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歲劉錫賢離婚無收入要供樓 積蓄耗盡徬徨:好灰,但仍咬緊牙關過

  • 發布日期:2021-01-26 00:01

 

認輸又如何

認輸又如何

一場疫情,百業蕭條,許多香港人陷入失業狀態。

有「亞視忠臣」之稱的劉錫賢,去年半年無收入,積蓄耗盡。加上之前離婚,分了1/3積蓄給大陸老婆,如今又要應付供樓同醫藥費,憂柴憂米,舉步維艱。

疫情初期,他仍會說這六個字:「唔認輸、打不死!」,但月復月,疫情仍未見底,銀包已見底的時候,他已掩不住愁容:「我真係開始有少少認輸,覺得人生疲勞, 好攰好攰。」不過轉過頭,又鼓勵自己:「就算認輸又如何?只係一個念頭,最後我都會咬實牙關捱過去。」

 去年疫情初期,身處低潮的他仍說:「唔認輸,打不死。」但今日經過第四波的打擊,他說:「好灰,認輸!不過認輸又如何,我仍會咬住牙關過日子。」
去年疫情初期,身處低潮的他仍說:「唔認輸,打不死。」但今日經過第四波的打擊,他說:「好灰,認輸!不過認輸又如何,我仍會咬住牙關過日子。」
怪自己曾揮霍

怪自己曾揮霍

這位劉忠臣,2016年做到亞視熄機執笠,依然不愁工作。2020年之前,劉錫賢的人生未出現過赤字。直至疫情,一切都改寫。

「真係好疲勞,尤其喺第四波疫情之下。第三波捱過本來有一線曙光,因為有好多好朋友介紹咗啲工作,點知又嚟過第四波,全部嘢又再次停晒。咬實牙關過咗咁多日,到目前情況更差,所以好灰,灰得好緊要。」愁完,他又笑兩聲,時刻警醒要苦中作樂。

多年積蓄,劉錫賢說去年已經搣盡:「點可以捱到年尾,我話你知,捱咗幾個月積蓄就已經用晒。因為最初唔相信疫情會維持咁耐,尤其最初兩三個月,我哋仲未意識到事情嚴重性,到後來先知道咁大鑊,所以嗰幾個月嘅使錢速率,仍然好似以前咁,呢方面我係做得最差,會鬧自己,做乜亂使錢。」

昔日未為生活愁,過得霍揮,出入永遠搭的士,今日他由太古城來到尖沙咀做訪問,搭巴士。

「我承認自己比較大使,例如見到一樣物品好得意,雖然可能無用,但手頭鬆動,褲袋有錢就好似會俾蟲咬,然後就會買。過往亦比較疏爽,出街食飯都會爭埋單,而家就唔同,我嘅拍檔(公司)陳靖允就最清楚,大家食完飯就會垂低頭,希望唔使埋單,大家都有咁嘅心態。」
 88年演藝學院畢業後,由同學黃秋生介紹入亞視拍劇,一早28年,做到2016年亞視熄機執笠。
88年演藝學院畢業後,由同學黃秋生介紹入亞視拍劇,一早28年,做到2016年亞視熄機執笠。
迫到埋牆搵家人救急

迫到埋牆搵家人救急

他有層太古城物業,出年便供滿,現在搵朝唔得晏,更莫論供樓!賣樓渡難關,是他最後退路。「自己年紀都唔細,而家又面對一個咁大嘅危機,點樣可以繼續生活呢?真係諗過賣樓,然後睇吓可唔可以有個重新嘅生活。」

