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港版國安法反思文革林昭冤案|雲海專欄

  • 發布日期:2021-01-25 17:25
  • 從港版國安法反思文革林昭冤案|雲海專欄

 

港版國安法空降以來,大家已見證到中共惡法,以及濫捕的情況。街頭聚集犯國安法、揮動白紙犯國安法、接受外國記者訪問犯國安法、眾籌犯國安法、連初選也犯國安法⋯⋯憤怒過後,沉澱一下,想起中共一向如此對付手無寸鐵的市民,濫捕亦是慣常。

這亦令我想起文革的著名事件 —— 林昭冤案。

若你不知道誰是林昭,那要看看我介紹,這是一個了解中共運作方式的重要個案。別以為林昭是異見份子,相反,她因受到自身家庭影響,自少支持中共,而且絕頂聰明,在1954年以江蘇省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新聞專業。

她的志願是做名好記者,但她不知道的是,中共從來都不喜歡「好記者」,再加上林昭天生性格敢言,就注定她慘死在中共政權下的宿命。

1957 年 5 月 19 日,北大出現了一份名為《是時候了!》的大字報,由學生張元勛等人貼出,左派人士認為當中言論觸犯反革命煽動罪,開始上綱上線。林昭當時公開支持大字報內容,恰巧三天後她現身一場辯論大會中,讓事件演變成「批鬥大會」。

會上林昭毫不保留地表示:「中共不是號召黨外的人提意見嗎?人家不提,你們還是一次又一次動員人家提!人家真的提了,怎樣又勃然大怒了呢?」(其實中共一向也是這樣,包括一百年後的今天。)林昭之後還說:「我就是料得到,一旦説話也就會遭到像今晚這樣的討伐!我一直覺得組織性與良心在矛盾着!」這句話刺中了政權了玻璃心。

1960 年,她大膽地與學生編了一本叫《星火》的雜誌,內容是對政治時局發表的意見,例如認為廬山會議彭德懷按照組織原則如實反映實況後,受到批判及撤職是顛倒是非。她亦撰寫了兩首長篇詩〈海鷗之歌〉及〈普羅米修斯受難之日〉,中共因容不下這兩首詩,林昭被捕,罪名是陰謀推翻人民民主專政罪及反革命罪。看來她的兩首詩比核彈還厲害,而有些極權就一向「弱不禁風」。

兩年後,中共皇恩浩蕩批准林昭「保外就醫」,但仍未妥協的林昭,又要求上海的外國僑民把自己《給北大校長陸平的信》帶往海外發表,結果在 1962 年 11 月又因「擴充反革命罪」再次被判處入獄二十年。1968 年,在獄中的林昭因為行為未如中共所想而改變,故改以「現行反革命罪」被判處死刑。所謂中共法律,就是龍門任佢搬,罪名任佢安,而林昭的家人更認為林昭連累全家。確實,連坐法是中共的慣常打壓異見者手段!

後來,林昭被指患上精神病,多次被送入醫院,但到底她有沒有患上精神病?爭議非常大,有機會是官方誣衊她,也可能她是被虐待致精神病。

當時,由於她經常在監獄大叫,當局把她由女監倉搬到男監倉,說是地方比較寬敞。同時,因聲稱阻止她大叫,強行給林昭戴上「孫悟空帽」,那是一個只能露出眼睛及鼻子的橡膠頭套。後來,林昭被帶到批鬥公審大會,當局毫不掩飾他們的虐待痕跡,大家可以清楚見到一個口中塞着大型橡膠塞的女人,而且頸上勒着長繩,每呼吸一下,林昭的面色變青變紅的,讓人慘不忍睹。根據後人記錄,原本到場批鬥的人都戥佢可憐,沒有多少人大聲責罵她。而林昭被改判死刑後,用自己的血在白被單上寫下血遺書,最後的說話是:「歷史將宣告我無罪!」之後就被拉到空地開槍就地正法。

槍斃後,公安去到林昭父親的家,表示「林昭已經被處決,請付五分錢的子彈費!」這個荒謬的政權不但冤枉一個年輕女子,把她殺掉還向她家人徵收子彈費。及至八十年代初,林昭案得到上海市人民法院平反(雖然仍有誣衊她),認為她有精神病不應判死刑。但其實一開始她就遭到濫捕濫告及虐待,可是從來沒有人須要問責,甚至林昭屍首也一直失蹤。有說,她跟文革眾多冤案死者一樣,屍身被都被當局草草火化,連一個葬身之地也沒有。

中共一直沒有解封關於林昭的所有檔案及文件,可能是怕民間知道更多內幕。在 1980 年 12 月,北京大學為林昭舉行追悼會,當中有一副輓聯既代表林昭一生,也代表了多年來每一位被中共用各種罪名逮捕及判刑的受害人的心態。這副輓聯上聯是:「 ? 」,下聯為:「!」因不少人被捕時充滿問號,直至被判刑不禁來個大大的感嘆號。情況是否跟此刻香港近乎一樣?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

雲海,全名陳雲海。傳媒界的頑童,有些不受控;喜歡周遊列國尋幽探秘,除了愛探索古靈精怪東西之外,也熱愛尋求社會真相。投訴是另一種嗜好,別人稱他為「炸兩俠」!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