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旭暉|以戰養戰:突擊封區之後,「新香港」的「新疆模式」(壹週平行時空)

  • 發布日期:2021-02-02 10:00
  • 沈旭暉|以戰養戰:突擊封區之後,「新香港」的「新疆模式」(壹週平行時空)

 

特區政府繼「預約封區」後再創新猷,彷如中學「好打得」prefect突擊檢查的邏輯那樣,對個別地區「突擊封區」突襲式強制檢測。當公權力毫無制約,往後為所欲為,不在話下。

究竟這種「突擊封區強制檢測」成效有多大,正常人自然都很有保留,但醫學上還是留給專家研判,但社會上就清楚不過。

1. 既然政府有權力強制某區居民檢測,自然也有權力強制全港居民檢測。既然有權力封鎖某區,自然也有權力全港封區。不久後,強制全民檢查會顯得順理成章。

2. 政府正硬推「安心出行」,而這明顯是中國社會信任評級的香港初階版。但無論多麼抗拒,假如你是被封區的居民,被告知要回家必須下載使用「安心出行」,你會否使用?當強制全民檢查推動,全民強制使用「安心出行」,恐怕也是同步進行,然後下一步就是正式使用「社會信任評級系統」。

3. 根據國安法,國安警察上門搜查根本無需搜查令,假如政府懷疑某「小區」窩藏恐怖份子、攻擊性武器或任何原因,有了這次「以戰養戰」的寶貴經驗,同樣可以「分區戒嚴」,然後不再是強制檢測,那次卻可以是強制搜屋,通過國安法,把區內每一戶人家都搜查一遍。

4. 分區戒嚴、強制搜屋,只要結合社會信任評級體系,慢慢只有被搜過的地方,才獲安全通過認證,不久將來,無論出現任何官方聲稱的原因,技術上都可以全港地方都被搜查一次,再把資料紀錄在大數據。然後,整個評級體系,已經初步完備。

1+2+3+4,今天的新疆人,就是這樣生活的。

大躍進式「突襲封區抗疫」

大躍進式「突襲封區抗疫」

「新香港」的突襲封區強制檢測,在國際醫護界中已經成為笑話,但這明顯是政治任務,官方也必然樂此不疲,以戰養戰。

這運動的模式在哪裏?

1958-1961年,毛澤東發起「大躍進」運動,要求全國各地自給自足地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小天堂」,農業上要不斷放「衛星田」幾何級數提高產量,工業上搞全民土法煉鋼,家中找到一顆螺絲釘,也要貢獻出來「提煉」,異常荒謬,異常瘋狂。一時間,全國「形勢大好」,實質烏煙瘴氣,最終演變成一場大饑荒,以毛澤東被逼暫時退隱告終,卻隱藏了發動文革反擊的禍根。

大躍進期間,所有基層幹部都知道這樣搞下去,必然出事,不可能人民一邊挨餓、一邊說形勢大好。何況當時的技術根本非常粗疏,這樣提煉出來的鋼、種出來的農產品,像甚麼可以讓小孩坐在上面打觔斗的巨型玉米,除了可以用來寫報告,一點用處也沒有。但在全國失去理智的大氣氛中,官僚還是不得不一一就範,比併浮誇,畢竟上有好者,下必甚焉。

現在香港的「突襲封區」,完全不談任何客觀指標,也不談任何量度客觀成效的基準,過程中完全擾民,卻又依然拒絕源頭堵截,同時間又對要求封關的醫護人員秋後算賬,沒有一絲一毫的邏輯,只有赤裸裸的展示權力慾。

今天搞深水埗,明天搞北角,每搞一個區,都可以有其他side benefits(政權立場而言)。到了積非成是,未來忽然興起搞一場即興分區運動大龍鳳,就變得見怪不怪。

只是不知道多少特區政府官員,清楚知道大躍進的下場?

新香港強推「Sim卡實名制」之後
新香港強推「Sim卡實名制」之後
「新香港」每個部門都要「跑成績」,另一最新政策是強推智能電話的「Sim卡實名制」,目前所謂「諮詢一個月」,根據商經局剛舉行的記者會,相信一年內,所有非實名登記的電話卡會在香港失效。

電話卡實名制的「初心」,據說是避免「不法分子」利用太空卡策劃「恐怖活動」云云,但其實真的有規模的集團,要繞過實名制非常簡單,無論是國際卡、還是買賣遊客丟低的二手卡,都有既定程序。這就像我們外出旅行時,就算到了實名制電話卡的國家,也總有辦法可以弄到一張自己用,這是人類求生本能,禁之不絕。

這個「實名制」,真正目標似乎還是那個社會信任評級體系的下一步:當打電話要實名,再要求強制使用類似安心出行的app,然後逐步推廣支付寶那樣的一站式app購物消費,很快香港市民的一舉一動,在數據庫就無所遁形。參考內地經驗,2010年開始推實名sim卡,兩年前開始還要強制登記時使用人臉識別,「人」早已不再是人,而是異化為機器零件。

要是中國要推數碼人民幣,而讓香港一併進行實驗,日後購物、使用現金也要電子化實名制,現在聽來荒謬,但在新香港,既然已經沒有底線,也不再存在真正的荒謬。

假如這些數據掌握在負責任的政府手中,一切有所制衡,也許還是大勢所趨。但在一個已經完全失去任何有效制衡的地方,甚麼諮詢、檢討、申訴、法治,都是形式主義。就像納粹德國,希特拉當權後,依然是90%使用威瑪共和國的法律,但有了最高附加那幾條國安法式的綱領,整個國家就已經被完全顛倒,一切失去制約,最理性的條文,也只會以最瘋狂的形式執行。

新疆2.0:Sim卡實名制後,還有甚麼要實名?
新疆2.0:Sim卡實名制後,還有甚麼要實名?
「新香港」忽然宣佈要Sim卡實名制,「諮詢」文件明言維持現狀「不是一個選項」,非常與國情接軌,相信這只是「實名制」的第一步。參考新疆經驗,還有甚麼實名制可以出現?以下是一些(半年前沒有人會認為可能在香港出現的)可能性,但未來,有誰知?

1. 實名使用網上論壇、聊天室、社交媒體,而相關資料假如不向政府提供,服務供應商就是違法。試想假如連登每一個post都能實名追蹤,效果會怎樣?

2. 實名購買地鐵票、火車票,理論上是反恐需要,換言之,日後的行蹤會全部被政權掌握得一清二楚。更誇張的例子是,例如一個旅程,官方預計是三個小時,要是超時未到,已經有「可疑」,在新疆、西藏旅遊,這已經是常識吧。

3. 實名安裝智能手機監控軟件,這也是明刀明槍的監控,因此疫情期間推出的「安心出行」才令人格外不安心。

4. 實名購買智能電話和電腦,入面任何資料,其實已經直達天庭大數據庫。

5. 實名買「危險品」,包括生果刀,而在刀背上,必須刻上買家名字,一旦成為「武器」,就可以立刻追究。同一道理,買粉末也好、火柴也好、雷射筆也好,基本上,甚麼都可以是危險品,都需要實名。結果家中出現任何物資,政權都瞭如指掌。

這是人類異化為機械零件的徹底一步。這根本是衛斯理小說《玩具》的寓言。各位藍絲:就算這樣的生活令人衣食無虞,還有甚麼意義?人禽之辨,幾希?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