人到絕境,才決心重新洗牌,改掉揮霍習慣,放下面子求救。

「我係一個唔好鍾意伸手問人借錢嘅人,有時候就算自己幾困難都好,我都會諗好多辦法,希望可以解決問題。未到最後一步,我都唔想咁樣做。但今次真係無辦法,喺疫情之下,我都真係需要開口,唔開口都唔得。第一次開口係問媽媽,然後再問妹妹。」劉錫賢說,家人應急錢,保住他辛辛苦苦供了多年的瓦遮頭。
義氣朋友
義氣朋友
這段時間,友情亦見真章。「我真係唔想問朋友借,但朋友真係好有義氣。第一個一定要多謝徐寶鳳,佢係一個好好嘅朋友。之前提過要畀好多贍養費,好慘呀,割咗我一忽肉,當時佢已經同我講,話第二個唔會借,但你一定借,問我係咪真係有需要?我話唔係,只係呻下。」

「另一個就係十一哥(何國材),睇完我上一次嘅報導,即刻打嚟問我,使唔使江湖救急,話只要開聲就可以,不過我話無問題,而家仲應付得到。另外鄧英敏都有關心,最經典就係黃夏蕙,因為夏蕙BB同我講,知道我而家好困難,佢只能安慰我,因為佢話自己都無錢!」

雪中送炭,還有這位演藝學院同學。

「上一次嗰段報導出街後,估唔到第一個打電話畀我嘅人係黃秋生,大家互相問候,佢都好慘,佢都話咗畀我聽現況,兩個男人傾咗個幾鐘電話。」
居危思安
居危思安
找生存空間,59歲要學上網,跟陳靖允拍住搞網購及網上媒體,是否一條出路,無人知,但至少不想手停,run住副偈。「基本上未有任何盈利,而家只係一個做字,收入非常微薄,不足以應付生活開支。」

家人勸他馬死落地行,轉行!「連細妹都同我講:『大佬,呢筆錢暫時用嚟應急。』佢話呢個時候係咪應該諗吓,咩嘢工作都做住先。你都知道我做咗娛樂圈工作三十幾年,而家叫我做其他工作,我都唔識得做,真係唔知做咩。而家我係居危思安,喺居危嘅情況下,先發覺以往嘅安樂。」

幸而失意與情義並存。「以前感覺到自己人生係錦上添花,人生過得好燦爛,當時唔係好識得珍惜,但喺今次疫情,我真係感覺到咩叫雪中送炭。喺我最需要援手嘅時候,真係有好多朋友送上溫暖,未必係一啲金錢上嘅幫助,但一啲關懷、幫助,都係同樣重要。」
中港婚姻的創傷
中港婚姻的創傷 一段失敗的中港婚姻,傷心兼傷身。

19年,他跟年輕14年的內地妻陳麗娜,結束六年夫妻關係,是人生第一個重創。「最初完全接受唔到,最難過嗰段時間係18年,要同太太申請離婚嘅時候。」那方提出離婚?「係我提出嘅,當然一定係發生咗啲事,先至去到不可收拾嘅地步,所以一定要離婚。」

不過無兒無女,為何要付上大筆贍養費?「今次離婚,我先至發覺香港政府嘅原意,其實唔係好想大家離婚,會好保障每一段婚姻,所以有好多規章制度,唔係話你同伴侶同意離婚,然後簽張紙就可以,原來唔係咁樣,係要通過好多麻煩手續,又要得到雙方同意,會問好多問題。」

「律師問我願唔願意花一個好長時間,去辦理離婚過程。我同律師講,我係一個好怕麻煩嘅人,全世界都知,有一句對白:『用錢解決到嘅問題就唔係問題』,當然當時銀包仍然鬆動,無諗過之後會遇到咁嘅困難,所以當時雙方傾好一個條件,對方要求一個數額,係我可以負擔嘅數字,我亦應承,所以最後就畀咗呢筆錢。」

