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旭暉|特區政府封殺BNO,可以去到幾盡?(壹週平行時空)

  • 發布日期:2021-01-20 10:00
  • 沈旭暉|特區政府封殺BNO,可以去到幾盡?(壹週平行時空)

 

在文革,不少極左建議都是來自「歷史有問題」的人,他/她們為顯示自己已經「棄暗投明」,在非常時期,建言唯恐不左,哪怕從前他/她們曾是另一個人。

這背後反映的人性和社會結構,不會變。

政務官出身、曾留學英美的香港傳統精英葉劉淑儀剛撰文建議,中央政府是時候出手,終止承認港人雙重國籍的特殊待遇,嚴格執行《中國國籍法》。不過她其實不敢觸碰目前擁有雙重國籍的港人(大多數是藍絲精英),而是說要訂下「截止日期」,此日期後獲得外國籍的港人,就會自動失去中國籍。邏輯上,這不止是反制英國的BNO方案,也適用於所有國家的移民計劃,至於是否包括台灣的中華民國護照,則未可知。

香港人失去中國籍,會有甚麼後果?

葉劉淑儀建議終止承認港人雙重國籍

葉劉淑儀建議終止承認港人雙重國籍

葉劉淑儀的文章提及,包括失去持有特區護照、香港居留權(即身分證)和投票權。這是否包括不能再享有香港公民的福利?相信是。已供款的MPF被充公、還是退回?未知道。



不過還有另一個可能:先針對BNO,訂下「截止日期」,此日期後不放棄BNO的港人,也等同放棄中國籍。這是更大的兩難:宣佈「永久」放棄BNO,其實不會影響真的走到英國落實BNO5+1方案(曾經有過BNO都可以啟動方案),但再回香港就可能觸犯「虛假文書」,也就是可能永遠也不能回來。



而不放棄BNO、但又被「告發」持有的,一旦被取消中國籍,其實是不能離境:沒有特區護照、沒有身分證、BNO不獲承認是旅遊證件,其實是困獸鬥。



這類方案,最終不知會否落實,但目前情況,任何荒謬事情的marginal cost都很低。政權訊號也很清楚:要離開asap,而且要付出代價,深信大多數港人的性格都不願承擔風險。

BNO持有人不能擔任公職:公務員換血的藉口?
BNO持有人不能擔任公職:公務員換血的藉口?
然後,《南華早報》引述「消息人士」,指北京正考慮禁止BNO持有人出任公職;另一個方案是剝奪BNO持有人投票權,類似葉劉淑儀方案。

BNO持有人不能出任公職,如何執行?自然是公職人員宣誓時,聲明沒有或已放棄BNO。雖然BNO誰持有只有英國政府知道,但假如公職人員被舉報,那就可能有刑事責任。

更重要的是,「公職」是基本法本來規定不能有外國護照的那些高級公務員、問責官員等,或頂多加上民選議員,還是按照「新香港」定義,把全體公務員也包括在內?

如果是要全體公務員宣誓不能持有BNO,那相信會是極大震盪,相信辭職的會有不少。而「新香港」針對大多數人至今以恐嚇為主,但假如有政策令這數量的人要即時決定,那自然是又一波風暴。

根據正常倫理,限制只適用於某層級公職人員,就像外國護照看待,非常容易操作,也傳遞了政治訊號。

若無限延伸,那就是全港層面的大清洗,其實是借勢令公務員換血,根本與BNO議題無關。假如任何持有外國護照、BNO、乃至正申請移民的人,都不能當公務員,那誰有資格?呼之欲出。

假如禁止BNO持有人香港投票,如何執行?
假如禁止BNO持有人香港投票,如何執行? 另一個目前放風有關BNO的「反制」舉措,說是擬禁止BNO持有人在香港投票。

非常荒謬。不知道多少朋友知道,BNO持有人在英國是可以投票的?當年我在英國讀書,就曾以BNO在英國的選舉投票。反而是香港這邊打算推出這類禁令,令人無奈。

在「新香港」,不會再有有意義的選舉,禁止投票權只是方便個別官僚的政績工程,和大局無關宏旨。問題是投票都是以身分證的,可以怎樣操作?

