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堆填區獨白|自由的星火不滅(楊懷康)

  • 發布日期:2021-01-25 10:00
  • 堆填區獨白|自由的星火不滅(楊懷康)

 

拜登就職前夕,特朗普作長達20分鐘的告別演講;綜述建樹、對下任政府善頌善禱,誓言為重建地方自治的立國精神,與權貴精英抗爭到底。演講内容踏實,與其一貫浮誇作風迥然有別;愚見認為,水準以上之作也。上佳的告別演說卻沒有電視台播放,白宮需借助YouTube網上傳播。然而那不難成為絕響:YouTube母公司谷歌宣佈,將永久不許特朗普上載影像。網絡時代理應人人享有的言論自由竟被剝奪。特朗普話哂都係前任總統啊。此又情何以堪?

當然,YouTube之先,推特及面書已接連公佈永久終止特朗普的戶口。加上電視台的制裁,雖誓言抗爭絕不罷休,發言權既被剝奪,啞巴特朗普猶如綁起雙手跟權貴精英搏鬥,點打啊?落得如斯田地,皆因一月六日爆發國會暴亂,特朗普為千夫所指,煽動其事,觸發制裁。全面封殺,開宗明義是不容他再生事端。然而屢屢向所謂「異端分子」發出全球追殺令的伊朗精神領袖、以拼圖誣捏澳洲特種部隊的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猶能保住推特賬戶,和平交出權力的特朗普卻十惡不赦非封殺不可?是非黑白,顛倒如斯。

封殺令且不局限於特朗普自身。支持他的霍利參議員同樣被指控為觸發暴亂的始作俑者,淪為過街老鼠。他在一月六日要求國會覆核總統選舉人的資格,特朗普的擁躉捉錯用神,以為此乃為選舉翻盤的最後機會,殺上國會山莊以為脅逼,卒致闖下彌天大禍。然而霍利是民選的代議之士,既有權利更有責任要求覆核選舉人的資格。若非為特朗普充當爛頭蟀,履行權責又豈致被株連?

話說他不滿推特、面書等網絡傳媒武斷專橫,隨意刪除「異己」之帖文、封其賬戶,下筆為文寫成《專制的科技巨無霸》(The Tyranny of Big Tech)一書,加以聲討。爆發暴亂後,出版商Simon & Schuster二話不說取消合約。更有甚者,全美250名出版界人士聯署公開信,譴責霍利,標籤他為賣國賊(traitor);呼籲業界制裁像他那樣的敗類;直是視他為人民公敵。措詞之激烈,跟文革紅衛兵闖將不遑多讓;矛頭指向又不止於霍利般的代議之士,他們不放過替特朗普效力的手下或他的擁躉,務必要他們閉嘴封筆,休想發表任何言論。

然而卧底反骨仔若是肯調轉槍頭、爆大鑊揭特朗普陰私、醜化抹黑則另作別論。譬如當過白宮的國家安全顧問的博爾頓(John Bolton)。他跟特朗普抬摃,被掃把出門。懷恨在心,將白宮秘辛寫成《案發房間》(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以為報復;當中聲稱特朗普曾情商習近平出手助選。雖是國家機密攸關,此可無礙Simon & Schuster將之火速出版。

即使不是揭白宮內幕,只是爆特朗普的陰私出版商亦樂於玉成其事。去年共和黨舉行黨代表大會前夕,Simon & Schuster替特朗普的侄女、臨床心理學家Mary Trump出版《貪得無厭》(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 How My Family Created the World's Most Dangerous Man),大揭家庭臭史;除了指控爺爺虐待其生父,且以專家身份「確診」特朗普為超級變態自戀狂。出版的時間不遲不早,就是為了打擊特朗普黨出線當總統候選人的勢頭。左右選情之意昭昭明甚。

除了幕僚、親屬,傳媒寫手名記者以至聲稱跟特朗普有過一腿的娼妓,都「當仁不讓」加入爆陰毒行列;單單是憑「水門事件」而聲名大噪的伍德華(Bob Woodward),即獲Simon & Schuster垂青,一口氣出版了《恐懼》(Fear!)及《憤怒》(Rage!)兩本暢銷書。可見只消跟特朗普過不去便不愁沒有言論自由,更少擔心會像霍利那樣臨門一腳猶被出版商飛起。

或曰像Simon & Schuster般的出版商是做生意的,不會嫌錢腥;是否替誰出版甚麽書純屬商業決定,說不上禁制言論自由。可是現今出版業歸邊,勢成壟斷。按銷量計,Simon & Schuster全美排行第三;先前被全球最大出版商,朗文、企鵝、蘭登屋等的母公司德國Bertelsman收歸旗下,情形跡近國企「三中商」——三聯、中華、商務——從出版、印刷、發行、零沽一條龍壟斷香港出版業那樣。霍利欲另覓出版商委實不易。在網絡世界,要突破推特、面書、亞馬遜、YouTube的封鎖則更加艱難。面對圍堵封殺,特朗普擁躉躁動,雖於法不合,可不難理解。

雖然沒有開名斥責制裁他的傳媒,到了告別演詞的未尾特朗普有此肺腑之言:「崇尚言論自由、公開辯論乃我國之傳統核心價值。若不忘本,吾人不應容忍政治審查、列異己分子於黑名單等不可思議之行逕。禁制公開辯論既非吾人之核心價值亦違反我國行之有驗的傳統。」

翌日,拜登作就職演講,隱隱然回應特朗普的呼籲:「讓我們彼此尊重,開心見誠,恭心聆聽。政治不應將其所到之處燒成焦土,不同意見都不應成為觸發你死我亡搏鬥。」

特朗普能否突破網絡封鎖猶是未知之數,一家叫Regnery Publishing的出版商拔刀相助,幫霍利出書。這家出版商規模遠不及Simon & Schuster,可大有來頭;不少傳播自由思想的巨構,譬如海耶克的《自由憲章》(The Constitution of Liberty) 及他老師米塞斯的經典《人的行為》(Human Action)皆為其出品。

劃一思想、事事政治正確,有悖人性。雖是鋪天蓋地,只要市場一息尚存,不管網絡傳媒如何專橫霸道也撲滅不了自由的星火。

----------------------------
【補白】列根的祝福

【補白】列根的祝福

特朗普一反傳統,不出席總統就職典禮,但依列根始創的先例留下拜登口中「大方親和」(a very generous)的祝福信,内容可沒有公開。

此傳統始於1989年初。列根卸任,用有”Don’t let the turkeys get you down.“卡通插圖的便條,親筆給繼任人老布特寫下連同上下款共47隻字的短簡。除了予以鼓勵,着他勿讓無事生非之徒煩倒,且緬懷共事的日子,給他及太太送上祝福,告知將為他們祈禱。逢星期四共進午餐之約,可此情不再矣。

言簡意賅而情詞懇切,豈止開創先河,實為尺牘之表率也。原文如下:

Dear George:

You’ll have moments when you want to use this particular stationery. Well, go to it.

George, I treasure the memories we share and wish you all the very best. You’ll be in my prayers. God bless you and Barbara. I’ll miss our Thursday lunches.

Ron
列根開創先河的47字便條。
列根開創先河的47字便條。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