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踢爆食肆暗營丨酒樓茶記火鍋店集體違規 夜晚落閘暗營堂食坐滿客

  • 發布日期:2021-01-22 00:01
    最後更新日期
    :2021-01-25 00:53

 


因應第四波疫情,政府再度實施食肆晚上6點後禁堂食令,對飲食業的生計造成嚴重打擊。「伙記冇得撈,業主又追租」,是不少餐廳當下面對的絕境。正當大部分食肆也遵守法例,晚上只做外賣生意,本刊卻發現在全港各區,都有餐廳違規在晚市時段暗做堂食。

在土瓜灣翔龍灣商場內,每晚6點後,一間酒樓都會先落半閘,聲稱只做外賣生意,再以大量屏風擋住內部,讓外人難以看見內部情況。大概8點左右,酒樓會落閘關燈,看似已經關門,但其實裏面尚在營業。記者發現,酒樓只招待有預約的客人,而食客到達後需在門外致電酒樓,等職員帶領從側門進入酒樓內。

記者以買外賣為由成功潛入酒樓,發現內部至少有7至8枱食客,人數約4-50人。酒樓不限二人同桌之餘,更有客人在包廂中打麻將、玩啤牌,吸煙等,只是在厚重的屏風和窗簾擋隔下,外人根本不可能得悉內裏乾坤。

深水埗元州街一間茶餐廳,本身提供麵食為主的店家,現在更直接放棄日間生意,節省開支,晚上「偷雞」做堂食支撐生意,相信是晚市利潤較大。每天5點半左右,店員會回到餐廳開閘收貨,6點後大門鐵閘便會落下,食客要穿過後巷,再經過廚房進入鋪頭。店內有小菜以及火鍋食品提供,店面能容納約5枱客人。

本刊早前曾報導,有火鍋店晚上落閘「靜雞雞」做堂食 。原來不少火鍋店同樣暗地裏經營,因爲火鍋店非常依賴晚市堂食。一間位於九龍城南角道唐樓地面的火鍋店,就在店舖樓上的單位做晚市堂食生意。記者觀察期間,看見侍應不斷來回上落,送酒水食物上樓,但單位內枱數並不多,相信只做熟客生意。

記者向違禁做堂食的餐廳負責人查詢,他們或多或少都表示,這樣做是迫不得已,是「政府迫他們犯法」。涉嫌違規酒樓的負責人接受本刊電話訪問時表示,自己的酒樓被迫到如斯田地,要暗中違法經營,皆因政府協助業界無能:「我不用交租嗎?是不是政府幫我交租?現在政府做甚麼我們控制不了,全都是他自己想的,甚麼都是他說了算。」

至於白天不做生意的小菜館的負責人,就向記者承認自己有暗做晚市堂食,又表示這是無可奈何之計:「我們晚上只做自己人的私房菜,夠交租就算了。店面小,人工成本又高,我們根本不敢請人,所以白天根本沒有營業。」他又批評政府的援助杯水車薪,禁堂食令根本是致業界於死地:「這樣的小店 十萬元交租都不夠了,我們不用吃飯嗎?不用供樓嗎?要做到收支平衡根本不可以。要生存就要鋌而走險,我不是偷也不是搶。」老闆唏噓嘆道:「到真的捱不下去了,要倒閉也沒有辦法,很多餐廳都倒閉了。」

記者再來到火鍋店向負責人查詢,他表示自己不是老闆,也否認有在晚市暗營堂食,指自己回來店內是為了處理早前的外賣訂單:「我想這裏大概有2千元吧,有得做就做。」他慨嘆,自己的收入大減,一個月開不到五天工,經常被迫放無薪假:「外面有人叫我去替一天工就去做,沒有就休息,連工都沒得開。」他又指,對於火鍋店來說,6點後禁堂食是致命的打擊:「6點後這裏烏燈黑火,死城一樣。如果要打邊爐,客人會去街市買食材,怎麼會來火鍋店?」

雖然他們都以支撐店作理由,但違反法例對其他守法的食肆亦不公平,若因此導致疫情爆發,後果更是不堪切想。餐飲業務負責人若違反禁堂食令,最高可被罰款5萬元及監禁6個月。

有食肆違反堂食禁令觸犯法例,有其他餐廳的負責人就表示,對於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的飲食業,尤其是主攻火鍋跟晚市的食肆來說,而即將來臨的農曆新年,禁堂食令亦未知會否放寬。飲食業,的確難捱。

與朋友合資在大角咀開台式餐廳的K表示,疫情影響下,生意至少差了四成,以往可以賣出3、4百個便當,現在只剩下每日200個不到:「現在的生意額很飄忽,一天可能只賣出100多個,隔天又賣多一點,所以現在只能勉強做到收支平衡,蝕的時候一個月可以蝕十幾萬元。」

雖然搵食艱難,但K仍希望可以捱到一年半截:「我們兼職加上全職員工共有十幾人,人工支出高,這段時間都很難捱。」對於同行暗做堂食,他則表示同情,又指自己不會特地查看附近食肆有沒有暗中這樣做:「我相信他們也是迫於無奈,走投無路,到了絕路那一刻他才會這樣做。大家都是想生存而已」

車仔麵及串燒店負責人浩然表示,受第四波疫情影響,餐廳在剛過去的聖誕節生意額大跌七成,營利更是負數。為了掙扎求存,浩然表示:「都只能靠減輕人手,便宜一點,可能提供抗疫優惠幫補一下。扣除營業額,看看能幫補幾多得幾多。」雖則奮力維持生計,但他的餐廳每個月依然要蝕本。他嘆道:「我有經營火鍋店的朋友都做不下去,惟有撐得一時得一時。若再不重啟晚間堂食,只會無止境地蝕下去。」

除了餐廳東主,從事飲食業的基層勞工,無不擔心自己會丟掉飯碗:「餐廳生意只得數個外賣,卻要用那麼多燈油火爉,連本帶利也幫補不到。我們當然想餐廳生意好,若果太淡靜的話,老闆可能決定乾脆六時後不營業,人手也需要減少。」

香港餐飲聯業協會會長黃家和表示,晚市禁堂食令對絕大部份食肆的影響莫大,近三千家食肆或將結業:「很多酒樓依靠晚間堂食,一些中小型食肆,例如茶餐廳和火鍋店,或多或少都受到影響,始終不是所有食肆都能做外賣。」

黃家和又指,聖誕到農曆新年前後本應是業界的黃金檔期,若果晚間堂食和飲宴活動被禁,對生意的影響非常大。最讓他憂慮的,是業界將要面對的大規模失業潮:「若果沒有起色的話,我相信這幾千間食肆也很難維持下去。若果那麼多食肆會結業,自然對失業率造成大壓力。我擔心餐飲業界的失業率可能會飆升至百分之十八。」

政府難以捉摸的抗疫措施,確實令包括飲食業界在內的各行各業面臨絕境。不過,以身犯險暗做堂食,除了對其他循規蹈矩的食肆絕對不公平,亦隨時被揭發而需負上法律責任。

撰文:專題組

攝影:攝影組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