一個辦法自然又是宣誓:例如登記做選民時,需要申報有沒有BNO,若被證明說謊按虛假文書處理。又或更進一步,不單涵蓋選民,像全港市民交稅時,都要有一欄填上是否有BNO,若被證明說謊,又是按虛假文書處理。到了有人投票而被懷疑持有BNO,總有篤灰人,很快就沒有人冒險,特別是risking for nothing meaningful。

不過可能還有更直接的查證:1997年前,申請BNO是香港政府處理,這些文件有沒有存檔,還是1997年6月30日已全部銷毀,只有英國政府可掌握?不知道。

愛國陣營一直有一個繪型繪聲的故事,說MI5怎樣到了6月30日晚才在某處把機密文件運送上機云云,根據一分真九分假的原則,起碼有一分憂慮。

更誇張、相信連中國大陸也做不到的,自然是乾脆把BNO列為毒品那樣的違禁品,宣佈某日之後持有BNO等同「藏毒」,然後以此理由搜查,假如涉及國安,甚至不需要搜查令。

由於曾經有數百萬香港人持有BNO,當這類反制成為事實,國安篤灰熱線肯定非常忙碌。

加拿大準備從香港撤僑?
加拿大準備從香港撤僑? 最後,不少媒體有報導這新聞,來源是加拿大移民律師李克倫(Richard Kurland)主編的《移民資訊匯編》(Lexbase),裡面引述的一份內部文件,聲稱是加拿大邊境服務局下屬的「情報收集、分析和製作部」發出的「情報評論」,標題是「國家安全法及其對港人移民加拿大造成的影響」,日期是港區國安法通過前的2020年6月15日。



未知文件真實程度,不過這肯定不是空穴來風。2020年11月,加拿大駐香港和澳門總領事館領事南傑瑞在加拿大國會「加中關係特別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上曾表示,加拿大政府已起草詳細計劃,「如果香港的安全局勢惡化」,可以協助30萬居港加拿大人撤離。



這兩個source所提出的「局勢惡化」,根據第一文件,都是指「新香港」政府可能有一天宣佈不承認雙重國籍,然後不准許香港居民離港。而這份報告涵蓋的對象(不知是否是移民律師所加工),不只是居港加拿大公民,還包括「Canadian entitled persons」。



由於加拿大是海外香港人最大戶,加拿大的行為,對其他國家肯定具有指標性。某程度上,在香港撤僑這範疇,因為人數眾多,加拿大甚至比英國、美國更有發言權,而由因為中國有拘留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和商人斯帕弗、並至今未將其釋放的前科,加拿大撤僑的誘因和壓力,又比其他國家更大。



我們不妨研判,出現這些情況機會有多大?



1.香港不承認雙重國籍,是早晚的事,但一刀切的可能性不大,從BNO開刀的可操作性和誘因大得多。所以,可以buy time。



2.香港居民失去真正的出入境自由,也是早晚的事,但一刀切的可能性同樣不大,方法大概是之前說過的幾類:任何名目出境都要另有「依法」程序,或某種形式的社會信任評級出現,不過法律上,依然和北韓一樣都是「依法享有出入境自由」。



3.加拿大官方宣佈「撤僑」,會是非常震動,假如以上兩點都是以漸進式進行,加拿大政府頂多會以增加航班一類舉措回應。



假如特區政府要同時立刻禁止雙重國籍、然後禁止香港人自由離境,之前卻毫無風聲,那和宣戰扣留人質沒有分別。目前看來,自然不至於。問題是,特區政府打算去到幾盡,才會自我修正?不知道。

----------------------------

立即加入壹週刊MeWe

-----------------------------

《香港百年超級豪宅揭秘》經已出版 各大報攤及便利店有售

可按此網上訂購

----------------------------

守住新聞自由 和你撐壹週刊計劃 每月港幣$300起

按此了解更多