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細良|圍堵時代(壹週城寨)

  • 發布日期:2021-01-22 10:00
  • 劉細良|圍堵時代(壹週城寨)

 

拜登政府國務卿布林肯出席國會關於任命的聽證會,重量級共和黨資深成員Lindsey Graham問到有關中國在新疆的人權問題。「蓬佩奧國務卿認定中共對維吾爾穆斯林進行了種族滅絕。你是否同意這種說法?」「這也是我的判斷」:布林肯說。「你認同?」議員追問。「是的」,布林肯回答。接著Lindsey Graham開始就中國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全球爆發的責任繼續質詢布林肯,他問,「你相信中共在新冠病毒問題上誤導了世界嗎?」 「我相信」,布林肯說。

布林肯直言 ,幾十年來國會認為中國經濟自由化將會帶來政治自由化,這顯然是個錯誤的推測,這並沒有發生。「中國數十年來的政策是將他們真實的意圖隱藏起來,等待時間,在中國境外維護自己的利益,不要讓人注意他們在自己國家做的事情,」他支持特朗普的對華強硬,只是認為要改變手法,令美國背後有更多盟友支持去實現圍堵政策。

中共摧毀一國兩制、在香港肅清反對派的行為,客觀效果是令所有西方對華溫和及實利至上的政客噤聲。美國拜登一直被指親華派,會推翻特朗普的強硬路線,甚至會重回親華派engagement policy的老路。問題是他即使想做,可以嗎?西方民主國家是多元政治,執政掌權也不代表為所欲為,他們受傳媒、反對派、民意、以至國際盟友的監察。鄧小平「韜光養晦」、江澤民的「悶聲發大財」是有其國際政治的考量,因為低調行事有利幕後交易,擺曬上枱面,西方政客「硬曬軚」冇彎轉。中共踐踏香港一國兩制,借初選之名用國安法大舉抓捕反對派,國際轟動,此舉就如拆掉了西方親華派的枱階。

道德政治是美國立國精神,民主共和兩黨也不能顯示出過份注重實利外交,即使有利益考量,也需要有道德的包裝。我懷疑究竟今天中共是否在搞外交?戰狼式言論,自以為好有型,處處口出惡言,聲稱「爭奪話語權」,無疑對內地小粉紅、憤青來講好情緒澎湃,但實際上卻是令整個國家陷入了被圍堵的狀態,堂堂大國,竟然走上「北韓化」之死路,在國際社會慢慢變成odd man。俄羅斯強人普京的魅力,是以個人性格為賣點,當面訓斥法國前總理薩爾科齊,有能力應對西方傳媒尖鋭問題。「北韓化」的特色不是獨裁,而是一種過時的個人崇拜,靠肉麻濫情的文宣、集體歌功頌德、對批評聲音零容忍,那些核突穿崩的宣傳片,只要離開自己國家,立即變成笑片。這種惡劣的觀感,其實早已傳遍西方社會,只係大陸自我陶醉,加上至今仍阻止調查武漢肺炎源頭感染情況,難道他們真的認為在全球二百多萬人死亡後,一切會回復到疫症前的狀態?

美國民主黨目前是不能逆民意而行,但中共相信也作兩手準備,會先打「好人牌」,給予美國華爾街及矽谷企業甜頭,經濟軟,政治硬,令美國人權牌失去支持,面對2021這場世界觸目,決定性的大國搏奕,香港已經不能置身事外。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