為盡快撇清關係,一筆過付上六位數字贍養費。「係我三分一積蓄左右,因為佢唔單只攞一筆錢,之前喺過程中,仲要提供佢嘅生活費,一直到法庭正式宣布離婚,然後我再畀一大筆錢佢,先至解決晒整件事,所以都花咗我一筆頗大嘅金錢。」
 19年跟內地妻正式離婚,結束六年婚姻。他說當日為免傷痛糾纏,答應對方付上一筆六位數字的贍養費:「係我三分一積蓄左右!」
19年跟內地妻正式離婚,結束六年婚姻。他說當日為免傷痛糾纏,答應對方付上一筆六位數字的贍養費:「係我三分一積蓄左右!」
找到真愛支撐
找到真愛支撐 當日結婚,他承認是一個倉促決定。

「有件事的確對唔住前妻,因為大家未深入了解,未清楚嘅時候,我真係為咗爸爸嘅病(沖喜),所以急急就章地要做呢件事。我連求婚都係喺醫院,喺爸爸面前求婚。佢對我爸爸媽媽頗孝順,佢本身係一個好孝順長輩嘅女仔,唯一只係對我唔好啫,哈哈!」

「最初佢喺內地,我喺香港生活,大家喺生活文化、節奏上,好多地方都唔同,到佢等到攞身份證,獲批嚟香港長住嘅時候,我仲諗住係咪可以融匯一下呢?但好可惜未開始mix up就已經發生問題,所以都無辦法。」

中港婚姻令他焦頭爛額,但今日又開始另一段中港情緣,有位住在深圳的女友。劉鍚賢提起這位細他17年女伴,不其然露出安慰笑容:「呢個女朋友好識得照顧人同欣賞我,同埋真係可以同我同步。」

就快60,他仍想再婚,不過想到貧賤夫妻百事哀,都係搞掂飯碗先。「佢而家喺深圳嘅生活都好難過,有時候真係相對無言,唯有不斷互相勉勵捱過去。」
 一段中港婚姻令他焦頭爛額,之後又展開另一段中港情緣,現任女友比他細17年,比內地前妻還細3年,女友的真誠,令他想再婚。
一段中港婚姻令他焦頭爛額,之後又展開另一段中港情緣,現任女友比他細17年,比內地前妻還細3年,女友的真誠,令他想再婚。
悲鳴落淚
悲鳴落淚 面對低潮,他比一般人更費力,事關形象肥嘟嘟,眼前永遠笑笑口的劉錫賢,患過驚恐症。這段日子,驚恐症有否再「伏擊」?

「其實有啲踩界,試過自己一個喺屋企百無聊賴時,有啲悲鳴,例如睇睇吓電視都會突然喊起上嚟,不過呢啲情況,之前無同大家或者女朋友講,費事顯得好懦弱。」願分享才不懦弱。「自知個問題,所以一直唔敢鬆懈,一直同個病鬥爭緊。」

「當時我嘅病徵,而家回想番都覺得好得人驚,最簡單係,我去睇喜劇,全場觀眾哈哈大笑,但我一個坐喺度對住銀幕喊,一邊睇一邊喊,都唔知道自己點解會喊。又試過參加朋友嘅飲宴,起初都無問題,仲可以同主人家傾偈,當愈嚟愈多人,開始埋席嘅時候,大家一舉杯,我就話對唔住,唔舒服要走先,呢種情況仲要唔係一次,而係好多次。」
 59歲,他說就算想轉行都不知可以做甚麼。
59歲,他說就算想轉行都不知可以做甚麼。
驚恐症靠自救
驚恐症靠自救 最後聽家庭醫生勸,藥物其次,自救最重要。

「當日佢叫埋我媽媽一齊嚟見,就係要媽媽睇住我,佢處方一啲放鬆情緒嘅藥,同埋安眠藥畀我,話只能夠幫到我呢一部分,佢話呢個病需要靠自己,唔係其他人可以幫到你。」

他感激家人,及已嫁到彼邦的昔日助手、老友陳靖允一直相伴,陪他做運動,病情在幾個月後便康復。
參加第一屆新秀
參加第一屆新秀 劉錫賢88年入亞視,一做28年。當演員前,他參加過第一屆新秀,即梅艷芳那屆,又報過TVB藝員訓練班。

