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坐看雲起時|美國的自毀(陶傑)

  • 發布日期:2021-01-31 17:00
  • 坐看雲起時|美國的自毀(陶傑)

 

拜登也只是人,而且是一名老人,但卻是四十年的油滑政客。我不認為他會優先更改特朗普留下的對華政策「框架」—— 第一次發現這個名詞不再討厭,竟然有用 —— 框架不變,內容與手段必有轉化。如何改變,大概不會是拜登優先要做的事。

拜登優先要處理的,比對華政策重大得多:就是經特朗普四年,美國身為文明世界領袖的形象,如何免於全面崩潰的問題。

特朗普一口咬定有深層政府,而且與敵國勾結,出賣美國。而民主黨則由特朗普這一日起,即每日滋擾其「通俄」,並由其控制的聯邦調查局接開對特朗普的「通俄賣國調查」,花費四千萬美金,其僱用的律師私下更改電郵,偽造「證據」,對主管說謊,導致FBI和司法部又向外國情報監控法院(FISA Court)說謊,指俄國介入二○一六年大選,扶植特朗普上台。

這位律師被證明造假,但卻得到情報監控法院輕判,虛假陳述罪名成立,僅判一年緩刑加社區服務四百小時。

這位前律師克萊因史默,為了要逮捕特朗普前競選顧問貝奇(Carter Page),私下更改貝奇的電郵,一心砌生豬肉。令FBI搜查貝奇的物品與酒店房。「通俄門」子虛烏有,若由民主黨來構陷,已經毫不道德,最嚴重的問題是美國主流傳媒跟著偏袒,在毫無證據之下,日日指特朗普通俄,將此一媒體製造的「感覺」(Perception)塑造為「特朗普是個王八蛋」的事實。

加上特朗普從商時種種色彩豐富的言行,針線密織,令大量對特朗普個人歷史一知半解的外國人,包括我認識的許多香港律師(律師講證據,但他們始終是缺乏基本邏輯思維的中國人),一提到特朗普就破口大罵,最後說:總之不必爭論,特朗普就是一個王八蛋,不適合做總統End of story。

特朗普已經證實並無通俄。其人品如何?口沒遮攔風格,固然乞人憎,卻是小枝節。玩女人則絕對玩不過民主黨的甘迺迪。美國面臨的文明形象崩潰危機,是四年來民主黨連同左派和左膠加上黑命貴暴力集團,形成不神聖同盟(Unholy Alliance),玩弄網絡民意,對一名民選的本國總統,展開政治迫害,玩過了火。

此等手法,正如美國左派七十年來喋喋不休指控麥卡錫,如何在知識界獵巫而追剿共產黨。此事對於左翼留下心理創傷。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美左這次以同樣手法對待特朗普、共和黨、特朗普和共和黨的支持者,造成的破壞遠遠超過麥卡錫主義對美國知識界七十年的禍害。

麥卡錫當年的警號,完全有時代的必要。而且經過拜登通過兒子向烏克蘭和中國收錢〔數目苦干,容或有爭議。如特朗普陣營說收了幾億美金,略嫌誇大〕,證明連麥卡錫的疑慮並非空穴來風。但左翼一口將麥卡錫的行為,與中世紀的獵巫、納粹的蓋世太保連結,利用電影和教科書,為此後兩代人造成牢不可破的印象和偏見。今日卻以同一手段,加上網絡在全球對特朗普實施淩厲一百倍的「左翼麥卡錫主義」,一之為甚,其可再乎,讀過歷史的人,兼有邏輯思考,會對美國的基本信心產生動搖。

拜登面對的即是此一亂局,但他借此卑劣的同盟上位,又豈會咬一隻餵養自己的手?何況這隻手非常龐大。當年的麥卡錫主義,有少許三K黨和白人種族主義者,在中西部加強對黑人的迫害(兩者是否有直接關連?未必有,但麥卡錫確掀起一股氣氛〕,今日黑命貴和反法西斯也加入了支持川登的聯盟,而且適時伸手向拜登找數。廣東說「撩鬼攞命」時是此意。

黑命貴的極左翼易請難送,拜登也沒有精力去理會。副總統賀錦麗可以成為「橋樑」,拆得幾多得幾多。賀錦麗雖然左翼,卻不是極左,但出身加州,提出一千美元以下的偷竊和搶劫案,警察不必受理,其「社會主義」胸襟和包容之力,也只會極左派認為這個牙買加印度的混血女副總統,是香港新界林村的一棵許願樹。

再加上選用部長,以性傾向和性別為優先。如此標準,已經令人覺得——只是「令人覺得」,正如民主黨令全世界覺得特朗普是一個壞人------美國並不以能力為質素為第一用人考量目標。

在網絡世界,Perception之三人成虎,會形成真正的形象,這一點俄羅斯和中國,比美國更明白得透澈。民主黨和左派仇恨放火,特朗普在這場山火中逃掉了,拜登和民主黨卻要繼續坐在這座著火的山林裡。華爾街即因為GameStop上市的醜聞,浮現了深層政府貪婪的面孔。這樣下去,一個遂漸同質相擁的Chimerica ,確實正在出現了。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