花輪流進駐病房,既博取見報機會,亦乘機向大導演獻媚。  
1975年李翰祥因血管栓塞入院,一班肉彈、小花輪流進駐病房,既博取見報機會,亦乘機向大導演獻媚。  
金漢閱報後誤以為李翰祥病情輕微,勸阻凌波往醫院探病。
金漢閱報後誤以為李翰祥病情輕微,勸阻凌波往醫院探病。
但原來李大導病情匪輕,確實動了個大手術,康復後覺得凌波不懂感恩圖報,種下對她與金漢的心結。
但原來李大導病情匪輕,確實動了個大手術,康復後覺得凌波不懂感恩圖報,種下對她與金漢的心結。
當時,凌波與金漢已脫離邵氏,自組公司投資拍戲,因為凌波反串煞食,金漢想到開拍《紅樓夢》,林黛玉一角同樣意屬林青霞。金漢聲稱,早在1974年合作《青青草原上》時,他已跟青霞說過,如果來日要開《紅樓夢》,一定要來演林黛玉,青霞亦一口答應!
因為凌波反串煞食,金漢想到開拍《紅樓夢》,林黛玉一角同樣意屬林青霞。(《新紅樓夢》凌波與周芝明,網上圖片)
因為凌波反串煞食,金漢想到開拍《紅樓夢》,林黛玉一角同樣意屬林青霞。(《新紅樓夢》凌波與周芝明,網上圖片)
金漢稱在1974年拍《青青草原上》時,青霞答應他來演林黛玉。(網上圖片)
金漢稱在1974年拍《青青草原上》時,青霞答應他來演林黛玉。(網上圖片)
金漢帶着青霞的「口頭承諾」,動手籌備《紅樓夢》,在埋班及聯絡海外賣家的過程中,讓李翰祥得知消息,二話不說簽下青霞,全速實現幾年前丟低的改編《紅樓夢》計劃。金漢得悉後如五雷轟頂,趕緊透過李翰祥身邊的朱牧(《金玉良緣紅樓夢》副導演),懇求李大導放他一馬,將青霞雙手「奉還」,但不果。因古裝戲等同燒銀紙,獨立公司難與邵氏匹敵,金漢立即向嘉禾老闆鄒文懷求救,希望嘉禾能夠安排他所製作的《紅樓夢》上畫,鄒老闆直話直說:「不如你放棄好了!」
李翰祥得知消息,二話不說簽下青霞,全速實現幾年前丟低的改編《紅樓夢》計劃。(網上圖片)
李翰祥得知消息,二話不說簽下青霞,全速實現幾年前丟低的改編《紅樓夢》計劃。(網上圖片)
問題來了,若如青霞與金漢有言在先,為什麼她又會跟邵氏簽約呢?謎底塵封足足三十七年,始告真相大白 —— 青霞相約金漢凌波夫婦喝下午茶,席間金漢重提舊事,青霞卻茫茫然沒任何頭緒,原來在她的記憶中,不曾出現過答應金漢參演《紅樓夢》的片段,更從不知道,自己成為李翰祥、金漢與凌波之間不和的磨心!
林青霞相約金漢凌波夫婦喝下午茶,才知道原來自己成為李翰祥、金漢與凌波之間不和的磨心!(蘋果日報圖片)
林青霞相約金漢凌波夫婦喝下午茶,才知道原來自己成為李翰祥、金漢與凌波之間不和的磨心!(蘋果日報圖片)
失去青霞,又被鄒文懷勸退,更因邵氏之前拍過《紅樓夢》,出手禁制其他人再開這個片名,金漢仍不願退縮,更大膽起用新人周芝明演林黛玉,以凌波(賈寶玉)、李菁(薛寶釵)、李麗華(賈寶玉母親)三大影后匯聚《新紅樓夢》作招徠,跟李翰祥執導的《金玉良緣紅樓夢》大打對台。《紅樓夢》成為熱話,吳思遠乘勢出怪招,滲進風月情色包裝,以張國榮與黃杏秀擔綱開拍《紅樓春上春》,本來想秘密開工,搶在《金玉良緣紅樓夢》前上映,惟紙包不住火,邵氏收風後不敢怠慢,命牟敦芾導演全力搶拍另一齣《紅樓春夢》(余莎莉、思維等合演),爆發一場前所未見的「紅樓世紀大混戰」!
最後金漢大膽起用新人周芝明演林黛玉,以凌波(賈寶玉)、李菁(薛寶釵)、李麗華(賈寶玉母親)三大影后匯聚《新紅樓夢》作招徠。(網上圖片)
最後金漢大膽起用新人周芝明演林黛玉,以凌波(賈寶玉)、李菁(薛寶釵)、李麗華(賈寶玉母親)三大影后匯聚《新紅樓夢》作招徠。(網上圖片)
《紅樓夢》成為熱話,吳思遠乘勢出怪招,滲進風月情色包裝,以張國榮與黃杏秀擔綱開拍《紅樓春上春》(網上圖片)
《紅樓夢》成為熱話,吳思遠乘勢出怪招,滲進風月情色包裝,以張國榮與黃杏秀擔綱開拍《紅樓春上春》(網上圖片)
邵氏亦命牟敦芾導演全力搶拍另一齣《紅樓春夢》(余莎莉、思維等合演),爆發一場前所未見的「紅樓世紀大混戰」!(網上圖片)