「參加新秀時,我揀咗一首曾路得嘅歌,叫做《白牆》,一唱:『純情之中……』然後就畀黎小田叮叮叮,叮走。當時根本無信心,而最大問題係,我唔係好想做幕前,只係無門路、門檻去入呢個圈做幕後。例如做攝影師,我無呢方面技能;至於導演,當時係可以做PA,但嗰個年代做呢啲職位,一定要係大學生,而我又唔係大學生,所以就想嘗試參加新秀同訓練班,兩間電視台嘅訓練班我都考過,只係全部唔入圍咋,哈哈!」
120磅到310磅
120磅到310磅 放棄入娛圈,去打銀行工,機會又來臨。有人介紹他入TVB做幕後,為午間節目《婦女新姿》任writer,其中兩次任務,試勻全港新興火禍,及嚴選十大美味蛋糕,從此如中不瘦降!

「入TVB之前,只係得120幾磅,我係加入TVB之後開始肥。」之後由幕後轉到幕前,體重高峰期更達310磅,現減至270磅。過肥,身體很多指標都踩界。
封忠臣多得陳志雲
封忠臣多得陳志雲 85年入讀演藝學院,同屆同學除了黃秋生,還有張達明,詹瑞文等。畢業後入亞視拍劇,經歷多個朝代,不過「亞視忠臣」呢個朵,他說傳聞多得陳志雲。

劉錫賢:「有位傳媒朋友同我講番,話我算係一個人物,我問咩嘢人物?佢話據聞陳生嘅枱面有塊墊,寫咗好多唔同電視台嘅藝人姓名,話我係其中一個,而且旁邊寫住「忠臣」。由嗰一日開始,所有人都話我係亞視忠臣。」
 在亞視,他的成名作《我來自潮州》。
在亞視,他的成名作《我來自潮州》。
何謂亞視味重
何謂亞視味重 亦因為這四個字,近年劉錫賢託人向TVB敲門,結果回音,是某高層指他亞視味太重,唔簽。

「你話亞視味重,首先我唔知道係咩嘢意思,而家好多人都會話,喺TVB有好多亞視味好重嘅藝人,佢哋都可以留喺度,證明咗我喺佢哋心目中嘅價值未夠,呢方面係有少少唔開心,唯有努力增加自己價值。」

「至於忠臣,好多謝對方畀我一個褒獎,不過真係受之有愧,我唔算係忠臣,之前都講過,我係有離心嘅。我經常都講,亞視忠臣喺我嘅字典裡面,只得一個人,就係劉志榮,佢真係生係亞視人,死係亞視鬼嘅一個人,忠臣對佢嚟講係當之無愧。」

「另一位就係鮑起靜,自從加入亞視之後,佢仲要係一位好有價值嘅人,就算TVB多次邀請佢,佢都唔肯過檔。你諗吓咁有價值嘅人,都唔肯走,呢啲係咪可以叫忠臣呢?我就因為唔夠價值啫!」世事難料!今日入唔到大台,可能是祝福。

採訪:S.Lo

攝錄:曾衛惠

鳴謝場地:鳥語

 數年前曾向TVB敲門,得到的回音是「劉錫賢亞視味太重」,合作不成!舊同事田蕊妮(相中人),江美儀、陳煒、張文慈、黎燕珊、楊玉梅、鮑起靜,位位何尚不是重亞視味,卻過檔TVB發展。
數年前曾向TVB敲門,得到的回音是「劉錫賢亞視味太重」,合作不成!舊同事田蕊妮(相中人),江美儀、陳煒、張文慈、黎燕珊、楊玉梅、鮑起靜,位位何尚不是重亞視味,卻過檔TVB發展。
 他心目中的亞視忠臣,是劉志榮,不是劉錫賢!「我曾經有離心,但佢冇!」
他心目中的亞視忠臣,是劉志榮,不是劉錫賢!「我曾經有離心,但佢冇!」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