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佐敦疫區歧視|10歲巴基斯坦女童被鄰居杯葛 標籤病毒源頭:他們打我

  • 發布日期:2021-01-26 10:00

 

巴基斯坦女童Eiza在佐敦一間小學唸四年班,有一些說廣東話的朋友仔,所以能聽能說廣東話。停課期間,區內小童不分種族,常聚在一起玩耍,但近日政府公布,由1/4至1/18日的661宗本地個案中,其中逾四分一是南亞裔人士,其中120人住在油麻地佐敦疫區,加上衛生署發言人指南亞裔人士喜歡與同鄉鄰里分享食物,除口罩聊天,令傳染機會增加,社區遂出現歧視南亞裔人士的問題。

Eiza被同儕排擠,只得避到天台玩耍,因為天真樂觀,踩著滑板車飛馳,照樣興高采烈。

「他們罵我們是『巴基斯坦病毒』,推我,打我的腹部,但我們沒有還手,只是回家。」Eiza及其南亞裔朋友不甘示弱,在大廈走廊遇上鄰居,即禮上往來,馬上跑回家,以示割席。

「我不在乎他們怎樣看我們、說我們,獨個兒玩也很開心。」

Eiza的媽媽Shaheen腹大便便,孩子再過兩個月就要出生,重要關頭偏遇到區內疫症大爆發,雖然一家五口在訪問前兩日才在檢測中心做病毒測試,結果顯示陰性,沒有中招,但她仍然非常害怕,除了要到醫院做母嬰檢查外,買餸和購物都交由女兒Eiza代辦,但即使深居簡出,仍然逃不過歧視目光。

「鄰居埋怨南亞裔居民傳播病毒,又說我們不戴口罩,但事實不是這樣,以我丈夫為例,他外出一定會戴口罩,經常消毒雙手,回到家第一時間更衣沐浴。」

「他們埋怨少數族裔感染病毒,但本地人也有中招。」她為此生氣,但作為弱勢社群,加上英語水平不高,有冤無路訴,「我想知道多些政府的防疫資訊,但也不知道可以怎麼辦。」

丈夫做地盤散工,即使一整月開足工,月入不過約二萬元,所以她最擔心大廈被封鎖,一家要隔離,手停口停,「隔離期間,丈夫沒有收入,但業主不會免去我們的租金,這麼貴的租金,三名孩子的開銷、還有快要出生的孩子,沒有收入怎麼辦。」

瘟疫肆虐,加上飽受歧視,Shaheen壓力快要爆煲,撫著隆起的腹部說:「這孩子真的來得不是時候。」

幸好精乖的Eiza及時搶著說:「我最想知道,他是弟弟還是妹妹,媽媽,對不對?」

「師姐」也是這個天台的常客,她住佐敦十多年,但所住大廈並非位於疫區,因為有餵街的習慣,所以多年來每天都會到這天台餵貓,間接是疫區的一份子。

由於早前這唐樓有確診個案,她已準備好Plan B,在天台存放了大量食水,萬一唐樓被封鎖,街貓也不會渴死,「我會自隔離大廈的天台,把貓糧拋過來。」千算萬算,沒想到訪問三日後,政府索性封鎖整個受限區域。她收到消息後,馬上帶著捕貓籠,趕到天台捉街貓,帶回家避難。可惜貓兒倔強,無論如何不肯跟她走,氣得師姐哭笑不分。

其實半個月前,她已覺得勢色不對,捉走了兩隻天台貓,在社交平台出帖文,希望有心人會領養,但一直沒有回音,「昨晚原本有人來看貓,但突然取消了,可能怕了佐敦。」她苦笑說。

因為餵流浪貓,師姐認識不少區內的南亞裔居民,對他們被指是疫區播毒元兇,感到疑惑。

「覺得有少少將焦點放在他們身上,但這是否事實,誰能夠證實,大家都不知道。」

「他們的生活環境惡劣,房間狹窄,但鄰房的新移民,何嘗不是跟家人擠在一個劏房居住。」

每日過來疫區,餵貓是主因,另一個目的是實地視察災情,評估所住區域的「淪陷」風險。

「我真的會巡視社區,他們受到影響,意味我也會受到影響。」因為是資深街坊,虛張聲勢的掩眼法,也瞞不過她雙眼。

在核心區域新填地街市,約有兩至三成販檔休息,但她說真正有營業的檔口比眼前的更少,「這幾個檔沒有開,不過是這個檔主把自己的貨物放到鄰檔上面販賣。」

「我以這裡作為指標,看看周圍的環境,了解這裡有多少宗確診會封鎖大廈,作為一個對比和參考,評估自己是否安全。」

她自嘲現在每日像對「六合彩」,經常上衛生防衛中心的網頁,看看同區有哪些大廈確診,又追蹤區議員的社交平台,查看最新的疫廈資訊,「他們發佈的資訊,比政府更快!」

她坦言不擔心中招染病,恐懼的是政府突然封鎖所住的大廈,漏夜送她去隔離,「工作怎辦,我家裡的貓怎麼辦,不只我,家裡有寵物的朋友也很擔心這個問題。」

「這些措施波及的範圍,帶來的不安,更令我恐懼。」

政府在廣東道設了大量的流動檢測車,又在梁顯利油麻地中心設置檢測中心,免費為居民檢疫,但師姐並沒有去做檢測,原因是滿腦子問號,看不透政府整個疫區強檢措施,甚麼葫蘆賣甚麼藥。

「不明白為甚麼要劃分核心區域,對於防疫有甚麼幫助?檢測完,住客是否不會再受感染,是否檢測完,全部住客在家避疫,直至疫情完結才出來,如果不是這樣,這時的做法有甚麼效用?」

「現在好像不是防疫,好像是找出一些病患者,但源頭才是重點,劏房、人口密集、衛生環境惡劣,這些因素都不會形成病毒,一定是有人帶入社區,然後一個傳一個,堵截源頭才是防疫的重點。」

她看來,社區有些問題處理得不好,出現傳染途徑,「這區的劏房,除了住了少數族裔,有很多是新移民,政府每日有回港易的配額,讓身處大陸的香港人無需隔離就可回港,合資格人士可即時回到社區,少數族裔居民不是很富有,不會經常乘搭飛機來往不同地區,相比起來,回港移的新移民較容易來回兩地,傳染病毒的風險更大。」

即使疫情爆發,廟街的「北姑」仍然如常拉客和開工,「根本沒有停過,她們不是更危險的播毒源頭嗎?」

回到家,她又上網查看疫情,愈看愈無奈,連聲嘆氣道:「逃避責任,(政府)怎會講一樓一的問題,會被人責怪,後果會很嚴重。講新移民問題,又擔心開罪新移民,新移民很支持政府,不能得開罪,還有甚麼人可以歸咎,就只有不能發聲的一群,跟欺負動物一樣。」

採訪:Jing

攝影:木綿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