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夜顛倒加劇抑鬱病情|強光照「醒」貓頭鷹 日照30分鐘 一週初見成效

  • 發布日期:2021-01-27 14:30

 

「經常會哭,無緣無故也會哭,成日都覺不開心,又睡不到,後來告訴醫生。當時醫生很好,一直耐心地聆聽,然後給我處方藥物和安慰我。」65歲的鄭女士是位家庭主婦,確診抑鬱症已經二十多年,也被失眠纏繞了二十多年。最難捱是晚晚「眼光光」無法入眠,好的時候,凌晨三、四時始能入眠,不好的時候,要天光時才勉強人睡。

脾氣也變得暴燥,鄭女士坦言,苦了丈夫和兒子們。她笑說:「不過,最瘋狂也只是發脾氣狂罵,又不會有其他舉動。有時候吵鬧完後自己也會想,為何會無故發脾氣?其實只是小事,自己也覺得自己有問題。」

抑鬱伴失眠 服安眠藥致「睡遊」

抑鬱伴失眠 服安眠藥致「睡遊」

確診後,鄭女士獲處方安眠藥,可惜成效不大,仍無法令她安然入眠,反而導致她出現「睡遊」的副作用。睡遊症的特點與夢遊症相似,但其發生時間只是在睡眠狀態中,起床進行一些行為。而她就在服用失眠藥後,試過四次「睡遊」,起來後完全「斷片」,更在「質問」家人後,始發現原來是自己的問題。「有一次我問兒子,為何將所有冬菇拿出來浸水?他說怎會有閒情浸冬菇?然後有一次浸菜乾,一次過浸了全包,我沒理由會這樣做嘛。最嚴重一次,是將神枱的香爐全部掉進垃圾桶,因為我有個兒子是信教的,我以為是他做的,他就說是我自己棄掉的。我問他怎麼不阻止我?他說已經開口,但我無理睬他。」
「貓頭鷹型」抑鬱症患者 自殺率較高

「貓頭鷹型」抑鬱症患者 自殺率較高

鄭女士長年處於凌晨三、四時,甚至天光始能入睡,到翌日下午一點才醒來的狀態,若果不是因為她是家庭主婦,根本無法維持這種作息時間。中大醫學院精神科學系副教授陳詠欣醫生指出:「鄭女士日夜顛倒的作息時間,與很多抑鬱症患者相若,被稱之為『貓頭鷹型』。」中大精神科專科門診為抑鬱症患者進行一項研究發現,大約兩成患者屬於「貓頭鷹型」,他們接受常規精神科治療的臨床治癒率較低,伴隨較多的睡眠障礙和抑鬱症症狀,亦有較高的自殺率。陳詠欣醫生解釋:「正常人應該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但每人的作息時間,其實亦有個體差異,即是有些人喜歡早睡早起,我們會稱為清晨型或喜鵲型;但亦有些人喜歡很晚才睡覺,然後很遲才起床,我們會稱為夜晚型或貓頭鷹型。原來夜晚型或貓頭鷹型患者,他們有更高機會患上抑鬱病。而這些貓頭鷹型病人,他們相比不是貓頭鷹型病人有更多失眠情況,抑鬱徵狀更嚴重,同時有更高的自殺傾向。」

中大醫學院精神科學系與港大社會科學學院心理學系合作,進行全球首個利用強光治療為「貓頭鷹型」抑鬱症患者進行研究。結果發現強光治療有助改善此類患者的病情,治癒機會增加一倍,累計臨床治癒率達67.4%。強光治療是一種以人造光源來進行的抑鬱症治療,治療方法是讓患者對着發出強光的燈箱,讓他們感覺如身處日光照射的環境。
強光治療助調節生理時鐘
強光治療助調節生理時鐘
陳詠欣醫生解釋:「參與研究的都是貓頭鷹型抑鬱症患者,他們都很晚睡,亦很遲才起床。透過配合光治療,慢慢將起床時間提早,其實能夠令他們與日照環境增加同步,亦是其中一個改善他們情緒的原因。第二是往往當這些病人早起的時候,亦有更多機會接觸自然光,亦可以幫助他們繼續保持生理時鐘穩定。加上日間早起令他們有更多時間,有更多機會接觸其他人,或是做到一些以往由於睡至下午兩、三時而未能做到的事情,亦會增加對生活的滿足感,或增加社交,得到支援的機會。第三我們覺得有機會,強光治療能夠影響大腦內的血清素,而我們知道血清素對情緒是非常重要。」

這項研究的成功個案包括鄭女士,她在強光治療後再沒有睡眠困難,因此已停服安眠藥,人變得開朗,情緒問題亦減少。「醫生安排我早上十時進行強光治療,醫生說可以不用望着盞燈,可以做其他事情,我就坐定定聽收音機,我記得我第二個星期便已經開始有效。」研究團隊將參加者分為強光治療組及對照組。強光治療組使用燈箱,在家接受為期五週、每天30分鐘的強光治療。在五週的治療期間,強光治療的開始時間會逐漸提前。對照組的患者則接受較暗的光治療。

陳醫生指出:「未開始照燈前,她的抑鬱程度其實屬於嚴重,失眠程度亦同樣嚴重。開始接受光治療。我們發現其實直至第五星期,抑鬱情況已達到臨床治癒,即是一個很低的分數,亦發現她的作息時間有向前提早。」
藍光搞亂生理時鐘 晚上少接觸為妙
藍光搞亂生理時鐘 晚上少接觸為妙
不過專家強調,強光治療應用於抑鬱症患者,目前未有數據證實對一般失眠有效。陳醫生提醒:「我們知道在疫情下,大家的確減少外出,可能亦缺少戶外活動,接觸戶外陽光的機會未必太多。但我們也有一些忠告,第一希望盡量增加早上接觸到陽光的機會,例如在房間內盡量打開窗簾,如果有窗戶的話,便希望接觸到更多光線。第二就是要盡量減少在傍晚或晚上接觸藍光,我們知道其實很多電子產品,例如手機、平板電腦也會釋放很多藍光。而我們的生理時鐘,其實對藍光最為敏感,變相當有小量藍光的時候,已經會抑制我們的褪黑激素,同時推遲生理時鐘,有時候便會形成一個惡性循環。當我們失眠、晚睡,接觸更多藍光,藍光令我們更清醒,然後又失眠,再繼續看手機,令生理時鐘的問題變得更惡化。」

撰文:葉凱欣

攝影:胡智堅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