邵氏亦命牟敦芾導演全力搶拍另一齣《紅樓春夢》(余莎莉、思維等合演),爆發一場前所未見的「紅樓世紀大混戰」!(網上圖片)
結果,香港票房與開畫先後成正比,率先登場的《金玉良緣紅樓夢》收逾二百萬大熱跑出,《紅樓春夢》、《紅樓春上春》相繼破百萬排第二、三位,最遲上畫的《新紅樓夢》僅收六十七萬包尾;至於台灣這個重要市場,《金玉良緣紅樓夢》與《新紅樓夢》短兵相接,兩者各有捧場客,青霞更被發現刺探敵方虛實,親往戲院看《新紅樓夢》,因低調掩臉被媒體戲稱「阿拉伯女郎」!
林青霞更被發現刺探敵方虛實,親往戲院看《新紅樓夢》,因低調掩臉被媒體戲稱「阿拉伯女郎」!(網上圖片)  
林青霞更被發現刺探敵方虛實,親往戲院看《新紅樓夢》,因低調掩臉被媒體戲稱「阿拉伯女郎」!(網上圖片)  
基於電檢尺度,《紅樓春夢》與《紅樓春上春》均未能登戲院之堂,只憑錄影帶流入尋常百姓家。張國榮的俊美造型令《紅樓春上春》反先對手,但對哥哥來說,這齣戲並不是一個值得紀念的回憶,哥哥曾憶述,當初吳思遠找上門來,形容電影是「紅樓夢式喜劇」,初登大銀幕跟大台花旦黃杏秀拍檔,對一個麗的新人來說,機會看來求之不得,雖然片酬僅得6500元,但哥哥仍一口答應。吳思遠再透過大台找黃杏秀演出,秀姑覺得思遠影業公司作風正派,也很樂意與哥哥合作,沒多細想便願意接拍。
張國榮的俊美造型令《紅樓春上春》反先對手。(網上圖片)  
張國榮的俊美造型令《紅樓春上春》反先對手。(網上圖片)  
誰知,《紅樓春上春》開工幾天,哥哥與秀姑已知大事不妙 —— 男女主角竟然甚少同場演出,哥哥每天面對的是肉彈替身,秀姑則常被要求拍些發夢後驚呼狂叫的奇怪大特寫,他倆都想過中途辭演,但基於簽下合約,哥哥硬着頭皮照演,即使秀姑有大台出頭,也只是換來對方敷衍答應電影會經她過目才能上映,結果空頭支票並未兌現,甚至連首映都沒通知秀姑出席,至今她亦從未看過這齣電影!
秀姑至今她亦從未看過《紅樓春上春》。(網上圖片)
秀姑至今她亦從未看過《紅樓春上春》。(網上圖片)
哥哥走紅後,有朋友建議他出資購下《紅樓春上春》的版權,以免這齣眼冤之作繼續流傳,但哥哥選擇面對現實:「也正好讓大家看看,我以前捱過幾多苦和受過幾多委屈!」有趣的是,多年後兩個賈寶玉 —— 青霞與哥哥結成莫逆。
多年後兩個賈寶玉 —— 林青霞與哥哥結成莫逆。(網上圖片)
多年後兩個賈寶玉 —— 林青霞與哥哥結成莫逆。(網上圖片)
一直有傳張國榮之所以被稱「哥哥」,乃因第一天替《白髮魔女傳》試造型,哥哥打招呼時讚了青霞一句:「姐姐,你好靚!」青霞當下回敬:「哥哥,你都好靚!」自此,哥哥便成為張國榮的代號云云。
一直有傳張國榮之所以被稱「哥哥」,是源自與林青霞拍攝《白髮魔女傳》的一段小故事。(網上圖片)
一直有傳張國榮之所以被稱「哥哥」,是源自與林青霞拍攝《白髮魔女傳》的一段小故事。(網上圖片)
也許青霞金口一開,「哥哥」之名隨即散落四周,但其實更早以前,已有不少片場中人愛喚張國榮為「哥哥」,真正源頭是另一位台灣女星 —— 1987年拍《倩女幽魂》,王祖賢尊稱張國榮為「哥哥」,張國榮則暱稱王祖賢為「妹妹」,反正張國榮已成巨星,工作人員稱呼「張先生」好像太疏離,叫「Lesile」又有點扮熟落,不如跟着祖賢喊他一聲「哥哥」,既親切又不失尊重,起初張國榮有點抗拒:「個個都叫我『哥哥』,搞到變咗老餅咁,好慘!」

但習慣成自然,張國榮已成為香港人的大眾「哥哥」,誰能代替你地位。
「哥哥」的真正源頭是王祖賢。(網上圖片)
「哥哥」的真正源頭是王祖賢。(網上圖片)
撰文:利雲志
----------------------------

和你壹起撐住香港主題海報 全港良心商戶免費派發

了解更多

----------------------------

和你壹起撐徽章 良心商店及網店有售

了解更多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